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孕妇的心愿得不到满足,后果是很可怕的!
    “不要……”

    星尔扭过身子,眼底却有欢喜缓缓溢出,却偏生依旧嘴硬:“我好不容易才离婚,没那么傻,又往坟墓里钻……”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盛若兰都快气死了,都快生孩子做妈妈了,说话还没遮没拦的,什么坟墓不坟墓的,她就是想气死她。

    “我觉得庭月说的有道理,总不能宝宝出生还没户口吧?”

    盛若兰这不过是借口而已,就算星尔肚子里的孩子父不详,赵家也有本事给这孩子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妈……”

    星尔扭股糖一样歪缠在盛若兰的身上:“你胳膊肘不能往外拐,我才是你亲生的……”

    盛若兰打又不是,骂又不是,在她眉心上狠狠戳了一下:“你瞧瞧你,眼看囡囡都要出生了,你还这样作天作地,也就庭月惯着

    你……”

    “他要是敢不惯着我,还能安生在这里住着?”

    萧庭月来瑞士不久,就购置了房产,自然还是星尔的名字。

    但星尔在这里住惯了,房子这么大,盛若兰又舍不得女儿,两人也就没有搬出去。

    盛若兰初时还担心萧庭月会心里不自在,毕竟他这样的人物,陪着自己老婆住娘家,未免让人诟病。

    但谁知萧庭月却丁点不在意,一切都以星尔想法为重。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盛若兰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对萧庭月的好感也是蹭蹭的往上涨,也难怪星尔都要抱怨,盛若兰偏

    心萧庭月了。

    “你就作吧,我看现在无人能降住你,我就等着囡囡出来,让这个小魔星来收拾你!”

    “才不呢,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囡囡肯定也是和我一伙的!”

    盛若兰哭笑不得:“我看你这个小棉袄可是难伺候的很,说不得囡囡将来也要闹的你头疼……”

    “姐,你也消停消停吧,你看看你现在胖了十来斤,我姐夫都被你欺负的瘦了一圈了……”

    “你也是个小没良心的,谁是你亲姐啊……和妈一样胳膊肘往外拐!”

    星尔像是个欢腾的小老虎一样,拿了抱枕去打赵靖慈。

    赵靖慈自然不敢还手,连躲都不敢躲,一家子闹成一团,却是欢笑不断。

    萧庭月就在一边含笑看着,还不忘时时刻刻都小心翼翼的护着她,怕她有个什么闪失。

    这样的日子,在那分别的四年之中,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现在,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一切。

    这幸福就被他攥在手心里,攥的紧紧的,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他都不会放开。

    ……

    是夜。

    萧庭月小心翼翼的给星尔洗完澡,又亲手抱了她回卧室去,头发仔仔细细的吹到半干,抱她上床躺好拿了本书给她,他这才去

    浴室洗澡。

    她孕后期特别嗜睡,往常他洗完澡出来,她多半都睡着了。

    可今日萧庭月回来卧室,星尔却没有睡,似在等着他的样子。

    “怎么还不睡?”

    萧庭月将湿毛巾丢在一边,走到床边掀被在她身边躺下,自然而然的把胳膊伸过去,将她揽入怀中来。

    这一揽之下,方才发现,这小丫头不知什么时候把睡袍都脱了,就这样光溜溜的腻在了他的怀中。

    “星尔……”

    萧庭月的嗓子骤然焦渴起来,小腹不由绷紧生疼。

    虽然之前医生说了两人可以同房了,但萧庭月担心她的身子,也十分的克制。

    这整个孕期,他碰她的次数,怕是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

    而这两个月,她身子沉重起来,他更是心疼怜惜的根本没敢再碰她。

    可今晚,她却这样挑逗他……

    他又不是神,也不过是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更何况怀中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因着怀孕的缘故,她的身子也逐渐的丰腴起来,本就十分可人的那一处,现在更是蔚为可观。

    “星尔……我去冲个澡。”

    “萧庭月!”

    星尔却手脚并用的直接缠了上去,萧庭月怕碰住她的肚子,不敢再动,一双眼瞳之中,火光已经肆虐一片。

    星尔面色微红,却丝毫羞赧都没有,也或许是她强撑出来的。

    “不许去!”

    “星尔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

    星尔在他怀中换了个姿势,软软娇嗔的开口:“你不是说我想要的你都会满足我吗?”

    “星尔……我怕伤到你……”

    “萧庭月……”

    星尔却目光灼灼的瞪着他:“孕妇的心愿如果得不到满足的话,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

    ……

    小丫头疲累至极的沉沉睡去,甚至连身体都是他帮她清理的,那样一番折腾之后,她连起来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嚷嚷着困的

    不行,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留下他,却睡意全消,怕是要失眠的节奏。

    毕竟,全程他都在小心翼翼的体贴着她的感受,怕她肚子不舒服,又怕她……没有舒服,自己并没有多少的快感。

    去浴室冲了澡回来,萧庭月轻手轻脚的上床,自后将星尔揽入怀中。

    被他这样抱着睡了几个月,星尔睡梦中很轻易就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睡姿,还把孕后期常常酸疼偶尔会抽筋的小腿抬了起来,

    放在了他的腿上。

    萧庭月就轻轻的给她揉着小腿肚,星尔睡梦中也舒服的直哼哼,像是小猪一样,又往他的怀里拱了拱。

    萧庭月心软的都要化了。

    他怀中是心爱的星尔,她肚子里是他们的小宝贝女儿囡囡,再有两个月,她就要来到这个世上,和他们这一对父母见面了……

    想一想,都觉得幸福的无法自持,甚至有些不敢置信,上天就这样成全了他,给了他和她圆满。

    ……

    唐茹示意身侧的下属将面前那一扇门打开。

    小小鄙陋的房间里,方晋南席地而坐,整个人有些憔悴,却并不显邋遢颓势。

    唐茹让人守在门外,她一个人走进了房间。

    方晋南手脚都被镣铐拷着,无法靠近她,也伤不到她,因此,她并不怕。

    “方晋南,我今日来见你,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一定要把握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