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玻璃心,敏感,难伺候的小孕妇
    “我刚和简然通了话,我在想,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放不下自己的前女友……”

    萧庭月攥着手中的毛巾,渐渐用力攥紧。

    他知道白芷的事是星尔心底的痛和结,而这个结子,必定要由他来亲手解开。

    “星尔,我们聊一聊好不好?”

    “聊什么?”

    “聊一聊我的过去,聊一聊白芷,聊一聊,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你的……”

    他将她抱起来放在膝上,亲吻了她的鬓角:“你想先听什么?”

    “我不想听你们的过去,我对她也没兴趣。”

    “那就是想知道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对不对?”

    他的小姑娘目光灼灼的望着他,依旧是没有惧意也没有羞赧。

    他低头吻她唇角:“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年我们一起去济源寺,你手抄了佛经给我母亲,我们还去上了香,后来还在情人树那里,

    求了两根红绳……”

    星尔想到过往,不由得有些怅惘:“我当然记得,我当时就戴了红绳,可你不肯戴。”

    萧庭月把浴袍袖管卷起,蜜色的手臂肌肉结实线条流畅:“但是现在是你早就扔了,可我一直戴着。”

    星尔眸中闪闪:“难道怨我?”

    “是是是,是我自己作的,怎么能怨你。”

    “你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

    “因为,后来我们分开之后很久,我才想明白,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爱上你的吧……”

    “那时候,你的初恋女友还没有回来呢。”

    “是啊,所以你该明白了,后来,虽然我们闹了别扭,分手,离婚,但实则都和她没有一点关系,因为,我的心里早已没有她了

    ……”

    “那你碰过她吗?”

    萧庭月忽然有些头疼。

    可星尔正目光灼灼逼人的望着他。

    他早该知道,这丫头思路跳脱的很,她关注的点,从来都和常人不一样。

    他碰过白芷吗?

    那时候的白芷,像是玻璃一样脆弱,年少热血恋爱中的男女,又怎会没有亲近的想法?

    可是他们之间只有那么一次,甚至称不上是一次,因为白芷的心脏实在太差了,他在她呼吸急促那一刻,就全然没了任何旖旎

    的心思。

    说起来,白芷的第一次,该是给了她的前夫段家振。

    “你说过不会隐瞒我任何事的。”

    星尔有些生气的样子,萧庭月踌躇片刻,到底还是拿她毫无办法。

    “那我说了,你不能生气,肚子里还有宝宝呢……”

    萧庭月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可是星尔已经生气了。

    她伸手推开他,气鼓鼓的扭过脸去:“你还是别说了,我怕我真的会气死。”

    “星尔……”

    “算了算了,我不要再听你从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没出现呢,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星尔胡乱摆了摆手,那一团乱麻的事情,再不想想起也不想提起了。

    “谁让你要比我大那么多!”

    星尔却又很快找到了可以发泄的点儿:“你就不会晚生几年等着我?”

    萧庭月简直哭笑不得,小姑奶奶,这些事是他能决定的吗?

    可星尔却又很快泄了气:“晚生几年怕是也没用,那时候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想到那时候冷冰冰像个大石头暖不热的萧庭月,姜星尔小姑娘又委屈起来。

    当时她追他追的多辛苦啊。

    现在倒好,她肚子里这小魔星偏着自己爸爸,这么快就让她偃旗息鼓了。

    “谁说我那时候不喜欢你?”

    萧庭月感情上并无傅子遇那样有天赋,很多事情,都是在他和星尔分开之后,他才想明白的。

    他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如果他不喜欢她,在她最开始纠缠着不放的时候,他早就不耐烦的干脆利落的把她给解决了。

    还能让她缠着他那么久?

    “就是不喜欢,如果不是我勾引你让你睡了我,你才不肯负责任!”

    “睡了都要负责任?这是什么歪理?再说了,你以为什么阿猫阿狗扑上来我都要有生理反应?”

    萧庭月忍不住戳她眉心:“我也是很久以后才想明白,我要是不喜欢你,在你第一次骑着单车跟踪我的时候就把你彻底打发了,

    还有后来?”

    “那你是一边享受着我的追求一边故意不给我好脸色吊着我?”

    星尔柳眉倒竖!

    萧庭月冷汗都出来了,这旧账真是翻的666!

    “怎么会!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心里已经有你了,我只是以为自己不喜欢你而已,要不然,怎么每次你遇到什么麻烦,我都

    根本无法做到袖手旁观呢?”

    “可你那时候明明心里还有你初恋女友,你手上还带着那个破戒指!”

    萧庭月真觉得这比谈一比几十亿的生意还要让他绞尽脑汁。

    “星尔……你知道的,我一毕业,所有心思都投在了萧氏集团的事情上,我那时候 根本理不清感情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所以你对我的感情也是乱七八糟的?”星尔学着他的样子,磨了磨后槽牙。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星尔!”

    “好了,我明白了,一句话,那时候你以为你还忘不掉你的初恋情人,可是实则你已经被我的美貌所诱惑你的心里已经有我了,

    对不对?”

    萧庭月忙不迭的点头。

    星尔随手抓了个抱枕砸在他身上:“渣男!脚踏两只船的渣男!”

    萧庭月:“……”

    “你今晚睡客房!”

    星尔试图把他从床上踹下去,可男人太高大了,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星尔……”

    “谢绝和渣男说话。”

    星尔抓起被子,直接把自己蒙上了。

    “星尔……”

    隔了被子把那娇气的小东西抱起来,星尔还在扭动挣扎,萧庭月不敢太用力,柔声哄她:“别生气好不好?你生气了,肚子里的

    宝宝会不高兴,到时候就不漂亮了!”

    星尔忽地掀开被子,气鼓鼓瞪着他:“你敢说我生的宝宝不漂亮?”

    萧庭月都快哭了,可他还没哭,星尔眼圈却已经飞快红了:“萧庭月,我不想看到你,呜呜呜……”

    盛若兰和他们都说过的,孕妇因为激素分泌影响的缘故,通常都会格外的敏感,玻璃心,喜怒无常,所以,必须要哄着她,顺

    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