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身世
    “嗯,你是小宝宝,可你还是男子汉,我们男子汉顶天立地,一定要好好保护身边的人,比如……嗯,你未来可能出现的妹妹

    !”

    简单被顾易安的气概镇住,好一会儿,才猛点头:“好,爸爸,我要像你那样,能一下子把妈妈举起来……”

    顾易安这下窘住,抓抓头发说不出话来,简然捶他一下,却是低头扑哧一下,他也跟着笑起来,简单亦是咯咯咯笑个不停……

    睡了午觉起来,顾易安就和简然一起出门去超市。

    两人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转了一圈,就买了满满一车子的各种菜蔬,结了帐,顾易安直接把几个袋子全提了过来,甚至简然的

    手袋也在他手上挂着。

    简然要伸手接东西,顾易安却根本不让,简然拗不过他,乖乖跟在他身边上了车子。

    回了家简然就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晚上的晚宴,虽然顾易安说了家常饭菜就可以,但简然却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这是长辈第一次

    在家里吃饭……

    六点钟的时候,精神奕奕的勒顿先生就在一众保镖的簇拥下到了顾易安的别墅。

    老人家一眼看到顾易安就朗声大笑:“你小子今天气色看起来真不错!”

    说罢,还调皮的挤挤眼,拍拍他的肩:“新媳妇怎么样?”

    顾易安脸腾时红了:“教父……”

    勒顿却是反常的一抬手制止了他,他眉间似乎生出了几分怅惘的神色,声音也沉了下来:“以后,还是像你小时候那样叫我干爹

    吧。”

    顾易安一怔:“教父,为什么?”

    勒顿笑道:“你现在娶了妻子,也得为人家考虑考虑,她不是我手底下的人,这样叫我大家都别扭,不如就像你小时候那样就好

    了。”

    顾易安自是愿意的,小时候他一直都称呼教父为干爹,直到开始出任务时,才换了这样的称呼,换了称呼之后,他和干爹之间

    就没有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了……

    而且勒顿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对他作出一些亲密的举止,反而开始严格冷酷的磨砺他,要求他……

    而现在,一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顾易安不由得心间涌上一股暖流,他小时候,教父照顾他,疼爱他的一幕一幕不停浮现,要

    他眼圈腾时就红了。

    “干爹。”顾易安声音都有些抖了,而勒顿也有些唏嘘的伸出手在他肩上重重拍了两下:“好孩子,看到你现在这样,我想,你妈

    妈她……一定也很开心吧。”

    顾易安甚少从教父这里听到妈妈着两个字,他不提,他也是不敢问的,他还记得,很小的时候,他好奇的问妈妈的事情,教父

    生了很大的气,连着几天都沉着脸不理他……

    这次听他主动提起,也不由得怔愣了一下:“干爹。”

    “你大了,现在也成家立业了,有些事,我也得告诉你,我老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勒顿说着,牵着顾易安转身向客厅里走,简然也慌忙迎了出来,恭恭敬敬开口:“教父。”

    “好孩子,你以后也和易安一样叫我一声干爹吧。”

    勒顿看着面前温婉清秀的小女人,脑海中却是无法控制的浮现出另外一张秀美的容颜。

    那个美丽柔弱的女人,满腹才情的女人,善良却又命苦的女人,她如果活着,该有多好。

    简然听勒顿这样说,不免怔了一下,下意识的去看顾易安,见他点头,她才乖乖的改口:“干爹。”

    勒顿一下子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喜的皱纹都展开了,向旁边一伸手,下属就递过去一个锦盒,勒顿接过去递给简然:“好孩子,

    拿着吧,你和易安订婚,干爹还没有送礼物呢。”

    简然大大方方的接过来,甜美一笑:“谢谢干爹。”

    勒顿越发高兴,连连点头:“易安啊,你真是找了个好媳妇。”

    顾易安见两人这般,心中更是高兴,眼底光彩夺目无比,轻轻握了握简然的手,这才放开。

    “干爹,易安,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先吃饭吧?”

    简然因着他在干爹面前的亲密动作,脸颊微红,慌忙岔开了话题。

    “好好,我这个老头子,也去尝尝干儿媳妇的手艺!”

    简然就走过去搀住他的手臂,语带娇憨;“要是不好吃,干爹可不能骂我。”

    勒顿见她这般,笑容越发的深了:“就是不好吃,易安这小子也得硬着头皮全给吃下去!”

    顾易安扬眉大笑:“自然,老婆大人做的,就是毒药,也会甘之如饴!”

    简然忍不住蹙眉瞪他;“怎么整天乱说话!”

    顾易安立时收声:“老婆我错了。”倒把简然给闹了个大红脸。

    勒顿看他们两人这般模样,心中畅快,晚餐更是难得的喝了点酒,等到吃完饭,简然知道他们父子必然有话说,就泡好茶,带

    了简单先上楼去。

    看着简然上楼去的身影,勒顿眉宇之间却仿佛又有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愁绪。

    顾易安察觉到他的异样,亲手奉茶过去:“干爹,可是有什么事为难?如果不好办,您只管吩咐我……”

    勒顿一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他浅啜了一口茶,方才极其缓慢的开口:“易安,你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对不对?”

    勒顿一双深沉的眸子紧紧盯住他,要他无法躲闪,只得硬着头皮点头:“是,干爹,易安一直都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他想知道自己父母的事情,想知道父亲是谁,想知道为什么他会成为一个孤儿,这么多年了,他也没有放下,有时候在梦里,

    也会梦到那些模糊的脸庞……

    “这是人之常情。”勒顿似乎一瞬间老了许多,他拍拍顾易安的手:“原先你和简然这丫头一直拖着,我也就想着还是先不要告诉

    你,可是现在,你们都订婚了……这事就必须要告诉你。”

    顾易安不由得心口一冷,难道他的身世,和简然有关?

    “你别担心,说起来,这事也不算什么难事,简然她,毕竟已经和陆家那个小子离婚了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