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见面
    也许孙子抗拒的只是,他突然提出来要他娶简然,他一时之间还不能接受吧。

    再者,在老爷子的心里,找一个简然这样的做孙媳妇,比那些娇柔做作的名媛千金好的多了。

    他的孙子他最了解,如果娶了那样的女人,那么结婚之后,绝对只会是一场悲剧。

    而他们这样的百年世家,对于家庭和睦向来看的极重。

    陆绍远听得老太爷这样说,心里窝着的一团火猎猎狂燃着,却终究还是没有爆发出来。

    他放在膝上的手握紧又松开来,片刻之后,他方才优雅的站了起来。

    唇角噙着一抹冷淡的笑意,只那漂亮的眸子里透出几分的讥诮和冰寒,让人和他对视时都会不寒而栗。

    “爷爷说的很对,我们陆家不能做出对不起别人的事情,但也没道理就任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来算计,事情我还没有搞清楚,结婚

    的事我暂时不会答应,爷爷请先给我一段时间吧。”

    他这话一说出来,陆太太立时精神一振,连连附和说道:“就是这个理,没道理我们陆家就要吃个闷亏,绍远说的很对,要查,

    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陆老太爷听他这般说,倒是和自己的猜测暗暗相合,心下就放了一半,倒也爽快,拍板说道:“嗯,既然绍远这样说,那样这样

    决定吧。”

    陆绍远桀骜不驯的面容上泛出薄薄的冷笑,坚毅的下颌微微的上扬着,而眼底却有了锋利的寒光。

    简然,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使出什么样的花招来。

    先斩后奏,想用老爷子和舆论来压我要我娶你,你也得先打探打探,我陆绍远是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人!

    *************************************

    下午的课上完,简然抱着课本从教学楼里出来,一阵寒风扑面吹来,卷着几颗冰粒砸在她的脸上,微微的刺痛。

    小腹里不由得抽痛了几下,简然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微微的白了白。

    做完清宫手术之后,许是因为她的身体底子太差了,下身一直断断续续的在出血,吃了好长时间的中药,却还是时不时的腹痛

    。

    她慌忙将围巾围好,又把羽绒服上的帽子扣在了头上,这才缩着脖子,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踩着积雪向前走去。

    孰料还没有走出去几步,却有一个男生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简然,班导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有什么事吗?”简然有些惊异,刚才出教室的时候,班导还在,也没见她叫住她啊。

    那个男生摇摇头,目光中却是滑过一抹奇异的探寻:“我也不知道,反正你快点去吧。”

    简然点点头:“嗯,谢谢你来通知我,我这就去。”

    复又转过身去,短靴踩在积雪上,咯吱咯吱的响着,天地之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雪是越下越大了。

    简然上了楼,将衣服上头上的积雪抖了下来,这才走到班导的办公室外,轻轻扣了扣门。

    却没有人回应,而门在虚掩着,简然想了想,就轻轻推开了门,预备在办公室等。

    她推开门一看,却是愣了一愣,那里还坐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长风衣,背对着她坐在

    电脑前。

    单看那个身影,竟是十分的高大秀挺,窗外透入熹微的雪光,似在他周身蒙上了一层氤氲的光环。

    简然的脚步忽然就顿了顿,莫名的有些紧张涌上了心头……

    那个身影,怎么会有些说不出的熟悉?

    她目光中带了疑惑,望着那个人,足足站了半分钟,方才醒转。

    简然不再看他,却是将那个荒唐的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怎么可能呢。

    事情闹的这样满城风雨,他又怎么会再来见她?他许是,早已对她厌恶透顶了吧!

    她一转身,缓缓走到一张单人沙发边坐了下来,手指冻的微微的有些僵了,她就低着头,把冰凉的手伸在小太阳跟前烤着。

    明亮的光芒将她的脸笼上了琥珀色的蜜金色,她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遮挡住了她漂亮的眸子,只那小巧的唇,依旧是轻轻抿

    着,似有说不出的心事。

    陆绍远听到门响时,就知道是她来了。

    但他没有先开口,只是悄然的听着她的动静。

    走路的步伐依旧是轻轻的,好像在他的身后站了很久,然后就坐了下来,只是坐在那里安安静静丝毫不会惊动别人。

    还有,那只有她才会用的早已落伍过时的蜂花洗发水所散发出的独特的味道,幽幽的四散开来,若即若离的萦绕在他的鼻端。

    竟是让他稳若沉潭的心,也悠悠的泛起了点点的涟漪。

    陆绍远将鼠标放下来,然后,他缓缓的站了起来,简然听到动静,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只那一眼,她的心咯噔一声,竟是一下

    子没控制住站了起来……

    是他,她不会认错的,是陆绍远!

    他站在那里的姿势,那看惯了,烂熟于心的背影,那掩都掩不住的凛然的王者之气,她再不会瞧错。

    简然死死的掐着掌心,乌黑的眼眸一点一点的睁大,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一阵一阵蓝光闪烁,而两鬓那里太阳穴突突直跳

    ,似有一根钉子生硬的钉了进去,搅动的她全身都在剧痛……

    她曾经是那么期盼着他回来,可是现今,他当真就站在她的面前,她却又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恨他!

    是,她恨他,恨他的无情,恨他的专横,恨他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没有陪在她的身边,恨他所说的甜言蜜语,都不过是空话连篇

    ……

    恨他,就这样掠夺走了她的一颗心!

    恨意夹杂着心酸,夹杂着说不出的委屈,就像是蛇一样凉沁沁的从她的心头爬过。

    简然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泪水却已经开了闸一般簌簌而落。

    陆绍远转过身来,那细微的光芒就像是也会跟着他旋转一般,他的半个侧脸隐在昏暗的光线里。

    却更显的俊容立体,宛若是雕刻的大卫雕像一般,每一刀划下都透着极致的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