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没有消息
    “我说了,我现在不想再考虑结婚的事,妈您好好养着身子,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

    陆太太又开始哭:“我还能活几天,自己儿子又不和我一条心,丈夫心里也没我,你干脆让我死了算了……呜呜呜呜……”

    陆太太蒙脸大哭,陆绍远实在撑不住:“好了妈,你先等我回去再说吧,别哭了啊……”

    陆太太听儿子劝,心里美滋滋的,却还是又哭了一会儿,才逼着陆绍远赶紧回来然后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陆绍远被陆太太这样一通闹,只觉得心烦意乱,又想到简然今天说的话和那些绝情的行径,更是感觉意兴阑珊。

    他原本还想在巴黎待几天,等简然的气消了再去找她,可是现在整个人根本提不起一点劲儿。

    就算是老天垂怜简然原谅他,回国去陆太太那边还一堆的麻烦。

    这次离婚,陆太太虽然没说,陆绍远也知道她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这要是他再带简然回去,指不定她就要开始找简然的麻烦……

    算了,还是先回国把陆太太那一堆事儿,还有嫁妆的事情查清楚,扫清了所有的障碍再来找简然好了。

    反正她待在巴黎也飞不掉,他现在就安排几个得力的助手暗地里守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么大一个大活人,要是跑了,还真是难找回来……

    陆绍远心里一样一样的安排着,只觉得有些焦头烂额,他妈怎么就这么讨厌简然呢。

    听爷爷说,当初陆太太嫁来陆家时,家里也门庭冷落,是为了攀附陆家才将这个独生女儿嫁来的……

    说的难听点,也不过是个上杆子倒贴的,还是依靠着夫家上位的,至少简然没撺掇着他去把自己的一家子给拉扯到上流社会来吧……

    当然,这些都是陆绍远私下里一点腹诽,他对于自己的母亲还是十分的敬爱和尊重的!

    只是,这些都是事实,他从公道的角度来说,陆太太根本不能用身份和地位来简然而已。

    因为当初,她们家的目的可肮脏复杂的多了,而且陆太太嫁来时,听说娘家都要破产了,偏生那一大家子没一个能糊上墙的,祖产都要卖光了……

    后来还是因为嫁来了陆家,才渐渐的周转过来……

    陆绍远摇摇头,心里虽然有些不齿母亲的虚荣和势力,但终究这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他这个做儿子的也不能当面指责她……

    这次回去,该怎么才能劝住她,让她打消那个逼他再婚的念头?

    陆绍远真是想想都头疼,他这个亲妈的固执和脑袋一根筋,他当真是没辙。

    顾易安已经走了整整一周了还是没有回来。

    三天过去时,简然还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他说了最迟一周回来的,那就等一周好了。

    但是一周过去,还是一丁点消息都没,简然也没有办法再自欺欺人了。

    顾易安从那天晚上离开之后,就没有一个电话或者一点消息传来。

    简然也去他留下的那个下属那里问过,也只是说走后第二天交代过他好好保护简然。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

    简然也打了他的电话过去,但是早已是关机的状态,还有顾易安说的张妈这几天就过来,也一直没有消息。

    她坐立难安的又等了两天,终究还是等不下去了,联络了那个下属,亦是说毫无消息,他也用暗信试着联系顾易安,但都没有消息。

    简然紧绷的那一根心弦腾时就断了,撑了两天之后,精神原就是高度紧张。

    现在又听那人说,连他们专门联络的暗信都联络不上顾易安,简然才切切实实的觉得害怕起来……

    只是,精神这样一溃,身子也有些撑不住了,当时就一阵天旋地转,太阳穴那里一阵剧痛突突跳个不停。

    她原就吃睡不好,这段时间又忧心顾易安,更是夜里难寐,挂了那个下属的电话就开始浑身难受。

    小腹里一阵一阵的下坠绞痛,要她惶惑又害怕,整个人开始不停的出虚汗,浑身都湿透了……

    原想将医生开的安胎药吃一点会好些,孰知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往日有效的,现在吃下去竟是毫无作用……

    简然浑身瘫软,挣扎着又拨了那个下属的电话,他原本就是顾易安为简然特意留下来的,因此不过五六分钟就赶了过来。

    一见她这模样,那下属也吓了一大跳,也顾不得其他,抱了她就冲下楼去。

    一路飞车将简然送到医院时,她的面色已如金纸一般。

    医生一解开她的衣服检查,就慌地安排了护士推她进急诊室。

    现在不过是三个来月的身孕,原本就坐胎不稳,简然的身子又因为第一次怀孕时流产亏损太大,事后又没有好生调理落下了病根,因此就越发的凶险。

    虽然只是少量的出血,但对于她来说,也不啻于是鬼门关外转悠了一圈。

    止了血,侥幸没什么大碍,但医生却是再三叮嘱,一定不能再受太大的刺激,也要注意多休息,除却正常的散步,其他是什么都不能做了……

    简然在医院住了两天,顾易安还是没有消息。

    她心急如焚,但又担心宝宝,只得强自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像顾易安这样的身手,恐怕要他命的人还没出生呢……

    饶是如此,却还是半夜半夜的睡不着,不时的做噩梦,有时候醒过来,又控制不住的默默哭上一场……

    如果顾易安真的出了什么事,就此永远见不到了……她会怎样?

    简然心里很矛盾,她是真的不希望顾易安出任何事的,但是……她也是根本不能接受他的感情的……

    罢了,现在只要他人先安安全全的回来……

    只要人好端端的不出事,那么什么事都能解决,这世上除了生死,还真是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

    意大利,某处神秘庄园。“少主,您还是再等等吧,等伤势稳定一些了再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