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得子
    萧庭月立时求饶:“是我说错话了,星尔生的宝宝一定是最漂亮的,就算不会有星尔那么漂亮,也是我的基因拖了后腿的缘故

    ……”

    星尔哭声 骤然一顿:“你的意思是说我找老公的眼光差了?”

    萧庭月彻底投降了……

    ……

    萧庭月严重怀疑之前他在国内星尔有气无力说话的样子,完全是他的一个错觉,或者是他的一个梦。

    这斗志昂扬每天都能把他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小孕妇,才是姜星尔的真实状态。

    她现在胃口格外的好,半夜常常饿醒。

    虽然吃的东西逐渐多起来,可体重也不过才稍稍回来了三斤。

    还没怀孕前重呢。

    盛若兰不怕她吃的多,就怕她吃不下,实在是被那三个多月给折腾怕了。

    厨房二十四小时都不会断了她喜欢的食物。

    甚至半夜三更她忽然想吃爆炒牛肉,厨房都能五分钟端到她面前。

    星尔觉得自己现在经常处在饥饿状态,用她自己的话说,她能眼都不眨的就吃掉一头牛。

    萧庭月不再担心星尔的吃饭问题,却开始担心起肚子里的那个小祖宗。

    产检已经确定她怀的是个女儿,萧庭月对男女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反正只要是星尔生的,就算是个蛙儿子,他也绝对眼都不

    眨的笑纳。

    但是……

    小公主啊,萧庭月印象中,那些粉嘟嘟可爱无比的小公主,可绝对不是这样的一个大胃王。

    他有点担心自己的女儿会不会生下来就比别的女宝宝重上几斤,然后……就那样一路的放飞自己下去?

    可这些隐忧是绝不敢给星尔说的。

    这丫头若知道他担心自己的闺女生下来就是个小胖子,一定能把他给吃了!

    只是幸好,上天保佑,在亲眼看到了彩超里女儿的雏形轮廓时,萧庭月的这些隐忧,彻底的打消了。

    虽然只是雏形和五官大致轮廓,但也能看出来,是个有着小尖下巴,眼缝儿很长鼻子秀气又高挺的小美人儿。

    更何况医生都说了,小公主发育完全在正常范围内,离体重超标还远着呢!

    萧庭月一颗心落回肚中,星尔也得意洋洋,她生的女儿,绝对要比她还要漂亮。

    如果小丫头敢不挑着她和萧庭月的优点长,出来她就要先打她一顿小屁股。

    盛若兰和赵靖慈赵靖恩都稀罕坏了,赵靖慈更是宝贝不已的把自己外甥女的彩超照片换成了他所有社交帐号的头像。

    直到被无数朋友同学‘围攻’,大半夜的他忽然换这样一张放大的几乎看不清楚五官的胎儿彩超照做头像是要吓死人吗,他才不舍

    的换了头 ,然后整整一个星期都在亢奋状态之中,逢人就说他要做舅舅了。

    赵家上上下下一团欢喜,萧庭月心里却还藏着一件事。

    事到如今,虽然他和星尔和好了,可是他们复婚的手续,还没有办呢……

    星尔现在怀孕都已经五个月了。

    国外风气开放,检查完医生护士都笑眯眯的和他们说,可以适当的夫妻‘恩爱’了。

    星尔身体底子好,这一胎虽然头几个月颇为折腾,但现在能吃能睡能折腾他,精气神儿好的不得了。

    之前盛若兰还有些担忧,年轻人血气方刚的,日夜同床共枕万一惹出什么事儿来,她不要心疼死?

    前些日子私底下也悄悄问了星尔,盛若兰这颗心才算是落入肚中。

    她原本还十分担心,两个人分开这么久,又同处一室……

    但如今看来,萧庭月对女儿该是真的十分用心了。

    既然现在医生都说了无事,人家小两口蜜里调油一般,盛若兰自然不会过多干涉。

    甚至干脆和赵正勋一起出去短途旅行了。

    彻底把空间留给了二人。

    萧庭月因为陪产的缘故,国内的事情都暂时撂开了手,肖城和东子整日忙的不可开交,宫泽和沈佑兰也被借到了萧氏去帮忙,

    这才算没让公务堆积成山。

    更何况,东子还分出一部分人手在国内四处找寻莘柑的下落,更是忙的连睡觉都成了奢侈。

    但莘柑却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反而裴家近日添了喜讯。

    姜心恋在国外顺产下一个七斤重的男孩儿,她嫁入裴家五年,总算是一举得男,扬眉吐气之外,也彻底的站稳了脚跟。

    萧庭月和裴家关系很不错,赵家和裴家亦是私交甚笃,裴家得了小少爷,他自然该亲去庆贺,只是星尔身子沉重起来,他实在

    放不下心,只得让肖城代他亲自去了一趟,好生和裴老爷子解释一番。

    赵正勋和盛若兰却是要带了孩子们亲自回国一趟的,毕竟裴老爷子这一次实在是高兴坏了,难得的破了规矩,预备大宴宾客,

    大肆庆祝,可见对这个重孙子的看重。

    国内热闹起来,星尔和萧庭月倒是难得的过了一段十分安谧却又幸福的日子。

    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心上人,晚上闭上眼,在他的臂弯里沉沉睡去。

    星尔这孕期过的幸福无比,而萧庭月更是一次失眠都不曾有过。

    孩子第一次胎动的时候,星尔幸福又激动,直接哭了出来。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到来了,又在他们未曾察觉的时候,又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是两人心中的隐痛,他们都没有提起,可彼此却心知肚明,不曾提起,不代表是已经忘却。

    却反而因着有了同样的一份伤痛,两个人之间更是有了外人无法介入的亲密和依赖。

    那是只有为人父母才可以体会并感同身受的,星尔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如他一样,在记着那个宝宝,她就会觉得安慰许多。

    等到肚子里的小公主出生了,他们也会在她长大之后告诉她,让她记着那个永远不能谋面的哥哥或者姐姐。

    因为,彻底的遗忘,才是永恒的消失。

    距离预产期只有两个多月的时候,星尔的身子日益的沉重起来,盛若兰一行在国内逗留将近一个月,也启程返回瑞士,开始陪

    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