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蝼蚁
    “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瞧瞧你如今的模样,就你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也敢往我的男人面前凑?”

    莘柑麻木的跪在那里,没有反应,也没有开口。

    她这样的反应,让姜心恋不免蹙眉。

    她就是要看着莘柑臣服,彻底的屈服,屈服在她的脚下,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

    她也是念过大学的人,大学时一时好奇选修了心理课,多少也知晓一点怎么拿捏一个人。

    她就是要将莘柑这个人彻底的打碎,重塑,要她从骨子里臣服,认命,对她言听计从不,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这世上有一种奇怪的病症,叫做斯德哥尔摩。

    被虐的人到了最后,甚至会死心塌地的臣服于那个施虐者。

    她就是要让莘柑,也成为这样一个完全没有思想和灵魂的傀儡!

    姜心恋缓步走过去,精致绣花软底的睡鞋抬起来,然后,用力,狠狠踩在了莘柑手背上,“我告诉你莘柑,把你不该有的心思都

    给我收起来,你知道我现在在裴家的地位,我弄死你那个相好的程然,弄死你弟弟,轻而易举的事!”

    莘柑整个人终于颤栗起来,不知是因为太疼,还是因为她说的这些话。

    可她总归是怕了。

    知道怕就好,知道怕了,才会乖乖的听话。

    姜心恋恩赐一般抬起脚来,冷声开口:“给我好好跪着,我让你起来,你才准起来!”

    她说完,转身一步一步上楼去了。

    客厅里寂静无声,所有的佣人都得了吩咐不可以靠近这栋小楼。

    只有王叔枯瘦的身影,如幽灵一般立在角落里,目光一丝不错的落在莘柑的身上,犹如毒蛇在暗中的窥伺。

    莘柑的双腿膝盖尽数被扎破了,此时若撩开裤子必定能看到,膝盖皮肉肯定都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了。

    身下一片的鲜血晕开,莘柑觉得自己支撑不住了,她身上发冷,额上却冷汗涔涔,整个人摇摇晃晃起来。

    “嗬嗬……”

    角落里忽然传来阴恻恻的低沉笑声,那笑声让莘柑整个人蓦地一颤,连忙跪直了身子,不敢再动。

    可双腿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入了夜,冰凉的地面似乎将寒气都沁入了骨头缝中去,伤口的疼麻木了,又被碎片扎的更深,鲜血

    再一次涌出来,她的脸已经苍白如纸。

    莘柑撑不住了,额上的冷汗渐渐干了,她艰涩的呼吸着,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却是再也支撑不住,软软伏倒在地。

    意识半昏半醒,知晓用不得片刻,王叔就会攥着她的头发将她拎起来,仰或一脚踹在她膝弯处,他的力道用的极其刁钻,能让

    人跪在那里,再起不来身。

    可厅内却仍是一片死寂,王叔坐在那脚落里,仿似入定了一般,垂着眼帘,不发一言,连呼吸都几不可闻。

    莘柑伏在冰凉的地面上,虽然身下地面冰凉沁入骨髓一般难耐,但至少双腿不用再保持跪姿,撑着全身的重量。

    浑浑噩噩间,不知时光过去多久,莘柑昏沉着睡着,却又从噩梦中惊醒。

    再次睁开眼时,窗外已经有了熹微晨光。

    有人攥住她头发将她拎起来,她全身颤栗哆嗦着跪好,血肉模糊的双膝,一触到地面就是钻心的剧痛,可偏生身体上又使不出

    力气来,全身的重量无可避免的都累压在了双腿。

    莘柑忍不住的呻吟出声,被攥住的头发因为拉扯蓦地一疼,她咬了牙,逼着自己端端正正的跪好。

    还好昨夜王叔也睡着了,若不是后半夜躲了懒,她这会儿怕是整个人已经废了。

    姜心恋起床时已经日上三竿。

    而在裴昭来接她回裴家之前,客厅已经被收拾干净,莘柑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依旧住在那一间地下室里,一整日几乎见不到一丝的阳光,室内空气腐臭潮湿,靠墙角放着的一个厚床垫上,被褥里仿佛能

    挤出水来。

    腿上的伤口没人给她清理,就这样硬生生的熬着。

    所幸穿了长裤,只是扎破了皮肉,并无玻璃碎片在伤口中。

    莘柑胡乱用清水洗了一下双腿上的伤,翻出自己的衣服,找出一件洗过的干净的,撕了布条缠在膝盖上。

    她木然的坐在潮湿的床榻上。

    大约一尺见方的气窗那里,隐约看到一片湛蓝色的天幕,阳光这会儿落不进来,地下室里只有黯淡的光线。

    她不说话,也不动,只是那样木然的坐着,瞳仁望着那一片湛蓝,许久都没有眨动一下眼球。

    她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脑子里是一片的空洞。

    整个人却松懈了下来。

    姜心恋回去了,她就能在这里过几日消停的日子。

    管家和佣人们几乎都要遗忘了还有她这样一个人在,他们连她的姓名都不知道,模样都没有见过。

    王叔一日会送给她送来两次餐,十分简陋,但勉强也能入口。

    她一口一口的把冷硬的米饭吞入肚中,有些发黄的青菜叶子让人看了就没什么食欲,但她还是逼着自己咽下去。

    她看着那一扇气窗渐渐的明亮起来,阳光从细密的栅栏里落进来,在斑驳的地面上留下一小块暖色。

    多么奢侈。

    每每这个时候,她都会挪过去,追着那一小片阳光,直到光影西斜,直到室内重又变成了一片昏暗。

    可这一日也就熬了过去。

    她最快乐的时光,是偶尔被准许和星尔联络,视频。

    这是姜心恋特意安排下来的,她知道,如果星尔一直联络不上她,总会起疑。

    姜心恋不知为何,好似总是有些惧怕星尔……

    后来星尔去瑞士的时候,姜心恋让她借口自己怀孕了胎像不稳,不能去送她。

    星尔相信了,视频里高兴坏了,一直都在嚷嚷着说要做她宝宝的干妈。。

    可她哪里有宝宝?

    她这一辈子,兴许也不可能会有自己的宝宝了吧。

    但她怎么都未曾想到,那个仿似高高在上立在云端的男人,后来竟还会与她有了那么多的交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