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是你……对不对?
    莘柑的眼泪顺着脸庞往下淌,那是她的骨肉,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是她的……孩子啊。

    莘柑摇摇晃晃的向前走,那一束光,终于落在了她的脸上。

    裴昭看清楚了她的脸,看清楚了她嘴角的那一道长长的伤疤。

    电光火闪之间,像是什么东西忽然在他脑子里劈过——

    他想起来了,他终于想起来了!

    她不是什么春草,她是莘柑,她是姜星尔一直都在找的莘柑,她是,他昔日曾见过的,莘柑……

    可如果春草是莘柑,姜心恋为何要这样做?

    裴昭整个人似乎都凝固了,他脑子里先是一片的空白,而 最后,那空白里却又浮动出了一帧一帧模糊的画面。

    “你……你受伤了?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报警……”

    “你,你要干什么……”

    “你再耽搁下去,你会死的……”

    “把你的胳膊给我,衣袖卷起来……”

    “干什么?”

    “别怕……”

    “别走……”

    莘柑,莘柑……

    “莘柑……是你吗?”

    裴昭的眼前,一片模糊,那个女孩儿苍白如鬼的一张脸,逐渐的看不清楚了……

    莘柑?

    他怎么会这样唤自己?

    他怎么知道……她是谁?

    她的名字是什么?

    裴昭紧紧的抱着承邺,承邺还什么都不知道,一脸懵懂天真。

    裴昭的眼泪落下来,冰凉的落在承邺的脸上,承邺的小手抬起来,胡乱的抹着。

    他自记事起,就没有流过眼泪。

    哪怕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的时候,他依旧没有落过一滴泪。

    可这一刻不知为何,他心里难受的紧,他一句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地下室尘封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

    有人开了里面的灯,刺眼的灯光忽然落下来,莘柑受不住这忽然而来的亮光,立时双眼刺痛滚下泪来。

    她紧紧的捂着脸,整个人都在颤抖。

    她不敢见人,也不愿见人。

    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灰扑扑的见不得光的老鼠,她不敢让自己立在人前。

    裴昭挥手,让所有的人都离开。

    承邺也被人抱走。

    这孩子这会儿却很乖,却也许是刚才哭的太狠,累坏了,趴在抱着他那人的肩头,头一点一点的,很快就睡着了。

    裴昭一步一步走进去。

    莘柑依旧那样坐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捂住眼睛。

    数月不见亮光,她很难适应。

    裴昭走到她身前,他的手掌抬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她干枯毛躁的头发上。

    “那一年,在蓉城寺庙的后山,救了我的人,其实是你,对不对?”

    裴昭的声音一片涩哑,说到最后,尾音里含了一声的哽咽。

    他的手掌摩挲着她的发顶,一下一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