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如果怀孕了,我会立刻拿掉孩子
    “跟我去医院!”陆绍远不欲和她多说,伸手握了她的手腕就向外走……

    简然使劲挣扎,却挣不开,干脆一低头狠狠咬下去,她以为他吃痛就会松开,却不料他依旧是紧紧抓着不丢……

    简然一时怒意攻心,越发狠的咬了下去,温热的咸腥霎时灌入口腔中,陆绍远倏然的收手,简然的唇上却已经染了血……

    他看了看手上的伤,却并没有去管那可怖的伤口,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但却褪去了全部的热度,化成了一片凄凉。

    “你害怕了。”他轻轻的开口,唇角溢出嘲讽。

    “有什么害怕的?陆绍远我告诉你,你想带我去医院检查也好,如果没怀孕,你我都落个干脆利落,如果怀孕了,我立刻就拿掉这个孩子!”

    “你敢!”他怒的肩膀都在抖,咬牙切齿的盯着那张脸。

    “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除非你把我绑起来,不然,我有的是办法弄掉你的孩子!”

    简然像是发了疯,那些刻薄的,恶毒的话,就像是天生就会一样,不停的往外涌……

    陆绍远似被她这些话给镇住了,他眼底的愤怒和痛楚一点一点的淡去,他望着她,那目光里竟是渐渐的涌上来悲凉……

    他就那样看着她,一动不动,就像是第一次看到她,第一次认识她,第一次知道……

    她的骨子里还藏着这样泼辣固执的一面。

    她在说什么?她说不管怎样她都有办法弄死他的孩子……

    陆绍远好像隐隐约约的有些明白过来,她是真的对自己失望了,不是赌气,不是一时的情绪影响,她是真的不想再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他一直以为,只要他哄一哄,劝一劝,只要他态度诚恳,只要他以后对她好,把她受的委屈都补偿回来,她还是会心软回到他的身边……

    可是他却不曾料到,那个一直乖巧可人的小妻子,那个爱他爱的无法自拔的小女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长出了满身尖锐的利刺。

    她不再隐忍,甚至连一丁点让他反应的时间都不给,让他连个忏悔改过的机会都没有,她就直接残忍的判了他的死刑……

    也是他自己自找的吧,她给过他多少次机会?

    陆绍远不知道怎么了,方才还盛怒一腔火焰,就似被人浇了一瓢冷水,腾时熄灭了下来。

    他有什么资格来埋怨她?来指责她的不肯回头?

    他又有什么资格,还奢望着她给自己生一个孩子?

    他想着,忽然间就轻轻的笑了起来,他转过身去,眼底却有若隐若现的水光,但他没有让她看到。

    他默然的向外走去,只是那高大的身躯不知怎的就带了几分的颓然,宽阔坚实的肩膀不知怎的就垮了下来。

    他走的很慢,但却没有停顿,他就像是一个闯到别人家中被捉住的小偷一样,灰溜溜的狼狈而逃。

    简然听到关门的声音,方才觉得自己紧绷的身躯骤然的松软了下来。

    她靠在墙上,只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腿也软的支撑不住,她干脆滑坐在冰冷的地上。

    愤怒和恐慌之后,却是无止境的伤心和难过,她把脸埋在膝上,眼泪不受控制的直往外涌,她渐渐的哭出声来,哭的全身都在哆嗦……

    如果不是绝望到了这般的地步,就不会连哭声中都透着让人难过的悲伤,她一直都在隐忍,哪怕是和陆绍远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她也从来都是佯装平静和淡定,她在文佩面前没有哭,在妈妈面前也没有哭,在顾易安无意说出真相的时候,她也没有哭……

    可是这一刻,她忍不住,她满腔的苦楚都在奔涌着想要找一个突破口,她终究还是到了极限。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爱的太深太执着,如果不是对这一份感情寄托了太多美好的希望,她而今也不会失望成这样。

    就是因为太爱,所以眼里连一丁点沙子都揉不进去,每原谅他一次,就像是强逼着自己把那咬出虫子的苹果全部吃下去一样。

    可以一,可以二,但是再继续下去,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犯贱。

    男人出轨的次数,总是和女人原谅他的次数成正比。

    她原谅到最后,可能会麻木习惯,而他被原谅到最后,可能会出轨都出的理直气壮,你那时若是不原谅反而是你的不对!

    她不想把自己的时间都浪费在这样恶心的事情上,爱情斩断虽然很痛,但总归是好过全部自尊都被人踩在脚下。

    简然哭过一场,站起来洗了把脸,心上压着的那一块巨石,竟像是被人给搬走了一样,难得的觉得轻松。

    原来一味的躲避,还真不如撕破脸皮论个青红皂白,这一次他走,以后兴许就不会再来了吧。

    简然饶是心中这般想,却还是不敢心存侥幸。

    等到顾易安回来,等到那一笔嫁妆的事情完全处理妥当,她还是离开巴黎的好。

    只是……当初陆绍远帮她申请的那所大学和专业,是她一直都很向往的……

    算了,就算是能够留下来不走,她挺着大肚子上课也是麻烦,当务之急,还是将宝宝的事情先处理好吧。

    简然心中筹划得当,就安下心来等顾易安回来。

    他说了最迟一周,最快三天就回来,而陆绍远刚碰了这样的大钉子,依着他那种要面子比命还重的性格,暂时估计不会再来找羞辱……

    那么短时间内她应该是安全的,简然叹口气,伸手摩挲着平坦的小腹。

    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又大吵大闹了一场,也不知道宝宝受不受得了。

    简然有些担心的蹙起眉来,她真的不敢冒一丁点的风险,如果医生的话坐实,肚子里的宝宝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她这辈子就连一个自己的孩子都不会有了……

    简然慌忙制止了自己的胡乱猜疑,摇摇头甩掉满脑子的杂念,却不知道怎么的,右眼皮突突的猛跳了几下。

    纤细的手指抚上去,还能感觉到眼皮在不停跳动,简然莫名的有些心绪烦躁。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