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她的眼泪早已流干了
    两人闺房情趣的时候,她总会这样唤他一声昭哥哥,漂亮娇媚的妻子衣衫单薄的在他胸膛里靠着,又是这般的眼波含情,再怎

    样的柳下惠,怕都禁不住这样的诱惑。

    裴昭觉得自己像是置身在火中,那火在炙热的烧灼着他,却也将他吞噬,烧成灰烬。

    姜心恋在他怀中扬起一张娇媚的小脸,她的手臂温热柔软,蛇一样的缠上了他的颈子:“昭哥哥……”

    近乎梦呓一样的轻喃,像是最致幻催命的春药一般,蛊惑着裴昭的心。

    不知是这烈日让人心生躁动,还是怀中的女人实在娇软欲滴的可口,更仰或……

    是那方才擦肩而过的冷香一缕,把他心底最深处的**翻搅了出来。

    姜心恋的唇擦在他唇畔的时候,裴昭结实双臂骤然用力,竟是将姜心恋直接拦腰抱起……

    姜心恋一声惊呼,紧紧抱住了裴昭的脖子,她羞的双腮通红,唇角却笑意浮动,柔软身子更紧的贴到裴昭的胸膛里,唇齿之间

    吐出妩媚的轻唤:“昭哥哥……我们回房间去好不好?”

    裴昭长腿阔步抱了姜心恋大步向主楼而去。

    他不知晓,在他抱起姜心恋那一刻,那隐藏在重叠花树之后那一抹娇弱纤瘦的身影,怔仲僵硬的立在那里。

    泪却已经盈于睫稍。

    手掌心里紧紧的攥着一截坚硬的树枝,突兀的凸起将掌心柔嫩的肌肤磨破,尖锐的疼着。

    可再怎样的疼,却都抵不过心脏里仿佛被万斤重的巨石压制着一般的疼和沉重。

    她明明不想哭的,可这眼泪却不知为何会这样滚滚落下来。

    和她有什么关系呢,裴昭早已是姜心恋的丈夫了。

    这样的恩爱,早不知上演过多少次。

    她并不爱裴昭,他不过是她意外救下的一个男人而已。

    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看到这一幕受不了。

    也许她也不过是寻常自私而又爱慕虚荣的一个女孩儿而已。

    因为这几乎唾手可得的荣华和这般让人羡慕的婚姻本该是她的,却被姜心恋鸠占鹊巢了,所以她才会这样的难过……

    是啊,她又不是神,她也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而已,她又怎会不嫉妒呢?

    可这就是命,她的命运被姜心恋死死的捏着,她就如同她掌心的蝼蚁。

    她让她活,她才能苟延残喘的活。

    若她生出什么不该生的心思来,姜心恋非但会亲手捏死她,更会害了那些无辜的人。

    她知道这是她的软肋,姜心恋更清楚这是她的软肋。

    所以,简单却又直接的招数,却将她捏的死死的。

    可她就是这样的性子,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命运。

    如果她有星尔一半的强硬,她也不会活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呢?

    她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抱着她在门外和人说话,有化缘的苦行僧路过家门口。

    她伸手把自己手里的棒棒糖递给了僧人。

    那僧人有着这世上最平和的眉眼,接过了她的糖,却伸手摩挲了她的发顶。

    那时候她懵懂无知,还是后来妈妈和她念叨说起的。

    那僧人拿着她的糖,对她的妈妈说:你这个女儿啊,将来是富贵盈门的命数,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呢?

    那僧人没有说,妈妈也没有追问。

    那个僧人双手合拢,念了一声佛号,又怜悯的望着她,摇摇头,然后叹息一声离开了。

    她长大后,妈妈好几次都曾笑着打趣她,我的小心肝将来会是富贵盈门的好命呢……

    妈妈把最后的‘只是可惜’给自动的忽略了,可她却一直都还记着。

    命数既然定了,又怎么会可惜呢?

    她一直都不明白,可在那一次在程然与她的新房楼下,见到裴昭之后。

    她方才骤然的醒悟了。

    那僧人说的没有错,这富贵盈门的命数当真该是她的,只是可惜啊……

    阴差阳错,落在了姜心恋的手中。

    世上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谁都逆转不得。

    如果当年有破解之法,如果当年,有逆转之道,那慈眉善目的僧人,又怎会一言不发摇头叹息离开呢。

    莘柑觉得这些年,她的泪已经流干了。

    在被姜心恋和姜心语那样欺凌侮辱的时候,再被姜心恒夺去清白的时候,在她生不如死的时候,在她想要彻底离开这个世界的

    时候……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活着,死的办法千千万万,死的路也千千万万,可她却还是活了下来……

    莘柑沉默着转过身去,刚要将地上的重物捡起来,却劈头盖脸就被人打在了身上。

    她趔趄着想要躲开,那些巴掌却避不过。

    污秽的咒骂声就在耳边,连绵的响个不停。

    她干脆麻木的站在那里,不再动弹。

    “你们在干什么!”

    忽然而来的呵斥让那些打骂骤然的停了下来。

    那声音有些熟悉,莘柑听出来是谁,她心底不免有些讶异。

    他方才不是抱了姜心恋离开吗?

    她站在这里,最多也不过二十分钟,他为什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可她顾不得想那些,她随即又听到了姜心恋的声音:“……谁让你们这样打骂他人的?我看你们一个个都不知道规矩怎么写的了

    !王叔,把家里佣人都叫来,我今儿要好好立一立规矩!”

    莘柑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逗留下去,姜心恋这字字句句实则都是冲着她而来。

    再继续站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今日该怎么熬过去。

    慌忙的弯腰将地下散乱的东西抱起来,快步的离开了。

    姜心恋眼眸微微一倏,算她还有些识趣,知道立刻离开。

    今日实则是她有意而为,就是为了试探一下裴昭若是见到了 莘柑,会不会有异常举动。

    再往深处去,是不是只有莘柑,才能让裴昭行事。

    而如今看来,她的猜测并不离奇可笑,她方才靠近蛊惑裴昭之时,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了裴昭今日有些失控。

    只是……

    在裴昭抱了她回去房间,倒在了卧室的大床上之后,这一切,却又再一次的回到了原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