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那一双细细长长柔弱秀气的眼瞳
    裴昭不由得有些失神,他起身下床,走到窗前点了一支烟。

    不知怎么的,眼前模模糊糊的,仿佛又出现了那一道极其瘦弱纤细的身影。

    那一年与阿慈一起去那座城市找寻姜星尔,擦肩而过的那个叫莘柑的女孩儿,还有那一日……

    他还记得那是四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他和姜心恋成婚刚刚一年,她尚未变成后来那样,偏执而又易怒。

    她喜欢笑,笑起来的样子清纯美好。

    她又会说话,总能将家中长辈哄的眉开眼笑。

    母亲尤其的喜欢她。

    裴昭更是觉得,娶了她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虽然他曾经也想过,这辈子要娶的那个人,必定要是他心悦的,两人举案齐眉,才不辜负这一生年华。

    但后来随着他的病情加重,双眼失明,裴家长房又频频遭人算计。

    那时候他所想的却是,没有喜欢的人,也是一种幸运,不用将她也拖入这样的泥沼之中,与他一起活在这黑暗里。

    后来他遇到了她,因缘巧合之下,她竟就成了救他性命的一剂良药。

    他亏欠了她太多,她又是这样善良美好的女子,所以,他才会开口求娶。

    也曾有过一段甜蜜的时光,他将自己所能给她的,都尽数给了她。

    可是到最后,她仍是恨他,怨他。

    实则也不能怪她,哪个女人能忍受这样守活寡的日子?

    她还那样的年轻,她的日子还那样的长。

    他也曾说过,不如就离婚,裴家不会亏待她,她可以带着丰厚的补偿另嫁。

    她却又不愿,哭着说她爱的人只有他。

    她在京城有一栋陪嫁的别墅。

    里里外外都是她与他大婚时从姜家带来的人。

    她曾说她在京城无依无靠,在裴家虽然长辈都待她很亲厚,但她也希望能有自己的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

    要她觉得累的时候,或者想要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可以有一个自己藏身的小窝。

    所以,那一栋别墅是她的私产,裴家和他从不曾插手其中。

    她偶尔会回去住两天,小小的院落里有两栋小楼。

    那一栋乳白色的是她所住,而另一栋,却是由她的那些佣人和下属所住。

    裴昭曾和她一起去过那里一次。

    别墅的位置很巧妙,闹中取静,既不偏僻让人心里害怕,却又在闹市中辟出了一片安静的所在。

    楼后面是小小的一个花园,姜心恋午睡的时候,他曾在这里四处走了走,聊作打发时间。

    那时候是春末的下午两三点,太阳已经有些**起来了。

    整个宅子里都安安静静的,偶尔会有几声蝉鸣。

    许是没想到他会一个人在这里闲逛,后园里一片静悄悄的,半个人影都没有。

    他没有睡意,心头又有些莫名的烦躁,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后园子里去。

    也是那一日,他方才知晓,佣人所住的这一栋小楼,还有深深的地下室。

    地下室只开了一扇气窗,往里看去,里面却是黑黢黢的,好似堆满了杂物。

    他看了一眼就走开,却没防备那里面竟还住着人。

    已经开始炎热起来的季节里,那瘦小的女孩儿却围着棉布的围巾,戴了口罩,身上是大大的一件罩衫,看这打扮,约莫就是姜家粗使的下人模样。

    他亦是不曾在意,只是在看着她摇摇晃晃的抱了一大摞的重物时,方才又多看了两眼。

    佣人们之间也是欺软怕硬的,惯会有很多人耍贱油滑,专拣软柿子捏。

    裴家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境况,越是老实瘦弱的,越是会被人欺凌。

    这些活儿怕也不是分给她的,多半是别人躲懒歇着去了,要她大太阳下,一趟一趟的搬着重物。

    那个女孩儿并没有看到他,因为怀中的重物遮挡住了她大半的视线,更何况,她的头脸还压的这样的低。

    她差点被脚下的草茎绊倒的时候,裴昭到底还是心软,伸手扶了她一把:“小心。”

    她歪斜着站稳,怀中抱的东西叮叮咣咣的落了一地,她有些仓皇无措的抬起了一双眼睛看向他。

    那是一双细细长长却又柔弱秀气的眼瞳,像是含了水雾一样让人觉得好不可怜。

    他随即松开了手,她的瞳仁中那些光芒却是很快变了。

    似是讶异愕然,转而却是一片灰败的归于平静。

    她轻声道谢,弯了腰,将落在地上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捡了起来。

    天气那样热起来,她穿着厚厚的罩衫,可他方才扶她手臂的时候,隔了厚厚的两层衣衫,都能觉出她身体冰凉如玉。

    他见她无碍,原想转身离开的,可不知怎么的,微风吹来,那若有似无的熟悉的香气,忽然又扑入鼻端来。

    他的脚步不由就顿住了。

    蹙了浓深的眉向她看去,她已经把所有散落的东西都捡了起来,正要起身离开。

    他却又忽然叫住了她:“哎……”

    她脚步顿了一下,旋即却像是见了鬼一般,飞快的离开了。

    他怔了一下,再想要追过去的时候,身后却已经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和姜心恋有些讶异的询问声:“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大太阳底下站着,也不嫌热?”

    她温软的小手探到他的额上来,将那一层细密的汗珠轻轻擦去了:“快回来吧,外面这么热……”

    姜心恋似是午睡刚刚醒来,浅紫色的睡衣外只是罩了一层束腰的外袍,长发散漫卷着,垂在胸前。

    她此刻瞧着娇态蔓生两靥,眼底也慵懒含情,抬腕之间,那最是让他喜欢的香气又扑面而来。

    可不知怎么的,他却是恍惚的想着的,都是方才那一缕淡淡的冷香。

    怨不得会让他失神,却原来和心恋身上的味道这般相似。

    只她看起来不过是粗鄙的下人,又怎会用这样华贵的香水?

    “昭哥哥……”姜心恋略带着一线不满的交缠,忽然就在耳边响起,而随同这一声娇嗔,却是她温软香馥的身体靠l了过来,半伏在了他的臂弯之中:“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都不理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