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那么近的距离,被握住的手臂
    “我很可怕吗?”

    裴昭又忍不住的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心里就对这个胆子小的可怜的小女孩儿留下了印象。

    他病好之后,成了婚,渐渐开始接手裴家的一切。

    人前,是再不能有任何跳脱的举止,渐渐的习惯了蹙着眉,话也变少了,不能让人揣测出他的意思来。

    原本觉得是天作之合的圆满婚姻,现在却也露出了锦袍之下的不堪。

    怨不得上世纪曾有个出名的女作家说,婚姻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人人都说裴家长子和太太鹣鲽情深,恩爱两不疑,满京城都找不出第二对儿这样恩爱的。

    可实则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在裴家的婚房里,他们早已不再睡在一张床上。

    裴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女孩儿面前这样的放松。

    也许是知道她太过渺小,太不起眼,她那么的惧怕着他,所以他说什么,做什么,她都绝不敢对人声张。

    所以他才会这样的放松。

    甚至在她面前,故意的开起玩笑来。

    他像是一根绷紧的弓弦,总得让自己松缓一些。

    可莫名的,那能让他放松下来的人,多么可笑,不是他的妻子,却是这样一个他平日根本不可能遇到的人。

    那一日离开之后,他总是会莫名的想起这个人,想起她身上那淡淡的味道。

    他还记得那味道让他通体舒泰,就像是沉迷鸦片的人到了罂粟花田里一般。

    所以今日,在恋恋忽然临时有急事需要离开两个小时时,他又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后面的小小园子。

    甚至,在看到她瘦小料峭的背影时,裴昭的心里竟然有了小小的欢喜。

    可她这样的怕他,他不喜欢她这样的怕她。

    更不喜欢,她像上次那样,落荒而逃。

    “怎么还不说话?”

    裴昭从花台上跳下来,他身高腿长,这样一跃而下的姿势都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莘柑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格外的厉害,可他却向她走来了……

    “我记得那一日你给我说了谢谢,不是哑巴啊?”

    裴昭走到了水池边,那些光芒落在他立体俊逸的五官上,像是最好的丹青圣手晕染的画像一般,好看的让人心颤。

    莘柑却不敢抬头,她忍不住的剧烈哆嗦着,膝盖越发的疼了,是在提醒着她,该走开,避开,远远的避开他,要不然,不知又有什么苦头在等着她了。

    她的睫毛卷翘而又浓密,这样的覆盖下来,连瞳仁里的惊惧都被遮盖住了,可洁白的小米牙却咬在唇肉里,咬的那么紧,似乎要咬出血来……

    她在颤抖,她怕他怕的厉害,像是他是吃人的鬼一般。

    裴昭的目光落在女孩儿瘦削的脸容上,却是渐渐移不开了。

    他又嗅到了她身上若有似无的味道。

    她这样的身份,怕是根本不可能用那样名贵的香水。

    可她身上的味道,却为什么会和恋恋的那么像……

    不,并不像,今日离的近了,裴昭方才察觉,只是乍一闻去,味道很肖似,可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