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不速之客
    陆太太说着,又叹息一声,似想到了什么:“早年的时候,你奶奶还活着,我也是见识过的,你奶奶不是个小气的人,给我和你爸的也有不少,后来你爸爸带着我从国外搬回来,不知怎么的,丢了一满盒子

    的首饰……可把我和你爸心疼坏了……”

    看来那损失真的很惨重,陆太太现在说起来还是一副扼腕叹息的模样:“那时我刚和你爸结婚,还没有你呢……”

    陆太太想到和丈夫以前的往事,竟是脸上微微的有了一抹红晕。

    陆绍远听得她说起一满盒子的首饰,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那个陌生男人送给简然的一盒子。

    转而又觉得这太蹊跷了根本不可能,因此也就没放在心上,随便撂开在了一边。

    “妈,这件事我会调查个清楚明白的,您就放心吧。”

    陆绍远又陪着陆太太说了会儿话,公司的电话就接二连三的打过来,他就匆匆的走了。

    陆太太看着儿子出了病房,脸上的病色却是微微的褪去了一些,她叹息一声,摇摇头。

    儿子大了,竟是连她这个当母亲的都束缚不住了。

    只是这次的事,她决不会妥协的,简然和绍远已经离婚了,更是没道理再拿着陆家的东西。

    她去法国之前,竟然就没一点自知之明,不知道把钥匙和相关证件交还回来,像这样贪婪到的女人,活该离婚收场!

    她儿子这样的人物,也没道理一辈子绑在一个这样的女人身上,好女孩儿多的是,以后慢慢再挑也就是了。

    陆太太这样想着,也就渐渐的放下心来。

    只是她脸上的郁色却并没有完全褪去,刚才她对儿子说了一个谎。

    那丢掉的一盒子首饰,并不是在旅途中遗失的,而是她的丈夫,亲手送给了别人。

    陆太太想到这里,脸色就越发的难看起来,当年她刚刚新婚,却知晓丈夫心里还有别人,因为刚嫁过来,陆先生表现的尚算可以,她因此也就没有再问起。

    谁知道后来,婆婆给她的新婚礼物,也就是那一盒子价值连城的珠宝,却在回国的途中消失了。

    她起初也信了是不小心弄丢了,还难过心疼了好久,结果后来才无意中发现,竟然是丈夫把这东西送给了那个女人!

    她当时几乎是疯了一样和陆先生大吵大闹,甚至不顾及陆老太太犹在病中,将陆家闹了一个天翻地覆。

    后来,听说那个女人不明不白的死了,陆先生好像也自此收了心。

    只是她这样不管不顾的闹了一场,却是让陆老太太一病不起,没多久就也归了西。

    自此在陆家,陆老太爷就明显的不太待见她,所以后来简然说了老太爷的遗嘱时,她是有心理准备的,但终究还是不甘。

    老太爷能薄待她,她也就认了,毕竟是长辈,但凭什么自己要被自己的儿媳妇给踩在脚下?

    偏偏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还胳膊肘往外拐,只帮着那个女人说话,两个人恩恩爱爱蜜里调油一般。

    不过是她略微刻薄了简然几句,绍远竟然就被那个女人撺掇着搬出了家去。

    陆太太每次想到这里,都气的肝疼,她疼爱的儿子偏偏不和自己一心,这换做哪个当妈的,都受不了啊!

    那一盒子首饰的事,一直都是她的心结,她自然不会在儿子面前给自己没脸,但是这些年心心念念的还是要出一口恶气。

    那一笔嫁妆她这些年一直都存着心思,又因为婆婆病故和自己也脱不开干系,陆太太这些年在老爷子跟前算是真心实意的尽心照顾……

    只想着老爷子能念着她这些年的好,不至于让她以后在后辈面前无法立足下去……

    只可惜,老爷子对亡妻实在是情深意重,一直到去世,都对她当年的所作所为无法释怀,以至于死了死了,还给了她这么大的一个打击。

    陆太太复又躺在柔软的床上,输液管子里药水一滴一滴缓缓的落下来,她微微的闭了眼睛。

    绍远这孩子并不是个容易糊弄的,她有些担心,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她玩的这些心眼,会怎样?

    转而却又释然,绍远和简然已经离婚了,可见这以往的感情深也不过是个笑话,而她,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母亲。

    哪个孩子,又会真的恨生养自己的母亲呢。

    陆太太心下大定,也就感到倦意袭来,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法国,巴黎。

    顾易安来巴黎已经整整一周了,简然和他相处的很不错,如果不是见识过他那样的一面,人人都会以为他是个正直绅士的君子。

    不过,他也确实是一个正派的君子,虽然两人来往频繁,但是除了必要的照顾和关系之外,他对她没有一点逾矩和轻浮。

    纵然简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喜欢。

    可是既然别人发乎情止乎礼,真心的拿她当好朋友看,那么她也没有道理给人家板着脸难堪。

    因此,有时候简然做饭邀他过来吃,有时候,顾易安就开车载她满城市的慢慢逛,找各种各样的特色小馆子去吃饭。

    时间就仿佛在塞纳河上凝固了一样,简然只觉得这时光悠长却又宁静,让人心底蔓生出无边的惬意来。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倒也是幸福的,简然感觉自己过的前所未有的开心。

    只是这天顾易安又约简然出去吃饭时,却在一出公寓就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简然没有想过会再遇到她,更加没有想过,她已经和陆绍远离了婚,远远的来到了万里之外的法国。

    却还能在家门口遇到秦雪。

    虽然临出国之时简然已经感觉到陆绍远对秦雪的排斥和厌恶,后来电话中也听文佩说起过陆绍远和秦雪闹翻了。

    但是依着简然对秦雪的了解,她是应该继续死缠烂打的,毕竟,她已经成功的逼的他们离婚了,不就差最后一步了么,又怎么会放弃。而且,她在陆绍远的心里的位置,简然比任何人都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