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是我的孩子!
    小小的孩子,粉嫩嫩小脸渐渐能看清楚五官轮廓了,杜婷婷不由得捂住了嘴,那张小脸……

    怎么看,都是陆绍远的翻版……

    简然和顾易安也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陆绍远,他们也是想往这家店走的,简然的生日快到了,顾易安和简单要亲自来给她挑选

    生日宴佩戴的珠宝……

    顾易安搂紧了简然的腰,简然对他轻轻一笑,然后,两人缓缓的走过去。

    陆绍远在简然站在他面前一米远的地方时,已经清醒了过来。

    她对他点点头,然后微笑:“陆先生,你好,好久不见。”

    陆绍远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只觉喉中骤然的涌上酸苦,他很想笑一笑,可是他怎么都笑不出啦,她伸在他面前的那只手,白皙

    而又修长,肌肤莹白几乎透明……

    他不敢握住,他害怕他会失控,他害怕他握住了就放不开了……

    “绍远……”杜婷婷一咬牙关,她知道陆绍远是个多么骄傲的人,她不愿意他这样的狼狈。

    “绍远,简小姐和你说话呢。”杜婷婷笑的甜美,挽住他的手臂温柔说道。

    陆绍远只感觉一下子被人从混沌的梦境中拉出来,他还来不及反应,他的脸上已经挂上了淡淡矜持却又疏离的笑意:“你好。”

    他伸出手去,冰凉的指尖轻触到简然的,没有停留,立刻就收了回去。

    简然脸上笑意越发深浓了一些,她把手收回去,就听到陆绍远的声音:“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再会。”

    简然没有再多说,轻轻点头:“嗯,再会。”

    陆绍远就望着她,忽然轻轻笑了一下:“有空出来一起喝茶。”

    简然也笑:“好,有空再聊,再见。”

    陆绍远就低下头来,杜婷婷握着他手臂的那只手,一点一点的收紧,陆绍远转过身去,搂住了杜婷婷的腰。

    简然的目光水一样滑过他修长的手指,唇角越发的上扬了一些,然后,她将简单往上抱了抱,就低声开口:“易安,我们走吧。

    ”

    顾易安嗯了一声,亦是搂住了她,简然迈步上前,简单忽然在她怀里扭过头去,大眼骨碌望向陆绍远的方向:“妈咪,那个蜀黍

    长的好像我喔!”

    清脆的童音,在人来人往之中,却是越发的突兀清晰!

    简然的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回过头去,顾易安也锁紧了眉看过去,陆绍远如遭雷击一般望着简单,久久都没有能够回神……

    简然在最初的惊怔之后,骤然的回过神来,她抱紧简单,迈步就向前走……

    “妈妈,妈妈,你还没回答我呢?”简单胖胖的小手抓着简然摇晃,简然正要开口,却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给扯住了……

    她吃痛的哎呦一声,简单差点从她怀里滑出来,幸而顾易安眼疾手快的一把拉她靠在怀中……

    “陆绍远,你干什么!”顾易安横眉冷对,瞪向抓住简然的陆绍远。

    陆绍远却丝毫不理会他,他只是上前一步,更紧的攥住简然的手,他望着她,眸子里含着浓浓的烈火:“简然!你说——你告

    诉我!”

    他的力道太大,几乎快要把她手臂骨头都掐碎了,他的眸子里燃烧着慑人的火焰,灼烫的简然几乎就要站立不稳……

    “你要我告诉你什么?”她强自的撑着让自己平静,可是开口的刹那声音还是颤抖了起来。

    “这孩子……”

    陆绍远的目光挪到简单的脸上,不知是不是他的脸色很可怕,简单吓的抖了一下,一下子钻进了简然的怀中……

    “这孩子怎么了?”简然轻笑:“陆先生想说什么?”

    陆绍远咬牙切齿:“这孩子是不是我……”

    “爸爸,妈妈,我们快走吧……”简单觉得这人真是莫名其妙,而且他还这样子抓着妈妈的手臂,简单觉得他很讨厌。

    陆绍远听得那“爸爸”两字,骤然的抖了一下,然后他松开简然的手臂,呆滞的后退了一步……

    顾易安伸手把简单接了过来:“宝贝儿,我们马上就走啊,妈妈和那个叔叔有话说。”

    顾易安亲昵的说着,然后拍了拍简然的肩:“我和儿子在那边等你。”

    简然目中带了一抹歉疚,又隐隐的透出感激。

    顾易安就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陆绍远面如死灰一般站在那里,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顾易安怀中的那个小人。

    简单趴在顾易安的肩膀上,黑亮的大眼睛望着他,望了一会儿,他又转过脸去,趴在顾易安怀中不知在说什么……

    夜色渐渐的深了,他粉嫩的小脸再也看不到了,陆绍远不知自己就那样望了多久,直到简然的声音幽幽响起。

    “绍远。”她望着他,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在夜色中,在流光溢彩的街景中,她和他之间,只隔着这样短短的距离。

    陆绍远缓缓的收回目光,他望着她,眼底却是一片冷。

    简然心中忽然升起说不出的难受,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为什么明明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有一天再见,却要套上这样虚伪的面具?

    简然轻轻摇头,时过境迁,她只希望事情可以悄无声息的归于平静。

    “你要说什么?”他看着她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嘲讽,他说出口的话,就带着讥诮的味道。

    “你知道吗?他的名字叫简单。”简然说道简单这个名字的时候,眉眼之间都是浓深的温柔。

    陆绍远一怔,旋即眸光铮亮:“为什么姓简?”

    简然苦涩一笑,“你说呢?”

    陆绍远心思电转,忽然之间好似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一步上前,死死按住她的肩膀:“他是我的孩子!”

    “绍远,简单过的很开心,很幸福,他每一天都是无忧无虑,他乖巧又懂事,听话,又不淘气……他真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简然柔柔的说着,她能感觉到陆绍远浑身散发的戾气,她想要尽力的压服住他这浑身的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