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就这样离了
    他在业内一向是好口碑,何时被人这样污蔑过,一时之间竟是愣在那里,“你你你”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你想想你奶奶当年是何等的身份,她留下来的东西随便一件价格都惊人,凭什么你爷爷会留给她?”

    秦雪趁热打铁,一口气把这些话都说了出来:“依我看,不但这一份遗嘱是假的,就连爷爷说把嫁妆留给她的话都是假的!”

    陈律师直气的一个倒仰:“秦小姐简直是血口喷人,陆少爷是陆家人,自然知道这份遗嘱的真伪!到底是真是假,陆少爷刚才也

    辨认过来,秦小姐说话还是要三思才对!”

    秦雪正欲开口,陆绍远却是一声打断:“不要再说了!是真是假,我心里自然有数,这是陆家的事,和你无关,不用你来操这份

    心!”

    陆绍远说完,摔门就向外走,秦雪一怔,却还是叫着他的名字追了出去……

    ****

    简然出了律师楼,文佩已经开车来接她了。

    一见到她,文佩就眼睛发亮兴奋无比,简然也不由得高兴起来。

    “怎样怎样?那个贱女人当时什么反应?”文佩一边调转车头,一边迫切的八卦。

    简然扑哧一笑,黑亮的眸子闪闪发光:“还能怎样?你是没在,没看到她脸上那表情,一听说爷爷遗嘱陆绍远离婚的话就不能再

    娶,立马就变了脸要撇清楚,一看到我签字的协议,又恬不知耻的扑上去……”

    文佩一脸的不屑:“真是不要脸,呸,就该让她受点刺激,省得她太得意了忘记了自己什么身份!”

    “别说她的家世了,就单凭她离过婚被一个洋鬼子睡了这么多年,她也嫁不到陆家去,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文佩越说越激动,简然赶忙制止了她,再这样兴奋下去,这车指不定就要往绿化带上撞了。

    到了简然现在住的小区,也就是她和陆绍远从陆家搬出来之后的婚房。

    简然早已收拾好了东西,文佩和她一起上楼,两人一手提了两个就拿完了。

    上车的时候,文佩怔了一下,口吻里有些伤感:“然然,就这样离了?”

    简然手中捧着那个重重的盒子,轻轻点头:“嗯,离了。”

    文佩不由得感叹:“真像是一场梦一样,当初多好,怎么就……”

    “小佩,我现在心情很好,你不用为我担心啦。”简然轻轻推推她,笑着说道。

    文佩叹口气:“走吧,离了就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口气换做是我,我也咽不下去……”

    文佩说着,却是仰起脸,将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我就是想着你出国了我就见不到你了,我想你了怎么办啊?”

    文佩不说还好,一说出简然简然口简然的眼泪也突地一下子淌了下来,这也是她放不下的人,她最好最好的朋友……

    “哭什么啊,真是没出息。”简然嘴硬的说着,把纸巾盒子丢到文佩的身上。

    两个女孩毫不顾形象的撸着鼻涕,又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心中却有说不出的暖意流淌而出,这一份珍贵的友谊,在最痛苦的时候更是可以让彼此感受到说不出的温暖。

    当真是三生有幸。

    文佩将简然暂时安置在了她家里一处空房子里,现在已经是五月末了,还有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她们就可以拿到毕业证。

    出国留学的事在那天陆绍远提出离婚她答应之后很快就办妥了。

    简然心中想,她从来没有让他为她做过什么,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就这一件。

    他的效率还真是快。

    下午的时候简然睡了午觉起来,将那个首饰盒子装在一个纸箱子里,然后抱着纸箱子出了门。

    她要出国了,以后回来还是不回来,她自己也不知道。

    这一盒子首饰就像是烫手的山芋,她不能再留下去。

    当面去给顾易安家里的看房子的人,他们是指定不收的,不如就这样寄回去,顺带写一封信交代清楚。

    他们也不知道她的住址,自然没有办法退回来,只有收下。

    简然寄了快递,一个人找了家小馆子吃了饭,就回去洗澡,睡觉……

    一夜无梦。

    ********

    秦雪缠着陆绍远不放,他又不能将她像个男人那样打一顿,只得又把她送回了赞助的房子里。

    然后,他连车都没下,掉头就走了。

    秦雪眼睁睁的看着他开车离开,不由得气的狠狠的跺了跺脚。

    她慢慢的走回别墅,这栋房子是陆家根本看不上眼的产业,虽然是个别墅,但也有些年头了,不过却还是价值不菲。

    秦雪一边走一边盘算,她就这样认输了?就这样舍弃这到手的一切?

    不,她还是不甘心,她和陆绍远有感情基础,她相信假以时日,她能够挽回他的心……

    但是,现在要用什么理由留下来?

    方才回来的路上,陆绍远已经很认真的和她说了要她这一周内找好房子搬走……

    秦雪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她径直进了卧室,将自己扔在柔软的大床上,她得冷静下来,得仔仔细细的想想对策。

    陆绍远几次回家,却都没有遇到简然,他检查了家里的东西,看着似乎少了几件衣服,但又说不清楚。

    他以为简然故意躲着她,所以也并不曾放在心上。

    毕业的日子转眼即到,而陆绍远给秦雪订下的一周日期早已超了时间。

    只是每次陆绍远催她搬走,她都厚着脸皮哀求,两人当初毕竟交往一场,陆绍远也不欲将事情做的太绝,竟然就这样一天天拖

    了下来……

    陆绍远几乎天天回家,可是还是一次都没有遇到简然,他干脆等到了晚上。

    想着这段时间她忙着毕业的事情,白天可能都泡在学校,但晚上一定会回来吧,结果,一直等到十点,还是不见她的踪影。

    陆绍远莫名的心慌了起来,他拿了车钥匙预备出去找她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进了书房。

    果不其然,书桌上摆着两张卡,一张是他给她的金卡副卡,一张是普通的银行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