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死里逃生
    姜心恋欣慰一笑,目光渐渐淬了毒一般,冰冷无比的落在伏在地上的莘柑身上:“王叔,我要亲眼看着这个贱人咽气。”

    “大小姐……”

    王叔似是要劝她的意思,姜心恋却摇摇头:“王叔,我必须要亲眼看着,要不然,我日后分分秒秒都不能安心……”

    冰凉的布条,如蛇一样一圈一圈的缠在了莘柑的脖子上。

    王叔往手掌心啐了一口唾沫,布条在他两条腕上缠了一圈,他抬起一只脚抵在莘柑的后背上,脚和双手一起反方向的用力,布条骤然被拉的死紧……

    莘柑只觉得那一股巨大的力道几乎就要将她的脖子勒断了,氧气被阻在肺部之外,没有了供氧,肺撕心裂肺的疼了起来,可更疼的却是纤弱的颈子……

    她双手抬起来,胡乱的抓着那缠在她脖子上的布条,双眼暴突出来,死死的钉在了姜心恋的脸上。

    姜心恋看着她将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抓出一条一条的血痕,她嘴角那一道狰狞的伤疤像是要从皮肤上剥离一样,渗人无比。

    房间里好像是骤然的降低了十度,她坐在那里,手脚冰凉,毛骨悚然。

    王叔的声音却适时的响了起来:“大小姐,您还是先回去吧……她若是一直看着大小姐,记清楚了大小姐的脸,死后变成厉鬼也会来找大小姐的……”

    “别说了!”

    姜心恋蹭地站了起来,她看着近在眼前的那一扇门,她恨不得自己立时奔出去,离这里远远的……

    “王叔,今晚,今晚一定要把事情给我彻底解决……”

    “大小姐,您就放心吧!”

    布条骤然的又收紧了几分,莘柑整张脸憋的青紫红肿,惨不忍睹,姜心恋匆促看了最后一眼,飞快的离开了房间,下楼离去……

    一直到那脚步声听不到了,原本踩在后背上的那一只脚忽然放了下来,而缠在她脖子上的那些布条,也忽然松缓了下来。

    有空气渐渐的涌入肺中,要她剧烈的咳嗽起来,可刚咳嗽了一声,就被一直粗糙干裂的手掌紧紧的捂住了。

    莘柑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面前却是王叔那一张丑陋而又满布皱纹的脸,她的嗓子剧痛无比,发不出声音,说不出清晰的字眼,可她的目光却在问他,为什么。

    王叔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示意她不要出声。

    莘柑轻轻点了点头。

    王叔松开手,快步走到窗前,他耳目锐利,听到那隐约的车子引擎声,就知晓是姜心恋的座驾。

    一直到那声音消失无踪,王叔方才又折转回来。

    那个干瘦阴狠的小老头,那个让莘柑总是看一眼就怕的浑身发抖的男人,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最后的关头,却是他放了她一条生路。

    “好好活下去吧。”

    王叔最后留给她的,只有这样粗嘎沙哑的一句。

    夜幕深沉,被封了足有三年的那一间地下室,锈迹斑斑的大门却又被人打开来。

    里面的陈设一如当年,甚至连那里面腐臭潮湿的味道,都和昔日一模一样。

    王叔将被褥丢在那垫子上,他复又悄无声息的出去,将那地下室如原来一样锁好,门口依旧用杂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