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生与死
    回了家,简然就去洗澡,在浴缸里泡了一个多小时,她还是不想动。

    一个人安静下来,才察觉到疼痛袭来都是无声无息的。

    因为太爱,所以在乎,所以在乎的心都是疼的,在乎的近乎自虐一样折磨着自己。

    可是这些话,她不想对他说,她也不想让他知道。

    简然披了浴袍出来,却忽然嗅到淡淡的酒味。

    她的脚步一颤,接着整个人却是落入一个滚烫的怀中……

    简然愣了一下,方才看清楚面前之人,他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脸色通红,皮肤滚烫。

    抱着她,抱的那么紧。

    简然想要推开他,可是不知道为何,手臂抬起来,又缓缓的放了下去。

    陆绍远抱着她,她身上沐浴后淡淡的清凉一阵一阵的袭来,湿漉漉的发丝上也是清甜的味道……

    他不舍得放开,怎样都不舍得放开。

    就这样拥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方才轻轻的把她从怀中放开,紧贴的身体骤然的分离,两人都感到一阵难言的失落……

    陆绍远低头看着她,出浴后的她,就像是一朵娇美可人的水莲花。

    灯光下,她的肌肤白皙的接近透明,长发乌黑闪亮,就像是最上等的丝缎。

    她的眼眸如水一般清亮,她的唇粉嫩娇艳,他几乎都要控制不住的吻下去了……

    可是在最后的时刻,还是逼自己保持了理智。

    她现在还不肯原谅自己,他的触碰,只会将她激怒……

    可是,刚才那个拥抱,她没有拒绝的拥抱鼓励了他……

    陆绍远伸出手,想要再抚一抚她的长发,她却明显的瑟缩了一下,他的手僵在空中。

    少顷,终究还是收了回来。

    明天就要离开了,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这是最后一面,能得到一个拥抱,也算不是太可怜。

    他已经答应了爷爷,美国那边也已经准备好了,希望这几个月的分离之后,再回来,这一切都完全的改变模样……

    他心中想着,却还是觉得不舍,又看了她许久,方才绕过她,缓缓的走出了屋子。

    门快要关上的那一刻,一只素白的小手却是忽然抓住了门框。

    陆绍远心下不由的一喜,眼眸都似火烧一般亮了起来,他望着简然,满心都是期盼……

    期盼她要他留下来,期盼她不再对他这么疏离……

    “你……明天的飞机?”

    简然早已从文佩的口中得知了他要出国的日期。

    “嗯,明天早晨九点钟的。”

    陆绍远望着她的目光实在是太热太烫了,简然只觉得浑身都开始不自在起来。

    “到了那里,好好照顾自己,一路……顺风。”

    她说完,终究还是垂下了眼眸,将门轻轻的关上。

    再也看不到他了,简然闭上眼睛轻轻的笑了一下。

    还是这样,还是这样的毛病,还是这样的小心眼,眼里揉不下一丁点沙子。

    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一幕,终究是又在她的心上留下了难以抹平的印迹。

    陆绍远望着那扇门在他的眼前关上,方才眼底的光芒骤然的熄灭无踪。

    他站在那里没有动,一直在等着。

    可是那扇门纹丝不动,一直都是紧闭着,她不会开门了,她的心有多狠,他向来是知道的最清楚的!

    陆绍远很想笑,很想嘲讽的笑自己,但却怎样都笑不出来。

    他跌跌撞撞的向电梯走去,好吧,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不留恋我,我也不再舍不得你,他妈的就这样吧!

    谁在乎,谁他妈的在乎!

    陆绍远走的时候,简然也去送了。

    只是她没有出现在陆家那一堆浩浩荡荡的送行队伍中。

    陆绍远进安检的时候,似乎回头看了一眼,像是在找什么,但又没有找到,终是失望的离开。

    日子,在陆绍远去了美国之后,仿佛突然之间就变的缓慢了起来。

    简然做什么都没有兴趣,也提不起精神,甚至文佩叫她出去玩,她也十次有八次都推拒了。

    就整天一个人待在公寓里,睁开眼是他,闭上眼也是他。

    可是他却没有一个电话打给她,也没有一条简讯发给她。

    等到开学之后,简然才觉得好过了一些,有了学业来分心,她不用再让自己的脑子每天都围着陆绍远打转了……

    时间就这样缓慢却又不停息的向前,一转眼就到了十月。

    那天简然正在上自习课,手机忽然轻轻的震动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老爷子打来的……

    简然轻轻的走出了教室走到走廊的尽头才按了接听键。

    老爷子的声音虽然还算平稳,但却明显的带着一些惶恐的沙哑,简然听着电话,一张脸渐渐变成了雪白的一片……

    百年不遇的特大水灾……受了重伤……昏迷不醒……请家属务必立刻赶去……

    这几句话,就像是利剑一样纷乱的向她袭来,简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要往地上栽去……

    混乱中她扶住了栏杆,手掌心中冰凉的触感,要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不能昏过去,她得立刻去美国,她要第一时间见到他……他不会出事,他敢出事试试看!

    她还没有原谅他,她还没有和他好好算账!

    好你个陆绍远,把我欺负成这样,我还没有收拾你,你就敢给我玩这一招!

    看我到美国怎么收拾你这个混蛋!混蛋!

    简然抓着手机就往楼下跑,她拦了出租车直奔陆家,陆太太已经昏过去几次了,陆先生正要带人立刻乘私家飞机去美国……

    老太爷见她匆匆赶来,不由得心中又是一痛,早知道,就不该让绍远出国去!

    “爸爸,您放心吧,绍远不会有事的,我们这就要走了,爸爸您多保重!”

    陆先生还勉强能维持镇定,吩咐了几句就匆忙的向外走去。

    简然也强忍着惊惶勉力安慰了老爷子几句,也跟着陆先生走了出去……

    到美国的时候,那边正是午夜,在州立医院找到陆绍远的时候,简然一眼看到他,方才觉得强撑着的那股劲儿骤然的散了……

    她整个人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自己,还未走到他跟前就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