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济源大师让裴少爷好生的洗一洗眼睛耳朵
    在莘柑到了京城,住在了她陪嫁的别墅之后,别墅里的佣人都知道她叫春草,没人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除了王叔两口子和她。

    “她叫春草……”这名字,倒是惹得裴昭有些失笑:“瞧着她年纪挺小的,这样年纪的女孩儿,父母还有这样取名字的?”

    姜心恋抿嘴一笑:“这多正常啊,而且我觉得春草也挺好听的,更何况,她也是个有福气的,已经嫁了人,去了其他城市,据说过的还挺不错的。”

    “已经嫁了人了?”裴昭竟是有些大吃一惊,那个胆小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吓的瑟瑟发抖的女孩儿,会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如果被人欺负了,是不是又只知道低着头承受,连反抗都不敢?

    “是啊,已经嫁人了,她老公挺不错的,对她也很好,要不然,我也不会答应,毕竟她实在太软弱了。”

    姜心恋望着自己的丈夫,他那一双好看的眉毛紧紧的蹙着,面上的神色……是怅然若失?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姜心恋差一点冷笑出声,裴昭当初口口声声说这一辈子都会对她好,可是如今他这一副表情又是为了什么?

    幸而她从来没有相信过男人的话,她也从来没有被他的承诺迷晕了眼睛,当真相信了没有儿子她这一辈子也稳稳坐定了裴家太太的位子。

    姜心恋心中如同烈油滚过,面上却并不动声色,只是唇角带笑,望着裴昭。

    “怎么忽然想起她了?我总觉得你好像对她格外关注似的……”

    裴昭抬眸,定定看着姜心恋:“是,我总觉得她很熟悉,可之前,却又并未见过她。”

    姜心恋只觉得心脏锐利生疼,耳边是一片刺耳嗡鸣响起,针刺一样的剧痛袭来,让她几乎要无法这样安然坐定。

    她的面色有些泛白,裴昭眉眼微微倏紧:“恋恋,你的脸色有些不好。”

    “许是早上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又觉得有些头晕,低血糖犯了吧。”

    姜心恋站起身,走到桌前拿了一颗糖。

    她因为当初以血救裴昭,抽了很多血,后来就落下了贫血的病症,家里日常随手可触的地方都放着糖果。

    剥开糖纸,将糖果放在口中,本该是甜在舌尖的,可整个口腔都是苦涩的,那苦,甚至一路蔓延到了她的五脏六腑。

    裴昭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开始怀疑了吗?

    是啊,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做过的事情,都会留下痕迹。

    更何况,姜心恒已经好多日子联络不上了。

    但又如何,莘柑已经死了,这世上再没有莘柑这个人了。

    承邺是她生的,她有儿子傍身,她怕什么?

    姜心恋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她转过身:“昭哥……”

    房间里空无一人,裴昭什么时候走的?

    她方才想事情竟然想的那样出神?连裴昭什么时候能走的都不知道?

    姜心恋怔然的坐在了 沙发上,她心里憋闷的厉害,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可是她该怎么 做?

    姜心恒,是不是已经把当日他们对莘柑做的事情,全都招了……

    就算她救裴昭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能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