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陆绍远,你不是人,你没有心
    但也有人信誓旦旦的说,曾经在大西洋的彼岸和他们有过一面之缘……

    男的,依旧是风度翩翩英俊无双,女的,依然是清秀如水,俏丽善良,就像是这世上任何一对情投意合的情侣一样。

    简然昏昏沉沉之中,只觉自己被一个人抱了起来,而那个人的怀抱温暖而又舒适,她靠在那里,竟是动也不想动了。

    腹痛依旧在潮水般的一波一波袭来,简然在昏迷中却是无法控制的发出断续的呻吟。

    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情绪波动太大,还是在风雪中走了太久的缘故,原本快要止住的出血症状,竟是突然的加剧了……

    陆绍远抱着她一路快行,及至走到了车子那里,他拉开车门,想要将她放在后座上,却忽然觉得托住她身子的掌心有些冰凉的

    湿黏……

    心下莫名的一紧,待将她放入车中,陆绍远才摊开掌心,在昏暗的灯光下,赫然看到掌中深红的血痕。

    陆绍远只觉胸肺之间骤然的吸入了冷气,他扶着车门站在那里,低头望到她沉静的容颜。

    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其他,她的眉心锁的那么紧,皱成了一个川字。

    她的唇惨白着紧紧的抿着,而双腮上却是蕴着病态的潮红。

    陆绍远又默默的站了一会儿,方才拉了一条厚厚的毯子,把她整个人严严实实的裹住,这才关上车门,上了驾驶室。

    他发动引擎,将车子中的灯光调暗,暖气开高了许多。

    不大的空间里立刻就温暖了起来,车子开了一程,他的额上已经隐隐有了细汗,从后视镜里看她,却见她依旧是双目紧锁,只

    是呼吸好似平稳了一些……

    他隐隐有些心急,就将车子又开快了一些,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陆绍远干脆将她裹着毯子抱下车去。

    似乎是因为他身上带着冷风的凉气,她皱着眉躲了躲,小小的唇在昏沉中微微的嘟了嘟。

    陆绍远动作稍滞,竟是唇角微翘,眼底也有了浅浅笑意……

    抱着她的动作,又小心翼翼了几分,快步进了医院,护士准备好了担架床将简然推进了病房。

    陆绍远并没有跟进去,他转身走到走廊的尽头,靠在窗边点了一支烟。

    医院走廊中的灯十分的明亮,他只觉得有些刺眼,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薄唇间吞吐着烟雾,他的脸容就越发的模糊了几分

    ……

    抽完了两支烟,口袋中的手机却是忽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楚策的电话,就按了接听。

    听到那边的询问,陆绍远眉心皱了皱,片刻之后,他缓缓应声:“她现在在医院,跟我在一起。”

    听筒那边传来一个女孩子的惊呼,陆绍远蹙蹙眉,说了医院的地址,就把电话挂断了。

    等到楚策和文佩风尘仆仆的赶来时,陆绍远已经穿好了大衣预备离开。

    他眉目之间依旧是一片的冷淡,就连看到楚策时,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几句。

    文佩站在一边怒目而视,见他这一副模样,气的干脆掉转过头看也不看一眼。

    楚策苦笑着帮她打了圆场,陆绍远却也混不在意,只是回头看了文佩一眼,就漠漠的转开了视线。

    护士过来说已经止了血将简然送回了病房,可以去看她了。

    楚策停了说话,目光询问的看向陆绍远,竟是奇异的发现他脸颊上微肿的指痕,楚策不由得心中一惊。

    心中暗暗揣测着,却是不敢问出口的。

    陆绍远低着头,利落的短发下,五官英俊而又分明,他垂眸想了一会儿,方才开口:“我回去了。”

    文佩的怒火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她愤怒的指住他,声音都控制不住的尖细拔高了一截:“陆绍远你不是人!你有没有心啊你!

    ”

    “小佩,别胡说!”楚策赶忙沉声喝止她。

    文佩犹在烧着怒火的眼眸倏然的瞪向楚策:“我哪里胡说了?我哪个字胡说了?他本来就不是人,他本来就没有心,小然为了他

    吃了这么多的苦头,他在干什么?小然流了那么多血快死的时候,他怎么连回来看一眼都不回?“

    文佩越说越气,越说越痛心,竟是眼圈都红了起来:“就只顾着自己享受,凭什么自己犯的错,结果却让小然来承担所有的痛苦

    ?这世上到哪去这道理也说不通!”

    楚策脸都有些微微的发白了,他知道陆绍远的脾气,这样被人抢白,是必然要生气的……

    “小佩,你别乱说了……绍远这样……一定是有他的苦衷的……”

    楚策走过去一步,按住了文佩的肩,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却不料文佩一把甩开他的手,她杏眼圆睁,怒目而视:“楚策,你也帮他说话?是不是哪天你也准备对我做出这样没良心的事?

    把人家小姑娘吃干抹净,提上裤子拍拍屁股就走人了,这算什么玩意儿!”

    “够了!”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的陆绍远忽然沉沉的低喝出声。

    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乍一听也并没有什么怒气,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两个字,却让文佩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陆绍远转过身,深邃的眼眸似乎是结了一层冰一般,他睨了一眼文佩,绷紧了唇。

    有坚毅的纹路从他的唇角蔓延下来,楚策的心也稍稍的提了起来:“绍远……文佩就这脾气,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陆绍远摇摇手指,示意他不要说话,楚策就不再开口,只是轻轻搂住了文佩,似在安慰她不要害怕。

    “媒体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绍远一问出口,楚策立时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这个我和彦东绍轩我们还在查。”

    “还在查?”陆绍远一挑眉,目光下意识的往简然的病房门口望去。

    文佩心思灵活,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由得冷笑:“当然要查,这样不要脸卑鄙的事情是谁做的,自然是要查一个水落石出

    ,省的让无辜的人平白的背了黑锅!”

    陆绍远眉目之间微微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