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我帮你杀了他
    卧室里的灯光开的不甚亮,都说是灯下看美人,果不其然。

    赵斐然只觉得那朦胧的光影中,一个纤细袅娜的高挑身影,正在风摆杨柳一般向他走来……

    秦雪洗浴过后的长发湿漉漉的垂在胸前,将那薄薄的白色浴袍都濡湿了。

    水痕浅浅的晕开,那景致就有些若隐若现。

    赵斐然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若有似无的幽香氤氲而来,这房子里都是她的味道……

    “斐然……”秦雪走近床边,清晰看到他眼底的迷恋。

    纵然是心中并不喜欢他,却也是得意自己对他的蛊惑的,秦雪柔柔的开口,面上却是浮起了一抹羞红。

    赵斐然立时伸手抱住了她:“小雪……我想死你了,每天晚上都想你……”

    “净瞎说。”秦雪轻轻嗔他:“谁知道你每天晚上在哪?”

    赵斐然急的赶忙指天发誓,秦雪却是轻轻捂住他的嘴:“你别这样乱说,以后……你对我好就行……”

    “我当然对你好,小雪你放心,以后我身边就你一个,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

    赵斐然一边说着,一边却是急不可耐的在秦雪的身上乱摸。

    “你今儿说的话,我可是都记下了,以后你要是敢有一丁点对我不好……”

    赵斐然立时连连摇头:“绝对不会,绝不会!”

    秦雪这才望着他,唇角轻轻翘起,一双眼睛却是媚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她看着他,微微用力将他推开一点,然后才缓缓抬起手臂,修长的手指攀住那浴袍的带子一拉……

    赵斐然无法自控的睁大了眼睛……

    她就像是一块莹润的美玉,皮肤白皙皎洁毫无瑕疵。

    她的腰窄窄的只有一握,弧度线条优美的让人挪不开眼去……

    秦雪抬手让那浴袍滑落在地上,她就这样不着寸缕的站在赵斐然的面前。

    虽有些羞怯,却还算是落落大方,赵斐然眼底的惊艳和着迷,让秦雪一阵骄傲。

    她并不是一无所有,至少这个身体,还能换取任何她想要的东西。

    就比如此刻,赵斐然的迷恋,转而就是数不清的金钱珠宝,她算是看明白了,男人算什么,她以后,再也不会贪心的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来作为依靠!

    什么都比不过手里实实在在的钞票!

    “怎么?不喜欢?”秦雪见他愣在那里久久不动,不由得娇嗔出声,斜斜飞了个媚眼。

    赵斐然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酥了,立时就扑了过去……

    赵斐然长相不赖,平日里看起来也是人模狗样的,秦雪并不觉得自己太委屈,而且,她现在抱的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更是干脆回应起来……

    赵斐然吻的心头火起,干脆三两下扯掉自己的衬衫,抱了秦雪一翻身就把她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我的宝贝儿心肝……你真是冰为肌骨玉为魂……”赵斐然在这样的时候竟然还拽起诗词来。

    但他着迷的表情,他的夸赞,却还是让秦雪得意无比。

    没有女人不虚荣,谁能例外呢?

    赵斐然几乎将秦雪全身都吻遍了,而秦雪今晚亦是格外的配合……

    这一夜自然是颠鸾倒凤,不用再提。

    法国。

    简然刚在巴黎落脚的第二天,就有不速之客登门拜访来了。

    她想过陆绍远可能会来纠缠,或者文佩会来看她,但却没想到,最先来的人,却是顾易安。

    他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样子,但精神还不错,只是仔细看的时候,能看到原本黑亮透彻的眸子里布了殷红的血丝。

    一看就是长途跋涉的样子。

    他手提着一只小小黑色的箱子,依旧是和以往一样,一身的黑衣,站在巴黎清晨的浓雾中,就像是神秘来访的异国王子。

    简然虽然惊的目瞪口呆,却还是礼貌的把他让进了房间来。

    顾易安在走进简然的小公寓之后,就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简然每次看到他这样大一个大男人在她面前羞涩的模样,都会想要偷偷的笑。

    这一次,在看到他局促不安一脸怪异神色的坐在自己摆在客厅里的草莓单人沙发上之后,终究还是忍不住的爆笑了起来。

    他那么大一个,长手长脚的,偏生坐在粉色的草莓上,真是要她看一眼就想笑。

    顾易安被她笑的脸色涨红,好一会儿见她还是乐不可支的,不由得无奈叹口气,但是紧绷的心弦却是稍稍的放松了下来。

    等到简然笑够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好像一下子就拉近了。

    简然泡了茶给他,顾易安就老老实实的喝光,简然又泡一杯,他依旧是老老实实喝光……

    简然愣住了:“你很渴?”

    顾易安摇摇头,握住茶杯的手指却是有些羞赧的收紧,他怎么告诉她,是因为不懂得怎么拒绝她,也不想拒绝她。

    “好啦,再喝一会儿你就吃不下东西了。”简然把他手中的杯子拿出来。

    她的指尖似乎若有似无的扫过了他的,顾易安倏然的抬起头来,他的眼眸晶亮,就那样望住她,第一次没有闪躲。

    简然竟是觉得有些不敢直视,这个杀人如麻的男人,这个手上沾了血眼都不眨的男人,却有着这样干净的眼神……

    “你离婚了是么?”

    他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可是,他还是要从她的口中听她亲自告诉他。

    简然的心咯噔一沉,眼底却是无法控制的淌出了淡淡的哀愁,顾易安只觉一阵心疼,他的大脑还没有做出反应,他却已经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

    简然吃惊的抬眸,却是迎上他有些愤怒和嗜血的眼神,他俊逸的脸上弥漫着杀气,菲薄的唇绷成直线。

    “我帮你杀了他。”他一字一句,说的极冷,她却是觉得胸腔里骤然的一暖,刺激的眼泪就要掉下来。

    她自然不会让他这样做,也自然不想让陆绍远死。

    可是这样被人实实在在关心的滋味儿真的很美好很幸福,就像是在小的时候,裴洛冉欺负她,她如果反击的话,裴洛宇立刻就会跳出来揍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