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那些人,没有再欺负你了吧?
    腿上的伤溃烂了,反反复复的,折腾了月余方才逐渐的开始好转。

    原本莘柑还在担忧,天气逐渐的热起来,伤口很容易发炎,地下室又潮湿憋闷,只有一扇气窗露出在地面上,虫蚁四处乱窜,细菌横生,这两条腿怕是都要废了。

    却没想到上天还给了她一条生路,立夏将至时,她膝盖上腐烂的伤口开始愈合了。

    哪怕莘柑觉得自己活着真是生不如死,可人活在这世上,总是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伤口开始愈合的时候,她的心也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

    莘柑原以为,上次她偶然与裴昭碰了面,姜心恋 会将她看的更死,绝不会再让她与裴昭有见面的机会。

    但她却没想到,她竟会很快再一次遇到裴昭。

    那一日,她记得很清楚。

    因着裴昭要来,她早早就回了地下室。

    夜幕降临的时候,她听到了车子引擎声,以为是裴昭离开了。

    这时,她方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开了门,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收拢起来,去后面园子里的水池边清洗。

    那时候,距离上次裴昭来这里,已经过去了近四个月。

    上一次他来,还是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光,而如今,却已经是夏末秋初。

    太阳隐去,星子渐渐璀璨,园子里只有浇花灌草的冷水,没有热水。

    虽然这时节,也用不到热水,但莘柑素来身体弱,又被磋磨了这么久,宅子里佣人还穿着短衫的时候,她就已经穿上了薄薄的外套。

    冰凉的水灌满了池子,衣服丢进去,完全浸湿在水中。

    这样的温度对于怕热的人来说,想必会是享受,可莘柑却觉得十根手指都在疼。

    而膝盖上愈合的伤,也在触了冷水之后,隐隐生疼起来。

    但她并没有迟疑,依旧缓缓的搓揉着衣服。

    哪怕是住在那样肮脏潮湿的地方,她也想尽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干净整洁一点。

    面上依旧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长发垂下来,一晃一晃的,她觉得有些碍事,抬手用自己手腕上套着的橡皮筋,把头发束了起来。

    雪白的颈子在暗蓝色的夜色里也有着淡淡的光辉,衣袖卷在肘上,两条瘦骨嶙峋的手臂,看了就让人心怜。

    她没有太多的力气,搓揉了一会儿衣服,站立的久了,腰腿都跟着疼了起来。

    缓缓的把身子支起来,手绕在背后轻轻捶打着腰节。

    一下,一下。

    目光却是茫然而又灰败的望着极远处。

    夜幕沉了下来,今晚的星子也没有那么的亮。

    月牙小小的一弯,如钩子一样挂在那里,一会儿藏入云后,一会儿却又缓缓的露出淡淡的光晕来。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这月牙儿,可实则她却连这月牙儿都不如。

    她怔怔的看了很久,却又想起在蓉城的那些时光。

    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可她比起星尔,却差了那么多。

    别人欺负她,她连哭都不敢,只敢躲起来偷偷的抹眼泪。

    可别人欺负星尔,她却敢直接对人动手,甚至连刀子都动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