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孩子的存在
    就像是在小的时候,裴洛冉欺负她,她如果反击的话,裴洛宇立刻就会跳出来揍她……

    那时候她总在想,如果她也有个亲哥哥就好了……

    在别人欺负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跳出来,像是天神一样保护她:“妹妹,谁欺负你,我帮你揍她!”

    这个梦一直做了好多年呢,直到后来她长大,直到自己是不可能有个哥哥了方才慢慢的打消。

    此刻顾易安的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太残忍,但却一下子戳到了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简然心中感动,反手握了握他的手,方才轻轻放开,愁绪化成一笑:“不用啦,离婚而已,用不着闹出人命。”

    “可是他对你不好,他欺负你,他还和别的女人一起……”顾易安说到这里,看她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才知晓自己这句话不该说,但是话已出口又收不回来……

    他又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只得焦急的望着她:“简然,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想解释,却又无法解释,他说的都是事实,他怎么解释?

    简然微愣片刻,转而却是释然的笑了,“这有什么,你说的都是事实,我心里明白的。”

    顾易安看着她的笑,她的笑有些牵强,但尚算明媚,并没有太多阴霾的痕迹。

    他略微的放下心来,在知道她离婚的事情之后,他马不停蹄的赶往法国来找她,就是担心她的处境。

    但现在看来,她正在努力的从那一场失败的婚姻中走出来,而且还恢复的不错。

    “如果你要我做什么,只管开口。”他不会说出太多的承诺,但若是她想要做的事,他都会为她无条件的去做。

    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不是出于喜欢,在得知她的婚讯离开中国之后,他的心情一直抑郁。

    也试图去和别的女孩子交往,好让自己不再这样沉寂,但是看到别的女孩儿就不自觉的拿她们和她比……

    饶是他对于感情太迟钝,也能隐隐的发现自己的心境正在悄然的变化。

    只是这感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的莫名其妙,他自己都不相信。

    如果非要来安一个理由的话,他只能告诉自己,上辈子他一定负了她,所以这辈子短暂的交往他就为她动了心。

    “那我可把这句话记下来啦,到时候不许抵赖。”

    她微微的歪着头,说话的口气还像个小女孩儿一样的娇俏。

    顾易安也忍不住笑:“当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简然笑意更盛:“你看会儿电视,我去厨房准备早餐。”

    顾易安原本不想要她忙碌,但是她亲手做早餐这个诱惑……

    于是就点头应下来,简然把电视打开,**递给了他,就转身进了厨房。

    食物都是现成的,她只要用微波炉加工一下,不过十来分钟,就端着煎蛋和牛奶以及面包片走了出来。

    两人对坐在餐桌前,简然刚捧了牛奶喝一口,却忽然觉得胃中一阵翻腾,她慌地掩了口,快步的向洗手间走去……

    顾易安吓了一跳,却也赶忙跟过去“简然,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简然趴在洗手台上干呕了一会儿,却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她脸色有些发白,漱了口看到顾易安担心的模样,就无力的摆摆手……

    “我没事儿易安,不用担心……”

    简然直起身子,从洗手台上方的镜子那里看到自己的模样,脸色煞白,好似又瘦了一点,下巴尖的吓人。

    “可是你的脸色很不好,我送你去医院。”

    他不由分说,捉了她的手腕就拖着她向外走。

    简然轻轻挣开他,面上浮起淡淡的苦笑,她能感觉到顾易安的心思,但是,虽然她现在离婚了,她却还是不能接受他。

    她小时候因为父母的离异童年少年都不幸福,长大后自己的婚姻又这样失败,她是再也不愿意相信婚姻了。

    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个宝宝,她这辈子,也就守着宝宝过了。

    “易安,我是怀孕了,这是正常的妊娠反应而已。”

    她平静的转过身来,黑亮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的表情,捕捉他的反应。

    顾易安明显的愣了一下,简然看到他澄净的眸子里透出一丝丝的愕然,然后那愕然之后却是强忍的痛楚。

    她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但是这次,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她不能让顾易安这样下去,她不能连累了这样好的一个人。

    “是……陆绍远的?”顾易安感觉自己说话都有些困难了,但他仍旧是克制着,不愿意让自己的真实心境表露出来。

    他不愿意让她困扰,让她因为他的关心而麻烦,他只要在她需要的时候,伸手帮帮她,就很满足了。

    简然轻轻点头,目光却是变的温暖慈爱下来,她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他不知道的。”

    顾易安无法形容他心中此刻是什么样的感觉,嫉妒,羡慕,心疼,酸楚,就这样交织在一起……

    “为什么要这样委屈自己?”他的双手握紧,他此刻真是恨不得将那个男人给一枪崩了!

    “怎么叫委屈自己呢?孩子是他的,但是孩子也是我的,对我来说,现在全世界加起来,都比不过我的孩子重要,我觉得很幸福。”

    简然缓慢却又有力的开口,她已经决定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这孩子都只是她的,和陆绍远再无关联。

    “如果他知道了……如果他要这个孩子……”

    顾易安说出心中的疑问,一个男人或许可以对自己的女人心狠绝情,但面对自己的亲生骨肉,总是不舍的。

    他敢保证,陆绍远若是知道这孩子的存在,一定不会答应离婚,也一定不会对孩子置之不理!

    “他不会知道的。”简然目光一冷:“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

    “你在法国的地址,他知不知道?”顾易安一语中的,简然立时沉默下来。是啊,来这里留学的事情,还是陆绍远帮她办的,她的一切,也许都在他的掌握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