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剪了长发
    秦雪靠在墙壁上,整个人似乎失去了支撑力一般,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

    她依旧在笑,却是笑的眼泪四溅:“那太遗憾了,我原本还希望你可以出席……”

    “很抱歉,秦雪,我会寄礼物过去给你,祝你们新婚快乐,再见……”

    陆绍远缓慢的说完,就轻轻的挂断了电话。

    冷风呼啸而入,身上的温度早已被吹散的干干净净。

    陆绍远又一个人站在那里许久,方才觉察到彻骨的冷意。

    他机械的将窗子关上,转身走回卧室,将秀挺颀长的身子丢在柔软的大床上,复又拉过松软的棉被蒙住脸……

    似乎是泪腺微微的酸胀想要落泪,但到最后,却终究还是没有落下一滴泪。

    秦雪,秦雪……我发誓,再也不会对你留恋下去了……

    流产这件事出了之后,简然在学校里越发的举步维艰起来,特别是同宿舍的那两个女生。

    整天阴阳怪气的说一些难听话,简然若是不小心碰到她们的东西,那更是犯了大忌!

    她们会嚷嚷的惊天动地,又是换衣服又是洗床单,就像是简然得了什么传染病一样!

    这样几次三番下来,简然竟是在宿舍再也住不下去。

    文佩让楚策帮忙在学校附近的一处小区租了一间单身公寓,然后让简然以生病为由申请了外宿。

    住在学校外之后,只觉生活一下子就清净了下来,少了许多的烦心事。

    简然照旧认真努力的念书,准备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文佩却开始经常的早出晚归和楚策约会。

    他们从不在她的面前提起陆绍远,尤其是文佩,和她说话的时候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简然虽然心中疑惑,却还是忍住没有问。

    其实也不用问,简然就可以猜到大半。

    楚策和陆绍远的关系这么好,文佩的性子又火爆容不下事,私下里,她一定逼着楚策联络陆绍远了。

    而陆绍远,是根本懒得管她的事情的吧,所以文佩才会拼了命的对她好,所以他们都会那样明显的回避和陆绍远有关的一切话题……

    简然躺在卧室里的小床上,微凉的手掌贴在平坦的小腹上,伤口早已好了,也早就不再感觉疼痛了。

    但她却觉得那疼已经融入在了她的骨血之中,怎么都挥之不去……

    这里面,曾经孕育了一个小小的生命……

    但是,他连到这个世界上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狠心的妈妈给杀死了……

    简然在流产之后那些天中,经常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梦里有一个小小的孩子,咿咿呀呀的对她说话向她走来……

    但是,每次她要抱住那个小小的孩子的时候,那孩子却又咯咯笑着跑远了……

    夜深人静中乍然醒来时,脸上总是湿漉漉的,简然这个时候方才明白,她失去的是什么,而她,却又是那么的在乎!

    她看着窗外的天一点一点暗了下来,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渐渐的腾起水雾。

    简然坐起来,将窗帘拉开,熹微的光芒从玻璃窗外透入,落在她单薄的身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