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阴谋
    王叔收了东西,上前一步,在莘柑肩上拍了一下,原本麻痹的身子渐渐恢复了知觉,她整个人几乎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都被汗湿透了……

    王叔离开了,莘柑脱力了一般软软的伏在了床上……

    其实,身上的伤并不怎么疼,就像是平日里缝补衣服不小心扎到手指的疼感似的,但是心里头就是怕的厉害,因为惧怕,所以那惨叫倒是真的凄厉无比……

    这会儿,嗓子都已经哑了,火烧火燎的疼着。

    莘柑在床上趴了好一会儿,方才挣扎着缓缓站起身来,倒了一杯温水,一气喝了下去……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王叔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他这个人阴狠毒辣,只听姜心恋一个人的话。

    好似是因为当年,他的独生女儿病重,得了姜太太的恩惠,才勉强捡回来一条命,又多活了四五年。

    所以他才对姜太太死心塌地,后来,又对姜心恋言听计从。

    既然是姜心恋的吩咐,王叔就该照做,可他今日,却好像是轻轻放过了她……

    但转而,莘柑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太可笑了。

    王叔就是姜心恋指哪咬哪的一条狗,他自然知晓姜心恋这些日子打的什么算盘。

    让她吃饱喝足还调理身子,现在就算是要整治她,也不好太过了,万一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岂不是前功尽弃?

    所以,这才是王叔今日轻轻放过她的根本原因。

    只是,姜心恋到底想让她做什么呢?

    莘柑怔然的坐在床上,可她实在想不通姜心恋想做什么,只得摇摇头,让自己不要继续胡思乱想了。

    ……

    姜心恋的生日转眼就到了跟前。

    裴昭特意给她定制的那一整套华贵珠宝,已经从巴黎空运回国。

    姜心恋打开收拾盒子那一刻,纵然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那闪耀无比的华贵钻饰晃的几乎花了眼。

    非但裴昭如此,裴太太也将自己当年的陪嫁,一挂翡翠的项链拿出来,亲自给姜心恋戴在了脖子上。

    那可是老坑翡翠,最上等的祖母绿,随便一颗珠子都价值惊人,更何况是这样整整一挂。

    姜太太和姜慕生也被裴家接到京城来。

    这一挂翡翠项链拿出来,姜慕生整个眼都直了,姜太太却与有荣焉,骄傲而又欣慰。

    裴家这样看重她的心恋,她又怎么会不得意,不高兴呢?

    回去蓉城,这可都是谈资,这样的一挂项链,也只有裴家这样的世家大族的女主人才能拿的出来。

    就凭这一个,自己女儿就把那离婚远走的姜星尔给死死踩了一头了。

    姜太太真是想一想,心中就畅快无比。

    姜星尔那贱丫头和萧庭月离婚了,自己女儿却是在裴家如日中天,长辈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里疼,女婿又这样的用心……

    如果不是至今女儿还没有怀个一儿半女的话,姜太太都要得意的放声大笑了。

    晚宴之后,姜心恋喝的微醺,回房间小憩。

    姜太太得了空,立时拉了女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