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她不哭也不闹
    简然迟缓的重复着,似乎每说一个字都十分的吃力。

    “可我不这样认为。”陆绍远忽然出手扼住她的下颌,他的力气很大,简然只觉剧痛骤然的袭来,她的脸色霎时变成惨白的一片

    ……

    “别忘记了。”他俯低了俊美的容颜,忽然邪气的一勾唇:“当初的三个月之约,好像还没有结束吧。”

    轰隆一声,简然只觉她的世界一瞬间倾覆坍塌,他的唇,热烫的唇,竟是霸道的压了下来,覆在了她冰凉的唇上……

    但却再也不是当初拥抱着她亲吻时的温柔,他的动作粗鲁而又霸道,舌尖撬开她的牙齿,在她的口腔里肆意搅动,汲取那无尽

    的甜蜜,间或,却又忽然发狠的狠狠咬住她柔弱的唇瓣……

    简然只觉头脑之间都是大片的空白,她瞪大了眼睛,双腿却是一阵一阵的发软。

    原该是甜蜜的,让人心中都充斥着温暖的亲吻,却变成了惨烈的毒药。

    她的心就像是沉没进了冰冷的海水之中,再也觉察不到一丝丝的暖意。

    陆绍远,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你连一句关心的话都不屑于说,你和别的女人在国外度蜜月,我都不计较了,因为我们已经分手

    了,所以,你做什么,我都没有资格再去质疑……

    只是现在,我放弃了,我已经决定将你从心底赶出去了,你为什么又来招惹我?

    这个亲吻,算是什么?

    她茫然的站在那里,脊背在冰冷坚硬的墙壁上撞击的一阵生疼。

    他攥住她下颌的手,渐渐游移下来,抚在了她的后腰上,然后向他的怀中一点一点贴紧,直到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一丝丝的空隙

    ……

    陆绍远只觉亲吻的这张小口是这般的香甜柔软,起初只是为了羞辱她,却在吻上去之后,忽然间舍不得再放开……

    她的味道,她的气息,她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肌肤和那娇嫩如花的唇,只让他觉得说不出的沉醉和迷恋,原来……

    在法国的那段时间他经常会怅然若失,却是因为她这青涩的身子,还对他有着致命的蛊惑……

    只是,他却又不能自控的恨自己,恨自己被她欺骗的这么惨,却还是无法自持的被她吸引,甚至只是一个亲吻,他的心都被她

    弄的乱了起来……

    心下这般想着,一抬眸,却又看到她满眼空洞的苦楚,只觉心头火起,竟是忍不住的狠狠咬住她的下唇……

    温热的咸腥一霎时涌入口腔之中,只觉唇上刺痛一片,简然抵住他胸口的双手骤然的用力,陆绍远一时不防,竟是被她给推开

    了身畔……

    他向后退了一步,就稳稳站定,而挣扎中,简然的围巾散乱开来,原本被裹住的一头乌黑短发瞬时完全暴露在陆绍远的面前…

    …

    他方欲因为她刚才的出手而发怒,却是在看到她的头发时,整个人都定住不能动弹。

    简然抬手去拭唇上的血,那鲜红的血却将她的唇染上娇艳的红色,她靠着墙壁而站,黑色的衣裳,漆黑的弯眉,如同黑曜石一

    般明亮的双眸,白的似干净的宣纸一般的肌肤,却又映衬着那一张嫣红的唇……

    此时此刻,她就像是在暴风雨的海面唱着勾人心魄的歌曲的海妖一般,美的惊心动魄……

    不知是惶恐,还是愤怒,简然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

    她朱唇微启,眼眸深处却是渐渐的有氤氲的怒气向外弥漫。

    她望着他,眼都不眨,却自有一种说不出的倔强神色在悄然的流转。

    他望着她,眉心渐渐的皱紧,性感的唇无法自持的抿出坚毅冰冷的线条,而他紧握的掌心却是泄露了他的愤怒。

    她竟然剪了这一头长发!

    陆绍远冰寒如墨的双眸中,渐渐的有火光宣泄而出,他忽然上前一步,一下子扼住了简然的下颌。

    他的力气那么大,简然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他给捏碎了,疼痛要她的双眸中飞快的积攒了泪水。

    她却是死命的忍着,就是不让眼泪掉下来。

    “谁让你剪掉头发的?该死的!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这样做!”

    他的愤怒,听在她的耳中,却是要她觉出一种莫名的好笑。

    她果然也就轻轻的笑了,带着闪烁泪光的笑意,总是让人更容易被打动。

    陆绍远扼住她的力道放缓一些,却听得她的声音幽幽传来;“陆学长,这好像也和你无关吧?我的头发,我想要怎么样就可以怎

    么样,留长还是剪短,这是我的自由……”

    “自由?”陆绍远倏然冷笑,他一下子推开她,似是嫌恶一般的用洁白的帕子擦拭着指尖。

    他的动作优雅而又得体,他完美而又精致的五官带着一点薄凉的味道,他就算只是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就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

    更何况是,在他的脸上流露出这样邪气表情的时候,更是没有女人可以逃得过他的蛊惑。

    只是简然却是害怕起来,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惶恐的预感,这个男人,终于要在她的面前露出那可怕的一面了。

    “你在我面前,配讲什么自由?”陆绍远忽然抬头,长眉入鬓,却是带着专属于他的骄矜和霸道。

    擦拭过他干净指尖的帕子被他手指一扬,就狠狠的砸在了简然的脸上。

    他“哧”的一声低笑出声,看着那洁白的帕子就像是折翼的白鸟从她的脸上飞落。

    简然不敢置信的一点一点睁大眼睛,漆黑的瞳仁中,那样深那样深的痛楚和绝望,清晰的流淌而出。

    她以为她是要哭了,可是脸上却是干绷绷的紧,她没有眼泪,没有愤怒,甚至,平静的就像是沉睡了几千年几万年的死火山。

    那样清透的眸子里,陆绍远清晰的看到了他自己的身影,他的喉间微微的有点发紧,而心口上却是忽然莫名的滑过一抹微微的

    惊惶。

    她这样的神情,他好似在,好似在那次打了她一耳光之后,也看到过。

    不哭,不闹,没有表情,空洞的一片,就像是,就像是连魂魄都消散了一般的活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