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梦里的那个人,那一缕香气
    萧庭月听到心内轻叹的声音,他上前一步,轻轻按住男孩的肩膀:“绥宁,你才十四岁……”

    “十四岁怎么了?南叔十四岁的时候已经无所不能!”

    绥宁倔强的抬眸,这个少年,有着狼一样的一双眼,怨不得方晋南会将他带到身边,怨不得,他最后时候还在拜托他照顾这个

    少年。

    某一个瞬间,似乎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个少年和方晋南是那样的相像。

    他们同样有着凶狠的一面,却又同样,有着一颗柔软的心脏。

    “绥宁,你听我说……”

    绥宁忽然用力将萧庭月推开了,那少年望着面前那个高大的男人,那个他根本无力抗衡的男人,他竟是笑了。

    “我与你说这些做什么,兴许你也巴不得我南叔早一点死……”

    萧庭月眉宇紧蹙:“绥宁,我与方晋南并无仇怨……”

    “可他爱的人被你抢走了!”

    “早在他与星尔相识之前,我就与星尔在一起了……我们彼此相爱,结为夫妻,你并不知内情……”

    绥宁哽咽了一声,却又飞快的将眼泪抹去:“我不信你,我谁都不信,我不靠你,我谁都不靠,我自己为南叔报仇,我总能为他

    报仇!”

    “绥宁……”

    萧庭月还想再说什么,绥宁却转身快步的跑开了。

    肖城想要追过去,萧庭月却 制止了:“随他去吧,他也需要静一静。”

    肖城低了头,情绪也似有些低落:“怎么会这样,他这样厉害的一个人,就这样的尸骨无寻了?我好像怎么都不能相信……”

    “我也不信,我总觉得,他没有死,就算是死,他也不会是这样窝囊的死法。”

    萧庭月深深看了那墓碑一眼,忽而却又笑了一笑:“总之,他的尸体并未找到是不是?所以,我相信他还活着。”

    “可是……那样凶险的车祸,桥栏杆都撞断了,江水那样湍急……”

    “肖城,就算是他真的死了,我也要见到尸体才相信。”

    “太太那边……”

    “我会尽快启程回去。”

    “太太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我知道的,她从来都是这样的人,对她好的人,哪怕只是一分的好,她都恨不得回人家十分,更何况,方晋南曾这样无怨无悔

    的帮过她……”

    肖城也不禁感叹,方晋南这样的对头,真是让人根本无法讨厌起来。

    “东子那边,还没有莘柑的消息吗?”

    “国内都找遍了,东子前几天还在与我说,要不要去国外再找一找,之前查到一点线索,说曾在京城有过莘柑的踪迹,东子这些

    天都在京城。”

    “再有消息,立刻告诉我,国外这边,我会安排人手过去。”

    “也真是奇了怪了,一个人怎么好端端的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了呢……”

    肖城嘀咕了一句,萧庭月忽然眉心一动,凭空消失……

    也许,莘柑现在早已换了别的身份?所以,他们一直查莘柑这个人,才会全无踪迹?

    “肖城,也许我们该试着从其他角度去查……”

    “先生,我有些不明白……”

    “也许,莘柑现在根本不是莘柑了,也许,她现在活在这世上,用的是一个新的身份,所以,我们才会迟迟找不到任何线索……

    ”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萧庭月眉宇深锁,不由得又想到那一夜星尔为何会怒冲冲的身上藏着刀子去见姜心语。

    若姜心语和莘柑有恩怨,那么姜家其他人呢?

    姜心恋和姜心恒,又有没有牵扯到其中呢?

    姜心恒……

    萧庭月想到姜家出来的那个败家子,他怎么会把姜心恒给忘记了,也许,姜心恒正是一个突破口……

    “肖城,姜心恒现在在哪里?”

    萧庭月忽然开口:“有他的下落,立刻把人带过来见我。”

    肖城虽不明所以,却还是立时应下。

    ……

    裴昭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梦里面有一只温柔的手落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拂过。

    梦里面那个人的身上有着他熟悉无比的味道,那味道让他觉得周身舒爽,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舒服。

    他拼命的想要抓住那个人,那只手。

    可他们之间,却像是隔着层层叠叠的迷雾,他怎样都没办法看清楚她的脸,怎样,都没办法留住她。

    他从梦中醒来,怔然的坐起身来。

    大床上另一侧是空的,姜心恋不在床上。

    其实她已经很久都不在主卧了。

    用她的话说,睡在一起,不过是让彼此都难堪。

    他亦是觉得这样甚好。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变成了剑拔弩张的关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那些柔情蜜意全都消逝无踪。

    她厌弃他,他对她,又何曾不是如此。

    就连母亲和爷爷都瞧出了他们之间出了问题,忧心不已。

    婚后近五年没有孩子,长辈都是极其讲理仁慈的人,却也开始旁敲侧击的询问。

    他曾经无比愧疚于她,更何况本就是他的原因,所以,所有罪责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两年,家中气氛凝重极了,母亲哭了许久,哭过后却是加倍的对姜心恋好。

    在整个裴家,若说如今谁是最得宠说一不二的,除了姜心恋,他这个嫡长孙都靠后了。

    但又如何呢,裴家人对她再怎样的好,都暖不热她的心。

    甚至母亲已经公然对她言明,就算没有孩子,将来去领养一个都可以,可她却依旧不满足。

    裴昭不明白姜心恋到底想要什么。

    裴家未来主母的身份,难道她还不满足吗?

    她就这样的执着着,想要一个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

    不过,也好,如今,她终于得偿所愿了。

    连裴昭自己都不知道,婚后四年他都没办法和姜心恋同房,怎么那一夜的意乱情迷,就忽然的可以了。

    那一夜,他好像就是身在这个梦中一般,只觉得她身上的香气格外的好闻,要他心动,像是这一生寻寻觅觅所找寻的,都是这

    个味道,这个人……

    裴昭不由得有些失神,他起身下床,走到窗前点了一支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