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蠢女人
    陆绍远说到这里,不由得叹口气:“阿雪,我怕你过不了我妈妈的那一关……”

    秦雪立刻使劲摇头:“不,不绍远,不管怎样,我都能坚持下来,只要你不放弃我,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秦雪说着,更是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她漂亮的眸子里闪动着坚定不移的光芒:

    “时间久了,伯母一定会喜欢我,接受我的……”

    陈律师听得目瞪口呆……这样厚脸皮的女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那现在……只能委屈你无名无份的跟着我……”陆绍远眼底泛起一抹愧疚。

    “不,不委屈,绍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怎样都不委屈的……”

    秦雪十分的忠贞,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

    陆绍远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阿雪,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交代的!”

    他说完,忽然转过身,拿起桌子上简然签过字的协议,双手一用力,唰的一下子撕成了两半。

    秦雪惊的目瞪口呆,只是她嘴边还挂着可笑的笑容,和她眼底的惊愕恐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律师也吓了一跳,慌忙要伸手去抢,陆绍远却已经唰唰的将那协议撕成了碎片。

    他俊逸的脸上依旧带着几分挥之不去的桀骜不驯,但那一双深潭一样的眸子里却是透出让人心悸的冷和坚定。

    “我不会签字,而且,这一份协议我也不承认,爷爷是我最尊敬的人,他的遗嘱,我会照做,他老人家在地下也可以安心了!”

    陆绍远说完,转身就大步向外走……

    陈律师此时才警醒过来,陆绍远的心机果然可怕,不过是三言两语,就把秦雪给耍的团团转。

    而且,那个蠢女人,还一脸幸福的做着春秋大梦……真是愚蠢!

    不过这样的结果虽然虽然出乎意料,却是大快人心,只看着那个秦小姐脸上的表情,都是精彩极了!

    陈律师心中暗暗叫好,而另外一个人却觉得如坠冰窟。

    秦雪只觉得自己仿佛从高空一下子跌进了深深的深渊之中……

    刚才陆绍远还在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说生怕委屈了她,怎么一转眼……

    他就放弃了签字?说要遵守爷爷生前立下的遗嘱?

    这算是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在耍她的么?

    “绍远……”秦雪只觉得眼前一片一片的白光在肆意的闪,她不顾一切的嘶声出声,踉跄的追了过去……

    陆绍远应声顿住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来。

    秦雪整张脸都仿佛扭曲了一般,她鬓发微乱,整张脸惨白的一片,所以的气质都荡然无存。

    当初那个像是凌寒绽放的寒梅一样的女孩儿,当初那个清莹如水蕙质兰心的美丽女孩儿。

    当初那个让他喜欢的无法自拔的女孩儿,当初那个让他牵肠挂肚久久不能忘怀的女孩儿……

    她怎么一夕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陆绍远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她从英国狼狈回来,他不否认他对她心有怜惜。

    虽然不再爱了,却还是愿意照顾她,可是现在,事情竟然演变到这一步来……

    她口口声声说她爱他,口口声声说她离不开他,到头来不过他略微用了点心计,她就原形毕露。

    善意点说,她是怕了,想要过安稳的生活……

    可是实际上呢,这样的两面三刀,连他都开始心有嫌恶。

    陆绍远今日看清楚秦雪心中真正的想法,他们两人,就必然再也没有一丁点的可能了。

    甚至,就连之前的那一点怜惜和同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绍远!你竟然……你竟然用这样的手段骗我……”

    秦雪心中凄苦无比,一开口,一行泪却已经先落了下来。

    陆绍远却犹自站着,无动于衷。

    曾经他看到她的眼泪,还是会不忍心的,想着她一个女孩子背井离乡的,却遇人不淑,婚姻遭遇那么大的挫折……

    他总是对她存着几分的心软,甚至连上次听了简然说的那些话,他也强忍了下来。

    他想着,他挨了简然两耳光,也算是稍稍补偿了一些简然的委屈,可是而今看来……

    他真像是文佩说的那样,瞎了眼!

    “那么你呢秦雪,你说的话又有没有在骗我?”

    陆绍远漠漠的开口,却是不愿意再和她多说:“你走吧,这么久的时间,你也该找到房子了……”

    “绍远……你这是要做什么?你答应了我要照顾我的,你答应过我的……”

    秦雪仓皇失措,她扑过去死死的揪住陆绍远的衣襟,愕然睁大的眼眸里满是眼泪:“绍远……绍远你不要生气,我错了……”

    陆绍远将她的手用力拉开,转身跨出了门:“我不想再看到你,到此为止吧。”

    “就为了她!就为了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人,陆绍远!你就这样对我!”

    秦雪终究崩溃,嘶声喊了出来……

    陆绍远步子一顿,唇边却是缓缓的溢出一抹冷笑。

    那一盒子价值连城的珠宝,佣人们之间流传的那些闲言碎语,她躲躲闪闪的眼神……

    一时之间都涌上心头来,陆绍远的双手不由得紧紧攥住。

    秦雪知他的性子,独占欲最强,而且眼底揉不得一粒沙子,她眼珠子一转,竟是计上心来。“绍远,你也不想想,那是你爷爷,你爷爷怎么会为了一个外人立下这样的遗嘱?万一你们没有孩子,那么陆家岂不是要绝后了?你爷爷就是再疼她,她也是外人,你可是他的亲孙子!再者,陆伯母是您的

    亲生母亲,别人会骗您,陆伯母却是万万不会骗你的!”

    秦雪说着,声音一顿,竟是指着陈律师厉声说道:“说不定,简然早就和这个律师串通好了,要不然,他怎么就这么听简然的话!一定是简然许了他什么好处!”陈律师冷不防秦雪说出这样的话,他在业内一向是好口碑,何时被人这样污蔑过,一时之间竟是愣在那里,“你你你”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