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我不需要别人来赡养!
    她的心微微的暖了一些,这个小小的生命,从此以后,将会是她人生中最亲近最重要的人。

    简然走进卧室,将锁在箱子里的那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拿了出来。

    这是爷爷留给她的信物和钥匙,凭借着这些东西,她可以把存在美国银行保险柜中的东西都领出来。

    简然看着那信封,却只是淡淡的一笑,也该物归原主了。

    只是,爷爷的遗命,她虽然违背了,却不会让他老人家在地下知道了也生她的气。

    东西,她还给陆家,却不会还给陆太太。

    **********

    简然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陆绍远和秦雪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间。

    律师在桌后拿出一沓材料递过去。

    简然接过来,并没有看,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她略略的迟疑了一下,却只有短暂的几秒钟,就立刻拿起了笔……

    正要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陆绍远却忽然伸出手按住了她的。

    简然一愣,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她不是第一次看到发怒的陆绍远,却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奇迹败坏的他。

    他愤怒的脸都要扭曲了,漆黑的眼底狂燃着激烈的火焰,他望着她,那目光似乎是恨不得要把她给灼穿一般!

    简然见他这个模样,倒是轻轻的笑了笑,她笑的眉眼舒展,脸上并无一丝一毫的抑郁神色。

    她挣开他的手,依旧是坐的安安稳稳:“陆先生,还有什么事忘记交代了?”

    陆先生……

    陆绍远只觉得自己愤怒的快要爆炸了!

    她平静的答应离婚,在他要她来签字的时候,甚至比她来的还要早。

    然后,就看也不看那苛刻的离婚协议就毫不犹豫的签字。

    他算什么?他和她的这场婚姻算是什么?

    他这么的纵容她,甚至在她犯下这样的大错的时候还给她保留着颜面,可是得到的是什么?

    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和他离婚,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出国去留学,是要干什么?要去找那个给了她一大盒子价值连城的珠宝的男人

    双宿双飞?

    陆绍远越想越气,只恨不得将面前这个人撕碎,将她脸上那云淡风轻的笑容撕碎!

    “你只要签下字简然,你从今以后就一无所有。”

    他逼视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出口,莫名的,秦雪感觉到一阵不安。

    这原本听起来极残忍刻薄的话,怎么细细品味起来就觉得怪怪的?

    就像是一种……一种说不出意思的威胁,威胁她不要签下字一样……

    秦雪不由得轻轻皱起了眉头,

    “你已经告诉过我了陆先生。”

    简然轻轻开口,眸光中微微的黯淡了一下,转而却又消失无踪。

    还是这样,永远都是这样,不会有丝毫的转变,永远都是这么高傲,嚣张,自以为是。

    事到如今,他当真以为她简然在乎这些身外之物?

    如果她真的在乎,她早就把那些珍宝据为己有了,如果她真的在乎,她何苦这么轻易就答应离婚?

    当陆家的少奶奶这么一本万利的事情,她凭什么轻易放弃!

    陆绍远,你平常在商界这么精明,怎么一到这种琐碎的事情上,就糊涂了?

    “你——”

    陆绍远怒极的绷紧了唇:“你不要以为我当真不会这样心狠,简然,只要你在这上面签了字,陆家的一切,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我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的赡养费!”

    “我也没想过要你的钱,还有,赡养费是什么东西?我有手有脚,可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我不需要别人来赡养!”

    简然说着,轻蔑的一笑:“陆绍远,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你自然是看不上这点钱,手里抓着更大把的东西呢!”秦雪忽然开口,她娇媚的一笑,小鸟依人的偎在陆绍远身边。

    简然挑眉,想要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一边的律师看了看简然,又看了看陆绍远,似乎也想辩解什么,但见简然对他使了个眼色,他也就老老实实的闭了嘴。

    而秦雪见简然不说话,自以为自己抓到了她的把柄,更是得意起来。

    她理一理长长的卷发,柔柔看了陆绍远一眼,方才缓缓说道:“绍远,既然你也知道了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就别和她说这么多

    废话了吧?”

    秦雪一边说着,一边小心打量陆绍远的表情,见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没什么不好的情绪流露,她方才胆大起来。

    “你们夫妻一场,她能这样撕破脸面,你又何必再为她着想,而且简小姐,很显然根本就不在乎你的关心……”

    秦雪很会察言观色,三言两语之后,陆绍远的脸色就越发的黑了几分。

    简然也不做声,只是微笑看着两人。

    还真是有趣,她倒是真想好好看看,秦雪还能装模作样到什么地步。

    “你说的很对。”陆绍远沉默许久,忽然开口,却是这样淡淡一句。

    他脸上阴郁神色一扫而空,重又变成那种傲然的不屑。

    “别人早已有了金玉铺成的后路,又何必我在这里多此一举。”

    他说着,复又深深看了简然一眼,那一抹神情中,却已然没了愤怒,只是极深的冷意和不屑。

    简然对上他的目光,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转过了脸去。

    陆绍远唇角一掀,修长的手指握住笔在薄薄的纸上龙飞凤舞签下了名字。

    黑色的字迹,行云流水,一挥而就。

    简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放在桌子上的双手仍是不可避免的紧紧攥了起来。

    只是陆绍远在低着头签字,并没有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而秦雪却是看了一个清清楚楚,她柔软的唇微微一抿,似有若无的浅浅笑意就挂在了唇畔。

    只有看到对手的失意和难过,这成功才叫一个酣畅淋漓!

    若是简然自始至终都云淡风轻,她这成功的喜悦也不免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折扣!

    陆绍远签好字,却依旧是弯着腰,捏着笔的手也没有松开,笔尖触在纸上,不一会儿人,就晕染开了一团黑色的墨迹。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忽然在这一刻剧烈的疼了起来,他竟然生出一种冲动,想要将自己的名字划掉,想要撕碎这张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