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不还手
    她年龄不大,但化妆化的很成熟,也没有穿校服,手里夹着烟,每句话都不离脏字……

    显然她是众人的中心,辅一发话,简然就听到哐啷哐啷的摔门和踹门声。

    这个公共卫生间总共也不过十几个隔间,大半都是空的,少部分有人都被那些女生给骂了出去。

    简然已经感觉到自己靠着的门正在被人狠狠的踹。

    她死死的咬住牙,屏住了呼吸不让自己害怕的尖叫。

    踹门的力道越来越大,外面的女生叫喊了起来:“我操,一定在这个里面,门反锁着,但没人应声!”

    “踹门,今天不找到这个贱人,我陈若涵就白在这里混了!”

    那个漂亮的女孩子修长的手指一松,就将烟蒂丢在了地上,火红的高跟鞋接着踩上去,将烟蒂捻灭。

    她说话的时候,带着浅浅的笑,但眼底却有些狰狞。

    她喜欢陆绍远至少也有四年了,她们陈家,虽然比不上陆家富贵权势滔天,但在这座城市,也算是响当当的家族!

    她认识陆绍远那一刻就爱上了他,这四年从来没有放弃追求他。

    但他总是对她冷淡无比,甚至有好几次她主动要献身,陆绍远都视而不见。

    后来,陆绍远爱上秦雪,她颇是不服气了很久,但是秦雪是学校出了名的才女美女,她也没话说。

    再后来,秦雪不声不响的出了国,陆绍远就彻底堕落了下来,他身边的女人都没有断过!

    她还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孰料,陆绍远偏偏还是把她的主动当做空气。

    他愿意和形形色色三教九流的女人在一起,却偏偏不愿意和她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陈若涵每每想到这些,都又气又恨,好多次也恨自己不争气,想让自己放弃。

    孰料只要看到他,她所有的誓言和决心,都化作了空气!

    她狂热的无法自拔的爱着他,他喜欢秦雪那样的,后来,秦雪走了,她就把自己打扮成那样清汤寡水的模样去找他……

    可是,他那天晚上看着她的眼神,这辈子她都忘不了。

    鄙视,不屑,冷冷的嘲讽。

    就好像是在说,陈若涵,你装都装不来秦雪的样子,别白费心思了!

    她也曾经心灰意冷了很久,他没有再交女朋友,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她想着,总有一天她能打动他!

    可是,看看现在!就连简然这样的女人都能把他勾到手,凭什么她就不行?

    不过是不打扮,不过是看起来清清秀秀的,不过是一样留着长发,就把他的魂勾走了?

    她连秦雪的一半美貌都没有,不,她连她陈若涵漂亮都没有,可是偏偏陆绍远却要了她!

    她嫉妒的几乎发疯了,看到那些照片,看到简然胸口脖子上的吻痕,她只觉自己的胸腔内都是火在烧,烧的她几乎要发疯了!

    她不甘心,她死都不甘心!

    被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灰姑娘打败,她宁愿去死!

    陈若涵死死盯着那一扇紧闭的门,目光中似有火光在跳跃:“继续踹,踹开为止!”

    简然瞬间就感觉到了加大的力道,她的背被门撞的生痛,但她不敢挪开。

    插销似乎已经松动了,简然不得已狠狠的用背抵着门。

    但她一个人的力气怎么也抵不过外面那些人。

    渐渐感觉力不从心起来。

    “里面有人!”有个眼尖的女生立刻叫了起来,她从一开一合的门缝中,看到了简然的衣服。

    陈若涵冷笑:“继续踹!这个贱人还真能躲,一声都不吭!”

    有人也附和着笑了起来。

    简然的后背被门撞的几乎散了架,她再也坚持不住,稍一松懈,门就被人踹开来,然后,她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被人给拖了出来……

    “叫你躲!你他妈的不是挺有能耐去勾搭绍远的吗?你这会儿他妈的装什么孙子?”

    陈若涵一步上前,抬脚就踹在了简然的小腹上……

    绞痛忽然传来,简然短促的叫了一声,脸色瞬时就变的雪白,她弯下腰来,整个人就像是虾子一样蜷缩了起来……

    疼痛,无法忍受的疼痛,就像是潮水一样不停的席卷而来,简然只感觉自己背上额上,簌簌的冷汗直往下冒。

    她的五脏六腑似乎都痉挛在了一起,抽搐着痛。

    就算是活的再艰难,就算是曾经受过多少的苦楚,她也从来没有失去过活下去的动力和斗志。

    但是这一刻,简然平生第一次觉得,疼痛的滋味儿实在是太难捱,她甚至都想,自己怎么就不赶紧去死?

    死了也好过受这样的痛苦……

    “操,你他妈的装什么装?绍远哥可没在这里,你装娇弱给谁看?”

    陈若涵一手扼住她的下颌,声音妩媚中却透着几分的阴毒,她将简然的脸抬起来,目光带着探寻审视着她。

    简然痛的脑中一片混沌,她长长卷翘的睫毛颤抖着,薄薄的眼皮青白的一片,几乎可以看到上面细小的青色血管。

    唇也失了血色,惨白中却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陈若涵看的火起,忍不住又是一耳光打了出去。

    简然连躲的力气都没,硬生生挨了一下,陈若涵贴着精美水钻的长指甲正正划过她的脸颊……

    腮帮那里猝然的一疼,简然不自禁的低呼了一声。

    陈若涵收回手才看到简然腮边的一道血痕,她先是一怔,转而却冷笑出声。

    “就这张脸也想勾搭绍远哥?也罢,就当是我给你添的彩头,看你还怎么装狐狸精!”

    简然死咬了牙关忍了那火烧火燎的疼,犹是一言不发。

    她现在正被人恨之入骨,肯定说什么都是错。

    辩解或是否认都没用,不如就沉默。

    而且,她也不愿意再说什么,她和陆绍远已经结束了不是么。

    从今往后,他们之间再无瓜葛,这些女生看在眼里,自然也就不会再来找她的麻烦。

    平静安稳的生活,这,就是她简然所要的一切。

    想到这里,简然更是咬紧了牙关,低了头不说一个字。她这般反应,众人不由得觉得无趣。

    ,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