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然然,我道歉
    简然裹在厚厚的羽绒服中,辅一走出了医院的大楼,就被那刺眼的光线耀的抬手遮住了眼睛。

    她身子虽说好一些了,却还有些虚弱,不过是从楼上下来走到这里,额上就微微的有了细汗。

    文佩扶住她担心的轻声询问:“小然,你没事吧?”

    简然摇摇头,稳了稳心神,正欲走下台阶,忽然觉得眼前光线被遮住大半,然后,自己的手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掌心。

    她微微一怔,旋即似心都停止跳动了一般,只觉那人的气息分外的熟悉,简然眼眶一阵阵酸胀。

    不知道是因着那光线太刺眼,还是其他。

    “脚下很滑,当心点。”

    陆绍远的声音沉沉在耳边响起,简然只觉肩膀一抖,似有说不出的酸楚从心口里蔓延而出。

    她漠漠的笑了一下,将手用力抽回,然后,扶住文佩的手走下了台阶。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去看他一眼,陆绍远感觉到那一只冰冷如玉的小手就像是一尾光滑的鱼一般从他的掌心中溜走。

    他不由得眉心皱紧,胸腔间却是莫名的一阵患得患失。

    楚策站在车子边等他们,看着陆绍远跟在简然的身后,文佩一张脸冷的几乎结冰了,而简然也是面无表情,陆绍远脸也阴沉着,不由得有些踌躇起来……

    陆绍远也开了车子来,看来是想接简然出院,只是……

    看看文佩和简然和神情,这样冷漠而又抗拒……

    万一一会儿这三人又吵起来……楚策不由得有些头疼,小佩对绍远的成见实在是太深,哪天想起来都要狠狠的骂上几句,真是难办!

    “小然,上车吧。”文佩径直走到楚策的车前,拉开车门对简然说道。

    简然点点头,弯腰就要坐进去,一只手却是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

    隔着厚厚的棉衣,却仍是感觉到她瘦了太多,单薄的身子在一层一层的衣服里似乎都会晃荡一般。

    陆绍远不由得心一软,声音里已经有了些许淡淡的温柔:“我载你。”

    文佩怒目而视,正欲开口,却是被楚策给死活拽到了一边。

    “你干嘛啊你!把小然一个人留在那里,不是羊入狼口?”文佩柳眉倒竖,一把甩开楚策的手,就要冲过去……

    楚策赶忙死死拽住她,一脸愁苦:“我的姑奶奶,你给我个面子行不行?让绍远和小然说说话吧,他们俩的事,还得他们当事人解决啊。”

    “还有什么好解决的啊,不是早就分手了吗?不是新欢都有了吗?还厚着脸皮缠着人家干嘛?”

    文佩说话十分犀利,简然听着,不由得唇角翘了起来。

    陆绍远一张脸却是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他这一辈子还没有人被人骂的这样难听过!

    “你少说几句吧!”楚策死活扯住文佩把她远远的拉到了一边。

    空旷的场地上,文佩的不满和抱怨渐渐的远去,两人的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