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跪到我心情好了才可以起来!
    他依旧还是无法碰她,哪怕明明已经箭在弦上,哪怕他,明明双瞳中已经浴火炽热高涨……

    可他最终还是从她身上翻下,她如同被人剥的光溜溜的鱼一般躺在那里,羞辱,无边无尽的羞辱,将她所有的冷静和克制都撕

    成了碎片。

    她又不是生的多么丑陋不堪,又不是身材实在拿不出手去见人,却为何他裴昭偏生会有这样的怪癖……

    她看着裴昭神色难看的穿衣起身,她也跟着坐了起来:“裴昭……”

    他系着口子的手微微顿了一顿:“你先休息,我去抽支烟……”

    “我们就这样一辈子?”

    “我说过的,你可以离婚……”

    “我不会离婚,昭哥哥,你知道我的心意,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我一个人在裴家,除了你,我没有依靠,我想要个孩子陪着我

    ……”

    “妈妈和爷爷都对你很好,整个裴家无人敢给你脸色看,你不用担心这些。”

    “那不一样,你们对我再好,都不如给我一个孩子,昭哥哥,只有有了孩子,我才会觉得我在你家站稳了,你知不知道我多害怕

    ,我怕…有一日你讨厌我了,不喜欢我了,你就会让我离开,到那时,我该怎么办……”

    裴昭的心,终究还是一点一点的软了下来。

    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年轻娇弱的千金小姐,却肯为了他,一次一次把自己的血抽出来。

    嫁给他这么久,她方才养回来一些,他还记得刚结婚时,她整日都是面色惨白的样子。

    他娶了她,该对她极好的。

    可他却连最基本的夫妻敦伦都给不了她。

    她还这么年轻,却要日夜守着空房,她想要一个孩子,多么正常的要求啊,可他却给不了她。

    裴昭轻叹一声,伸手轻轻摸了摸她哭湿的脸:“恋恋,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孩子,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如果你不想要领养,我

    们也可以试管婴儿……”

    “不,不可以……”

    姜心恋扑在他怀中,死命的摇头。

    她怎么能做试管婴儿,蓉城谁不知道她嫁的有多好,谁不知道裴家多喜欢她,谁不知道裴昭和她恩恩爱爱?

    她不愿让自己的婚姻上有丁点的污点,她不愿让人议论她生不出来孩子或者裴昭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疾……

    所以他们才会做试管婴儿。

    她要让她的婚姻,她的爱情,就如洁白无瑕的美玉一样,丝毫的瑕疵都挑不出来,她要这一辈子,都活成蓉城女人最羡慕的人

    。

    她一定要高姜星尔一头,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成为姜星尔的手下败将!

    “昭哥哥,我不想被人议论……你知道的,如果我做试管婴儿,所有人都会以为,是我不会生……那些人,就会再一次开始打你

    的主意,我总会老的,你总会变心的……我不要这样……”

    裴昭苦笑摇头:“恋恋,那你说到底要怎样,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姜心恋死死的抱着他的腰,她的脸贴在他结实有力的小腹上,鼻端缭绕的全都是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这是她姜心恋的男人

    ,这是她姜心恋的丈夫,如果他的一切,都是她的,该有多好……

    不,人不该这样的贪婪,不该这样的贪婪了,她只贪婪最后一次,她只要一个孩子,只要给了她一个孩子,她就安安心心的和

    他过日子,这辈子,她都不会再强求其他了……

    “昭哥哥,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吧,再给我一点时间……”

    裴昭轻轻抚了抚她微乱的鬓发,终究还是心内微微愧疚:“好。”

    ……

    裴昭有事先离开了。

    宅子里车声远去之后,终于在黄昏之前,安静了下来。

    佣人站在廊檐下,站了两排,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姜家的这个大小姐,在闺中时还没有这样乖戾难伺候,但嫁人之后,却是脾气越发的古怪了。

    他们都是姜心恋出嫁时,姜太太亲手挑选出来陪着大小姐嫁到京城来的。

    自然都对姜心恋言听计从。

    尤其姜太太把那个王叔给了自己的女儿,姜家这些下人,更是再不敢惹出任何的幺蛾子。

    姜心恋心情十分的不好,今日,尤其不好。

    众人都瞧得出来,越发垂了头,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可孰知,众人这样立了片刻后,姜心恋却让王叔训斥了几句,就让他们散了,各自去忙。

    众人心中疑惑,却都松了一口气。

    慌不迭的退下各自忙碌去了。

    夜幕将至的时候,姜心恋倚在沙发上,看着那个跟在王叔身后战战兢兢走进来的单薄丑陋的女孩儿,她满腔的怒火和屈辱,终

    是彻底的发作了出来。

    面前的杯盏被摔的粉碎,明晃晃的地面上,碎裂的玻璃碴子触目惊心。

    姜心恋却冷笑一声指着那碎片开了口:“你给我跪在这里,什么时候我心情好了,你什么时候再起来!”

    这栋宅子,就像是姜心恋的独立王国,而王叔就如同古时候皇帝震慑臣子的锦衣卫一般,掌管着他们所有人的生死。

    莘柑有时候都在想,什么古代现代,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和权,你依旧能活的像是皇帝一样。

    在这一栋宅子里,姜心恋不就是如此?

    莘柑站在那里没有动,她也是人,她也害怕痛。

    她知道姜心恋不会放过她,可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直白而又残忍的招数。

    姜心恋见她站立不动,长眉微挑:“王叔?”

    莘柑只觉得膝弯处骤然的一痛,整个人已经踉跄几步向前扑跪在了那一地碎片上。

    天气炎热起来,她不过穿了薄薄一条裤子,碎片立刻扎透了衣料刺入皮肉之中,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脸上随即挨了重重的一个耳光。

    王叔瘦小单薄,可力气大的吓人,这一耳光打下去,莘柑整个人都懵了,耳朵里嗡嗡许久,半边脸没有一丁点的知觉了。

    姜心恋冷笑一声,缓缓站起身来,她居高临下看着莘柑那张面目全非红肿起来的脸,不由得心中畅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