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泼妇
    “要不是我和新闻报的杜主编交情好,他觉得好奇拿了这个草稿来问我,我还不知道你瞒着我干出了这样的事!你知不知道这

    些东西有多贵重?而且,都是你奶奶留下来的传家宝,是要一代一代传给我们陆家的儿媳妇的……”

    陆先生气的连连发抖,陆太太也一时之间摸不清楚状况,干脆抢了陆绍远手里的纸,还未看完,陆太太就尖叫一声指着陆绍远

    的脸;“绍远,你什么时候以陆氏的名义成立的基金会?还把这些嫁妆全捐了出去?”

    陆绍远仿佛听不到父母的话,他脑子里现在完全是一片空白。

    他想起很久以前他问简然嫁妆的事情,简然委婉告诉他爷爷临终的嘱咐,他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还随口敷衍了她两句。

    后来陆太太把这事闹出去,又正好赶上秦雪和那些佣人编排的风言风语散播出来,他不知怎么的鬼迷了心窍,偏生就信了她想

    要藏私,几次质问她,她却又拿不出切实的证据,只说爷爷把钥匙给了她……

    他又听信母亲的话,说简然和老爷子关系密切,经常随便出入老爷子的房间和书房,就是偷偷拿了钥匙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这一幕一幕重叠起来,直到今日,直到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绍远后悔的恨不得狠狠给自己几个耳光,他想过无数种可能,最坏的是简然果然欺骗了他,而最好的也不过是爷爷当真这样

    决定的,简然光明正大的拿到那一批嫁妆……

    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她竟然会以他的名义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把这些嫁妆完全捐了出去……

    由此可以推断,爷爷当初确实是把嫁妆留给了她,确实嘱咐了她,不能让嫁妆落在母亲的手里……

    她被他们陆家冤枉,想要洗脱自己的罪名,又不愿辜负老爷子临终的嘱咐,只好选用了这样一个办法。

    既捂住了陆太太的脸面,又给他陆绍远了一个大大的好名声……

    陆绍远想到此处,只觉心如刀绞,竟是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陆太太拿着那几张纸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还是觉得不能置信。

    儿子也是今天才得到的消息说是嫁妆昨儿被人领走了,怎么今儿报社就收到了基金会成立的消息?

    “绍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陆太太一脸仓皇,要知道她算计这些东西算计半辈子了,好容易盼到老爷子死……

    现在又闹出这一章程,这下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陆家慷慨心慈,捐出去的东西,可是再也没有拿回来的可能了!

    她满怀的希望,这一次可算是彻底的落空了!

    陆绍远听得陆太太追问,不由冷笑:“你不是一直都说她是贪心的么,你不是一直说她在算计我们陆家么,妈,这是简然做的,

    她一要证明自己清白,二要遵守爷爷生前遗愿,所以才不得已用了这样的办法……”

    陆太太听得如此,一下子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她要证明她的青白,何苦拿着我们陆家的东西糟蹋……”

    “那你要她怎么办?要她把东西退回来?爷爷临终前和简然说了,哪怕是捐出去,都不要留给你!”

    陆绍远此刻心灰意冷,憋了许久的话终究还是控制不住的说了出来……

    “你胡说!老爷子就是瞧着我不顺眼,就是不喜欢我,也不会拿这么大一笔嫁妆开玩笑!他还没有老糊涂……偏帮着外人……”

    陆太太有些撑不住,脸色苍白汗如雨下,却还是固执的尖声叫嚣。

    陆先生一贯的好性子不问世事,却也终是忍不下去。

    他上前一步,一巴掌挥了出去,咬牙切齿道;“当初你气死了妈,现在你又这样逼迫糟践儿媳妇,我们陆家娶了你这样的丧门星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陆太太挨了一巴掌,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像是炸了毛的母鸡一样蹦了起来,她满脸通红,目呲欲裂指着陆先生鼻子大骂:“陆振

    东,你竟然打我,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敢动手打我!”

    陆振东一向斯文儒雅,现今对着陆太太这般泼妇的样子,气的浑身直抖,却应对不出来,好半天才甩出一句:“你,你真真是泼

    妇!丢死人了,简直是丢死人了!”

    陆太太见他退缩,更是来劲,她笑的森冷,咬牙切齿骂道:“我是个泼妇?呸,我告诉你,陆振东,我成这样也是你逼的!你们

    陆家上上下下都看不起我,都厌恶我,我都知道!”

    陆太太冷笑,步步紧逼:“你们越是厌恶我,我就越是要把陆家死死攥在手心里,现在我养出这样一个好儿子,我的好日子还在

    后头呢!”

    “不可理喻!”陆振东气的几欲昏倒,那助理早就溜了出去,陆绍远站在一边亦是一脸无奈。

    他知道自己这个亲妈行事上不得台面,却还没料到竟然能撒泼成这样!

    “我不可理喻?是呢,我是没你那个小狐狸精善解人意!陆振东,这么多年了我就知道你忘不了那个狐狸精!可我告诉你,你那

    个狐狸精情人早就死了,你的太太现在是我!”

    “你给我闭嘴,我不许你这样说她!”陆振东挥手又想打去,陆绍远却是一步上前拦在了两人中间,“爸,妈,你们别吵了……”

    陆太太见儿子上前阻止,不由得笑的得意:“现今我儿子这般成器,那个狐狸精的野种跟着她一起死无葬身之地,我这辈子还是

    赢了!”

    陆振东一听这话,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他一把推开陆绍远,伸手攥住陆太太的衣领,面目几近狰狞:“你在胡说什么?什么野种

    ?你给我说清楚你这个贱人!”

    陆太太见他这般模样,心里又气又恨又嫉,但想到那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带着那个没出生的小野种早就化成了灰,她又觉得解气

    无比……

    “怎么?你还不知道?就是顾嘉言啊,你心心念念想了一辈子的女人啊,怀了你的孩子,死在异国他乡,只可惜呦,那个口口声

    声说爱她的男人,根本就不知道这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