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他忘不掉
    顾易安一边开车,一边默默的想,看来,他的前度女朋友说的很对,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对一个女人好。

    可是,自从生下来就失去父母的他,自小就在冷酷无情的教父跟前长大,眼睛看到的,身边出现的,都只是刀子和枪支弹药。

    别的小孩人生中第一件礼物,不是玩具汽车就是飞机吧,而他,还不会握筷子,教父就给了他一把锋利的匕首。

    别的孩子刚念小学,他就在学着怎么举枪射击,别的孩子还在早恋,他就已经迈开自己杀手之路的第一步——亲手举刀刺死背叛教父的叛徒!

    别人念书恋爱的时光,他像是一个杀人机器在为教父执行各项刺杀任务,血雨腥风中为教父卖命。

    谁又教过他怎么去追女孩子,怎么去讨女孩子的欢心呢?

    顾易安菲薄的唇角渐渐的勾出笑来,更何况,他觉得简然背景复杂混乱,他挑三拣四,而说到根本,配不上的人是他自己而已。

    一个双手沾满了血腥的男人,背了不知道多少条人命的刽子手,有资格去爱一个女人吗?

    顾易安笑意渐深,只是那一双眼眸里,却有说不清的悲哀深深浓浓的刻在眼底。

    他的车子方才缓缓开走,简然宿舍楼前的小树林中就走出一个身姿挺拔的年轻男人。

    夜风冷的如刀子一般,来往的学生都是裹着厚厚的棉衣缩着脖子走的飞快,但陆绍远只穿着一件驼色的薄风衣。

    他不知站了多久,只是唇都是灰白的,仿佛是冻的厉害了。

    但更冷的是那一双眼睛,他一直都看着那一辆车,一直看到他驶到道路的尽头,然后一转弯,再也看不到了。

    只是,他却还是保持着那样脊背挺直的姿态站着,这辆奔驰算不上豪华的让人咂舌,但是至少也证明了对方是个有钱人。

    他是谁,他为什么会送简然回来?他们是什么关系?这么晚亲自开车将简然送到楼下,难道他们已经这样亲密了?

    陆绍远心中开始火烧火燎起来,他等了她一个晚上,站在这冷风里等了足足三个小时。

    却要他亲眼看着别的男人送她回来。

    他就像是被人用一把利斧给生生劈开,然后残忍的架在火上炙烤一样,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疼!

    她怎么能这样对他!

    就算是她说分手了,可也不要这么快就另结新欢投入到别的男人的怀中吧?

    陆绍远站立难安,他只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整颗心都火烧火燎的难受。

    他这辈子都没尝过这样的滋味儿,自己喜欢的女孩儿,自己忘不掉的女孩儿,却已经不再爱他,身边有了别人!

    这样的感觉,几乎快要将他逼疯了!

    陆绍远努力深呼吸几次,寒夜的风冷飕飕的刮在脸上,就像是被刀子切割着皮肉一般痛苦。

    他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那一抹纤细小巧的身影还立在那里,他将视线投在她的身上,不禁怒火狂燃。

    是不舍得么,人都走了还要在这里回味刚才在一起的情境?

    &nb-->>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