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这会儿装的像圣女一样
    她这般反应,众人不由得觉得无趣。

    陈若涵懒散的挥挥手,让几个跟班一个一个招呼了简然一顿,这才罢休。

    架着简然手臂的那两个女孩见状就松开了手,简然身上不知道被踹了多少下,头发也被拉扯的乱糟糟的。

    她没有力气再挣扎,软软倒在了地上。

    那还没有出手的两个女生,就嘻嘻哈哈的笑着走到她跟前抬脚就要踹……

    卫生间外面的门忽然被人推开,文佩手里举着一把**的拖把,像是疯了一样冲了进来……

    她大叫着劈头盖脸的就往那几个女孩身上头上打去,拖把很脏,文佩又毫无章法,下手又狠又准……

    几个女生尖叫着抱头鼠窜,谁都不敢上前。

    陈若涵更是害怕被那拖把弄脏,躲在几个女生后面,跑了出去……

    文佩又拎着拖把追了一段,看她们跑远了,她方才停下来折转了回去……

    简然病了很久。

    整整在宿舍里躺了一星期,方才可以下地。

    她挨打那天,正好赶上来例假,所以,原本可以撑住的身体,就吃不消。

    输液打针,都是文佩骑电车带她去医院,平时就躺在宿舍,文佩给她买饭洗衣服。

    简然起初吃不下饭,同宿舍的另外几个女生,见天回来就在说学校里流传的关于她的八卦。

    一会儿说,她勾引了陆绍远,厚颜无耻的和人家上床,又被甩了……

    一会儿又说,陆绍远有正牌女友,是千金小姐,简然不自量力,被人给狠狠打了一顿……

    还有人在传说她怀了陆绍远的孩子,现在躲在宿舍不去上课,是流产了……

    文佩到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和宿舍里的两个女孩大吵了一架,宿舍里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

    那两个女生才算稍稍消停了一些。

    文佩又劝慰她许久,简然方才渐渐的回转过来,人也有了一点精神。

    不管怎么样,日子总是要过下去,她要早点好起来,功课已经落下了很多,而期中考就要来了。

    一有胃口吃饭,人就恢复的快了,简然又在宿舍里休息了三天,就提出要去上课。

    文佩却是有些为难,支吾着劝她再休息几天,反正请的假还没有到时间。

    简然却是不愿再耽搁下去,她就是一直做缩头乌龟,也没有用。

    学校里的风言风语只会传的越来越厉害。

    文佩拗不过她,就帮她拿了书本,两人一起出了宿舍。

    这一路各色的异样目光依旧很多,文佩都觉得十分难受,简然却只当做没有看到。

    到楼下的时候,陆绍远一行的车子正好在前方缓缓停了下来。

    就有人驻足围观,文佩也紧张的拉紧了简然的手。

    简然对她报以淡淡一笑,就握住了她的手:“没事小佩。”

    她面色平静的从众人之间走过,依旧是长发披肩,依旧是最简单的衣着,白色的衬衫,加了一件细毛线的开衫,洗的有些发白

    的牛仔裤,让她看起来年龄很小。

    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陆绍远没有摘墨镜,车子停住,他在车子里审视简然。

    这是自那天晚上他赶她走之后,他第一次看到她。

    学校里的事情他也有听说,但传到他耳中,都变了味道。

    陆绍远不知发在论坛上的那些照片到底是出自谁的手,各种传言沸沸扬扬,他也无心去查,只当是有些人的别有用心。

    但此刻再看到她,忽然之间心里就有了成算。

    她一直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他撇清关系,也有着大好的机会可以待在他的身边,没道理,再用这样拙劣的手段!

    陆绍远这般想着,不由得再抬头看去。

    她瘦削了太多的侧脸一下子映入眼帘,还有,腮边那一道长长的……若隐若现的疤痕。

    心底莫名的悸动了一下,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一根一根的收紧。

    喉咙里隐隐的有些泛酸,竟是有细微的疼痛悄然涌起。

    如果这一切都是都是她受了委屈,为什么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去质问他或者是去指责他?

    难道在她的心里,当真最期盼的,就是和他之间划清一切界限?

    陆绍远忽然有些烦躁起来,他挥手重重的击在车窗上,长眉紧皱在一起,似有化不开的愁绪。

    “**!”他忍不住低咒一声,拉开车门下车。

    简然和文佩正走在他车边不远处,他关车门的声音很响,文佩都回头看了一眼。

    简然却置若罔闻,依旧平缓的一步一步向前。

    陆绍远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了片刻。

    周围就有女生愤怒的盯住简然,有人已经小声窃窃私语起来:“多会演戏啊……这会儿装的圣女似的,勾搭人的时候就怎么不要

    脸怎么来了……”

    “是啊,我脸皮如果有这么厚,指不定也和乔学长……”

    “去你的吧,乔学长什么人物啊,人家顶多玩玩她,她还真以为自己攀上高枝儿了?”

    “切,就是,你看她穿的寒酸的,陆学长对女朋友多大方啊,她不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吧……”

    有唧唧咕咕的笑声传来,尖刻而又刺耳。

    文佩担忧的去看简然,她依旧是沉静若水,但握住她的手指却在隐隐的颤抖。

    陆绍远略站了片刻,就转身去了另外的方向。

    他的面容冷凝却又偏偏透出几分的讽刺,看在有心人的眼中,就有了别样的滋味儿。

    进大教室的时候,路雨薇正坐在李思洋腿上撒娇。

    李思洋手里拿着削好的苹果,笑眯眯的喂她,当真是郎情妾意。

    文佩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拉着简然坐的远远的。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有隐约的谈笑声传来……

    “李思洋你真有先见之明,幸好你先甩了她,不然,这绿帽子你可戴定了!”

    几个男生嘻嘻哈哈的打趣李思洋,“是啊,是啊,当初看她文文静静的,谁知道骨子里……早知道,哥几个也去试试……”

    这话就有些不堪了,简然低着头,脸色渐渐涨红了起来。

    而李思洋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他生气的样子,还是颇有几分吓人,路雨薇也安静了下来,不敢再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