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你听好了,我不会嫁给你
    不哭,不闹,没有表情,空洞的一片,就像是,就像是连魂魄都消散了一般的活死人……

    “简然,你也太蠢了。”陆绍远莫名的害怕她这种神情,竟是控制不住的开始用越发刻薄的语言刺激起她来。

    “我早就和你说过,游戏的操控者是我,要开始,要结束,都得我说了才算。”

    他冷笑,就像是散发出地狱气息的修罗一般,一字一句,都像是锋利的刀子切割着简然的心脏。

    “是么。”简然眼底渐渐有了熹微的光芒,她一张脸惨白,却偏生笑起来,“还要怎么才肯结束?再赔掉一条性命?”

    陆绍远倏然变了脸色,她竟然还敢提!还敢提孩子的事!

    闹的满城风雨,都明里暗里的说他陆绍远无耻无情,她相拥舆论操控他,还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能耐!

    “为什么不吃避孕药!在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去医院做手术打掉,就什么都不会再发生!事到如今,你还有脸来责问我?不要

    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他决绝的开口,简然控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她只觉整个人都在发抖,抖的她几乎连站都站不住。

    她的笑意破碎了,像是无数的碎片从她的心头上划过,切割的她每一寸肌肉都是鲜血淋漓的。

    她想要大声的控诉,想要抓住他大声的质问他到底有没有心,想要弄明白,究竟是要有多狠的心肠才能说出这样无情而又恶毒

    的话语!

    那不单单是她的孩子,那也是他的!那个孩子身上,也流淌着他的一半血液!

    简然只觉自己的心都在哆嗦,她的眼泪纷纷而下,但嗓子却像是被一团棉花给堵住了,她发不出一点点的声音,她甚至连哭都

    哭不出声来……

    “怎么?无话可说了?你那些见不得人的算计,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不管舆论怎么说,简然,你想我娶你,想我负责,

    根本不可能!”

    他话音一落,简然却是倏地睁大泪眼,她像是从来都不认识他似的,她望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用虚弱而又颤抖的声音低低询问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什么算计?什么我想你娶我?”

    陆绍远不由冷笑,他抽出一支烟点上,高大秀挺的身子斜靠在一边墙壁上,唇角却是有了鬼魅的笑意。

    “还装么?”他微微低头,刺鼻的烟雾喷薄在简然的脸上。

    她捂住口鼻,痛苦的咳嗽起来,小腹一下一下的痉挛抽搐着,简然只感觉下身的血就像是泉涌一般,贴的卫生巾,都好似要湿

    透了……

    “能耐啊你,如果不是你够倒霉流产了,是不是现在已经母凭子贵登门入室了?”

    他的话,就像是一根一根锋利的银针直往她的心口上戳刺,简然痛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在他的心里,竟然就是这样一个恶心下贱的女人,她在他的心里,竟然不堪到了这样的地步!

    简然蹲在地上,只觉寒意从脚底弥漫到了头顶,甚至连头发丝儿里都是冷的。

    “简然,千算万算,却还是输了,你真是愚不可及,如果你像当初那样傻乎乎的,说不定我还能多喜欢你两天,等到玩腻了你给

    你一大笔钱当报酬也不在话下,但千不该万不该,你连我都敢算计……”

    他抽尽最后一口烟,倏然的将烟蒂往一边烟灰缸中丢去,未熄灭的烟蒂在空中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精准的落在了水晶烟灰缸

    中。

    他这才轻轻拍拍手,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的骄矜望住她:“怎么,被我戳穿了,觉得难为情了?”

    简然忽然站了起来,她脸色煞白,眼眸中却是簇簇的燃烧着烫人的火焰,她小小的身躯站在那里,却像是冷风中的杂草一般,

    倔强而又生生不息。

    她望着他,眼底深处是撕裂般的决绝,那样的不顾一切,那样的倔强,让陆绍远都不免微微惊愕。

    简然倏然的一笑,然后,她飞快的抬手,清脆的一耳光响彻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

    陆绍远捂着脸,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不是那疼痛丝丝缕缕的传来,他几乎还不敢相信,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乔大少爷,竟然会被一个该死的小女人打了一耳光!

    “你——”他顺时暴怒,举手就往简然脸上打去。

    简然动也不动,却是脊背挺直,唇角噙着一抹冷蔑不屑的笑意望住他。

    他的手就那样定格在半空中,却是怎么都落不下去,英俊的脸似乎都微微的扭曲了:“简——宁!你最好清楚你在做什么!”

    简然低低笑起来:“陆绍远,你真是让我恶心,从来,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无耻到你这样的地步!”

    “我无耻?”陆绍远似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样;“把怀孕的消息泄露给报社媒体,还拍了这样清楚的照片,用舆论压我,压

    我们陆家,你为的是什么?到底是谁无耻?”

    “你怎么知道这一切是我做的?”简然墨黑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他:“只有龌龊的人,才会用这样龌龊的想法才猜度别人的心思!”

    “我龌龊?”陆绍远终是暴怒难忍,这个女人,难道就不知道什么是服软,难道就不会柔顺一次?

    和他作对,不过是鸡蛋碰石头!

    “简然,你别告诉我那么清楚的照片,连你的眼睫毛都看得清楚的照片,会是别人偷拍的……”

    “你不用说了。”

    简然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她垂下眼睫,忽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认为我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要用舆论来压你,然后好顺利的嫁给你对不对?”

    她平静的望着他,陆绍远冷哼一声,讥诮的扬唇:“不然呢。”

    “好,那么,我现在仔仔细细的告诉你,你听好了,陆绍远,我不会嫁你,我也不会要你或者你家里一分钱,正好,孩子没了,

    我也没有了逼迫你的筹码,你大可以放心,从此高枕无忧,我简然说到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