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一夜
    李思洋强忍住心中弥漫的酸楚,他不知道简然和陆绍远发生了什么,但是她要出国留学的事情,他却已经耳闻。

    “然然……如果在外面受委屈了,就回家来,家里还有这么多的朋友……”

    李思洋将她从怀中拉起来轻轻给她擦眼泪,这个女孩儿不属于他了,但他还是真心的希望,希望她这辈子都幸福。

    简然使劲的点头,终究还是忍不住哭的稀里哗啦。

    及至到了宿舍楼下的时候,陆绍远拦住了她,她还在不停的流眼泪。

    一看到她的眼泪,陆绍远只觉得心都揪了起来,他抢上前,按住简然的肩:“然然,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

    文佩看到陆绍远,不由得撇了撇嘴,但这次是他一个人来,而且,这毕竟是简然和陆绍远自己的事情。

    虽然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可是有些事,却也不是她能插手的。

    简然在看到陆绍远的那一刻已经冷静了下来。

    她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任何的瓜葛,就像是当初李思洋的背叛一样。

    无论李思洋后来怎样的挽回,她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原谅。

    她曾经以为,是因为爱的不够深的缘故,所以在陆绍远伤害她一次两次她都忍了之后,她以为自己也爱到了像那些书中写的女

    人一样的地步……

    不管男人怎样做,总是忍气吞声的原谅……

    但是这一次,简然清楚的明白,她不会原谅他,怎样都没有办法原谅他了。

    她没有抬头,也没有和他说话,只是将他的手推开,转身向宿舍楼走去。

    陆绍远急急的追过去,简然却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厉声说道:“陆绍远,你不要让我更加的厌恶你。”

    她的眸子清亮剔透,但那黑亮的光芒中却是隐藏着浓浓的嫌恶和愤怒。

    陆绍远被她看的怔怔后退了一步,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简然却是多一分钟都不愿意再停留,转过身大步的进了公寓楼。

    文佩觉得心中解气,但看到陆绍远那样一副痛苦的表情时,到嘴边的刻薄话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她瞪了陆绍远一眼:“活该你!让你做出这样没廉耻的事情!”

    简然一直走到楼梯那里,眼泪才唰唰的落了下来。

    她不是不难过的,忘记他,拒绝他,离开他,和他彻底的永别,分离,就像是将她的心都摘去了一半一样。

    但是她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不这样做,置之死地而后生,时间终究会抹平他带给她的这些痛苦。

    但若是她留下来,这一份痛苦就会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

    提醒她,他做了什么,他对别的女人做了什么……他怎样背叛了,他们的爱情,他们的婚姻。

    这一夜,陆绍远一直都那样站在楼下,文佩跑到窗边看了几次,但是简然一如既往。

    她没有走过去一眼,也没有出去找他,他愿意站就站吧。

    她的心平静的就像是雨后的湖面,澄澈而又安详。

    已经决定离开他,离开这里,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那么她就绝不反悔。

    不愿意做事一回事,既然做了决定,那么她就不会再食言。

    想到这里,不免有了几分的庆幸爷爷已经不在,若是爷爷还在,亲自出面劝她哀求她,她肯定又是没有办法……

    简然躺在学校窄窄的床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相信,去法兰西留学的几年时光,会是她生命中最精彩的时刻。

    她不是那种过惯了富日子就受不得苦日子的女人,躺在卧室里kingsiza的大床上她可以安眠。

    而今躺在这窄窄的木板床上,她照旧睡的很香。

    不管了,不管了,总之,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宿舍里有个女孩儿的火车是早晨七点钟的,因此简然她们五点钟就起来了。

    文佩一醒就冲到窗边去看,却看到陆绍远还在靠车站着,隐约的,在晨光的熹微中,看到他脚边散乱的一地烟头。

    文佩竟是有些心软了。

    “然然,还在呢。”文佩端着刷牙杯子去了洗手间,对正在洗脸的简然说道。

    简然掬水的动作迟缓了一下,清凉的水从她的指缝之中透出来,无声无息的流走……

    她的心酸酸的痛了一下,却还是继续低着头洗脸。

    清醒了一点,她也冷静了:“不管他,随他的便。”

    文佩看着她淡漠的表情,也不由得摇首叹息:“然然,你有时候也怪狠心的,不过……如果是我,我想必也会这样做的吧。”

    简然对她一笑:“所以我们俩才会玩的这么好啊。”

    文佩回以一笑,心中却在腹诽,如果有一天楚策也搞出来一个娇滴滴的红颜知己,她怎么办?

    *******

    简然和文佩去送那宿舍里的女孩儿的时候,就从陆绍远的车边走过。

    简然看也没看他一眼就走了过去。

    因为人比较多,陆绍远也无法追过去,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一行走出了校园,陆绍远才失魂落魄的驾车离开……

    简然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已经不再了,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毕业一过,日子就走的飞快,因为手续都是办好的,只等着签证下来,打电话问过也就这一周内。

    简然就回了家,安安心心的陪着妈妈。

    离婚的事情她没有说,毕竟老一辈的人对于离婚还是很抗拒的。

    她们宁愿忍着老公在外面一个一个的找,只要不离婚,那就还可以一年两年十年的忍下去……

    但是简然做不到,只是她又不想让妈妈担心害怕妈妈阻拦她,只说了要出国进修一段时间。

    简蓝虽然十分的放心不下,但又想到陆绍远一向体贴,必然是不会有什么纰漏的。

    所以虽然心中不舍,但还是答应了女儿离开。

    住在家里的这一段时间,简蓝因为身子逐渐的康复,就时不时的下厨给简然做饭。

    这一周的时间,反而成了她们母女俩最幸福最亲近的时光。

    但时间总归太短暂,很快就到了要离开的时候。

    因着离婚的事简然对家人隐瞒着,所以去机场的时候,是要陆绍远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