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分居
    她呼救的时候威廉斯顿进来一看浴缸里都是血水竟然吓跑了……

    而当她报警冷静下来发现自己只是划破了一点皮肤,根本没有伤到血管的时候,她灵机一动,给陆绍远打了个电话……

    谁知道陆绍远竟然真的抛下简然不顾订婚礼风尘仆仆的来了英国……

    秦雪一方面高兴他这般的在乎自己,一方面却又有些忐忑,害怕陆绍远会因为她的小题大做而生气……

    而陆绍远赶到医院,看到秦雪并无大碍之后,先是松了一口气,转而却是微微的有了一点不高兴。

    秦雪一见他神色不对,立刻就柔柔的拉着他说了许多哀求的话。

    她原就生的娇美可人,又因为这失血的原因脸色有些发白,看起来就越发的楚楚可怜……

    陆绍远一时心软就没有再说什么。

    又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没人照料,她又哭的可怜,他就一心软留了下来。

    这一路上,陆绍远不是没有想过和简然的订婚礼。

    只是……

    这毕竟是秦雪……毕竟是一条人命,他当时也想到去和简然说一下……

    可是又想到简然对秦雪的敏感,如果她知道他是为了秦雪而要离开的话,她一定受不了……

    所以,他就狠狠心瞒了简然,没有告诉她。

    只是来时的路上想着,等到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认错,好好的补偿她……

    简然心软,也讲理,只要他说实话,他想,她一定会原谅他的。

    而在见到秦雪之后,却是渐渐不受控制的转变了想法。

    秦雪一向骄傲,从来不肯在他面前有一丝一毫的示弱。

    但是这一次,她哭的凄凄楚楚,又表现的那样柔弱,他的心一下子不受控制的乱了乱。

    但他还有理智,也仅仅是乱了乱而已。

    他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什么,他也知道简然对自己的重要性。

    而这一次来看秦雪,也好像是为自己和秦雪的事彻底的划上一个句号一样。

    陆绍远是当真丝毫也没有别的办法的。

    秦雪不过是住院了三天就要出院的。

    原本那时陆绍远就要回去,可是秦雪又哀求他多陪她一段时间,说是害怕那个男人又来骚扰她……

    哦对了,秦雪美女自杀的原因就是一个英国男人不停的骚扰逼迫她,她一时失控以死相逼了……

    陆绍远觉得她一个弱女子在国外不容易,又想着她正是脆弱的时候,就又留了几天。

    谁知道威廉斯顿听说秦雪没事出院了还弄了个男人住在家里,就又跑了回来。

    这下不等陆绍远主动提出离开,秦雪就变着法的把陆绍远赶回了国去。

    很像一通闹剧对不对?

    *********************

    简然听到陆绍远的这一通讲解之后,脑子里也是这个想法。

    完全就是闹剧,不折不扣的闹剧,只能蒙骗小孩子的闹剧。

    你爱的死去活来的前一任女友,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正面临着别的男人的骚扰,哪个男人的英雄情结不会爆发?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就算是真的清白也免不了瓜田李下,更何况……

    两人原本就是情侣。

    简然不想再听他说下去,借口有课转身出了公寓。

    陆绍远也有些尴尬,他自己也知道没脸面对简然,一个人想了很久,就开车回了陆家老宅去找了陆老太爷。

    爷孙俩人仔仔细细的说了很久很久,老太爷又将他狠狠的骂了一通,方才答应帮他在简然那里说几句好话。

    陆绍远连着一周去找简然简然都不理,最后还是老太爷亲自打了一通电话,简然方才回了陆家老宅。

    老太爷亲自命人准备了一桌子精致的饭菜,爷孙三人就在老爷子的房间亲亲热热的坐了下来。

    陆绍远当着老太爷的面将去伦敦这一趟的前前后后都给简然讲了一个详细明白,并发了重誓他和秦雪连最基本的接触都没有。

    简然这时候才稍稍的信了他,但信了他是一回事,心中的结解不开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毕竟是他为了秦雪的事连两人的订婚礼都不顾就走了,这样的事情,搁在哪个女人的身上都不好过。

    简然也是个普通人,也会有小心眼的时候,也不能免俗。

    陆绍远的态度倒是当真的好,一晚上都在诚恳的赔不是,简然终究还是心软,在爷爷这里吃过饭之后,就跟着陆绍远回了公寓

    。

    但是跟他走,是看在爷爷的脸面上,也不想让他太难堪,只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简然还是懒怠和他说话。

    陆绍远知道自己错的离谱,也不敢像平日那样撒娇耍赖,两人就分居而睡。

    这却还是第一次。

    一整个晚上陆绍远都睡不着,简然却是睡的很香。

    两个人的关系好似进入了一个死胡同,虽然天天都在同一个屋檐下,但简然却甚少和他说话,两人的分居关系也一直延续了下

    来。

    时间就这样缓慢的过着,秦雪终于在英国成功的把自己嫁了出去。

    简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如释重负,她好像经历了订婚的风波之后,对什么都看的淡了。

    秦雪这个名字,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存在着。

    在陆绍远回来之后一个月,两人又举行了更隆重的订婚典礼。

    简然没有拒绝,她也没有办法拒绝,陆绍远当初是“突发急病”,现在病好了自然典礼照旧。

    如果简然执意不订婚,老太爷也不会逼迫她,但是事到如今,她当初既然答应了爷爷圆谎,现在自然也没道理再拆陆家的台。

    订婚礼上,男方的在乎和认真几乎有目共睹,但未来的准新娘却是一直淡淡的。

    这倒是让人有些摸不清头脑。

    毕竟,这样的婚事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值得骄傲和炫耀的,所以准新娘的冷淡和平静就变的格外突兀。

    陆绍远的傲慢和霸道在a市也是出了名的,因此倒有不少人等着他发作。

    孰料自始至终他都是耐心十足,丝毫都没有不耐烦的情绪,甚至一直都对准新娘关怀备至。

    媒体又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各种传言不绝于耳,后来还是陆老太爷亲自出面,才平息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