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她的丈夫一直深爱着别的女人
    “怎么?你还不知道?就是顾嘉言啊,你心心念念想了一辈子的女人啊,怀了你的孩子,死在异国他乡,只可惜呦,那个口口

    声声说爱她的男人,根本就不知道这茬事……”

    陆太太心中解气,口中说的越发刻薄起来,陆振东的脸色却已经变的惨白,他牙齿似在咯咯作响,眼中光芒渐渐变的瘆人……

    陆太太犹自不知,滔滔不绝说的难听讥诮,陆振东似忍无可忍,一伸手攥住了陆太太的脖子……

    她正说的欢,冷不丁被陆振东狠狠扼住脖子,一口气没提上来,脸已经憋的通红,双手胡乱挥舞着想要推开陆振东……

    “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都是你!”陆振东目呲欲裂,手下力道渐渐加重,陆太太眼珠都似凸了出来,双手抠在陆振东的手

    背上,抓出极深几道血痕……

    偏生陆振东却似一点都不知道痛,他只是死死掐住陆太太的脖子,竟似要将她生生扼死一般……

    陆绍远料想不到一向温文儒雅不问世事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般的举动,惊愣半晌之后,见乔太被掐的舌头都伸出来一截,这才

    慌了神……

    “爸,爸您快停下来,您这样下去,妈会被你掐死的……”

    陆绍远使劲的想把陆振东拉开,却不料陆振东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硬是让陆绍远费了半天的功夫才勉强把他推开……

    陆振东一松手,陆太太就瘫倒在了地上,她抚住被掐的红肿青紫的脖子剧烈的咳嗽不停,蜷缩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抽搐着……

    饶是知道她做了错事,但终究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陆绍远心疼无比,过去把陆太太搀扶到了床上,轻声安慰了几句……

    陆振东站在一边,似乎激动愤慨的情绪平息了下来,他只是淡漠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陆太太,整个人似一瞬间苍老了一样。

    “爸,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您也不能这样对妈啊……”陆绍远见父母闹成这样,想要试着劝说几句,陆振东却缓缓抬起手来制止

    他说下去。

    陆太太咳了半天才微微缓过来一些,但终究觉得自己在儿子面前颜面尽失,又想到丈夫心里竟是这般念着那个狐狸精,而且心

    心念念了半辈子的东西再也没有到手的可能……

    竟是撑不住趴在床上嚎哭起来……

    陆绍远长眉顿蹙,陆振东却干脆冷笑出声,陆太太被这笑意镇住,渐渐止了哭泣惊愕的望向陆振东。

    她这个丈夫,说起来也是个心软手慈的,这也是这些年她越发嚣张跋扈的原因……

    但是今天他的这些作为,却让她十分受惊。

    她怎么都没有料到,他会这样愤怒,会这样可怕,他掐住她脖子那一会儿,简直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魔……

    “秦芳。”陆振东忽然开口,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可是他想,这肯定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叫她。

    陆太太陡地一颤,眼底却又有泪缓缓淌出,这是当年她一见钟情爱上的男人,却也是她一辈子都走不到他心里去的男人。

    “你做出这样的事,我是再也忍不下你,若不是看在绍远的面上,我现在就会请律师拟离婚协议……”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陆绍远立时面色惨白,再看向陆太太,已然是失魂落魄满脸泪痕……

    陆绍远心下不忍:“爸,您别这样说,那些事都过去了……”

    “绍远,过去的事情,你不知道真相,不要多说。”陆振东颓然站在那里,脸上却是掩不住的哀戚。

    当初秦芳因着他心中爱慕嘉言,闹的满城风雨沸沸扬扬,陆家脸面丢尽,嘉言不忍心看他左右为难,悄然离去。

    后来,他辗转听到她的死讯,却已经是数年之后,他暗中也着人去查过,但都查不到一丁点蛛丝马迹。

    而今秦芳却能说出嘉言死的时候怀着他的骨肉,可见这事……就算不是她亲手所谓,也脱不开干系。

    他再也不能忍她,也绝不会原谅她,可是因着绍远……

    他是陆家未来的继承人,虎视眈眈在一边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多的是……

    他这个做父亲的没有一天尽过做父亲的责任,此时就算是心中再悲痛再愤怒,却也要为自己儿子留下几分的体面。

    想到这里,陆振东不由得摇头叹息,这一辈子,他都在辜负嘉言,活着时,他辜负她的一片痴心,死了,却还不能给她讨个公

    道……

    陆振东无力的转过身去;“从此以后,我和你就是陌路人,秦芳,你再也不是我的妻子。”

    他说着,就蹒跚的推开门向外走去……陆太太起初还没反应过来,待明白他话里意思,竟是哀嚎一声滚下床来,赤着脚狼狈的

    就向外追……

    “陆振东,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世上不是只有一个顾嘉言,这世上不是只有她爱你……”

    陆太太扒在门框上痛哭失声,陆振东却是头也不回,一步一步的向着走廊尽头走去……他走的很慢,却很坚决,一步一步,坚

    定无比。

    “振东,你回来……你回来啊……”陆太太哀声祈求,陆振东却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走到走廊尽头,转过拐角,消失在了她的视

    线了……

    陆太太只觉眼前一黑,脑中一阵眩晕,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她一直都在骗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秦芳从嫁给陆振东那一天开始就知道,他的心里装着一个叫顾嘉言的女人。

    他们是大学同学,相爱四年,他们曾约定一辈子在一起。

    可是她看到陆振东第一眼就爱上他,费尽了心思,用尽了伎俩,终于迫得他不得不娶她回家。

    她以为只要她努力,用心,他就一定会爱上她,可是在日复一日的冷淡和疏离中,她渐渐的明白。

    她永远都争不过顾嘉言,她连她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新婚那一天他举行完仪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后来,她知道,她的丈夫那一天留在顾嘉言那里,两人默默拥抱流泪度过一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