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娇惯
    星尔抬眸偷偷看他,只觉得他严肃起来的样子实在是爆了,还是忍不住的为男色动摇,真是不争气。

    见她仍是不说话,萧庭月不免又心软起来。

    这小姑娘也是自尊心十分强的,瞧她这样子,他猜的出来她是知晓自己过分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而已。

    他又不舍得为难她,她说些孩子气的胡闹的话,他也就一笑而过好了,何必和她上纲上线。

    “还想不想吃东西?”

    他的语气温柔了下来。

    星尔却鼻子里一酸,翻过身去躺在床上,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句:“不想吃了。”

    “那我让厨房把汤保温起来,你什么时候肚子饿了,什么时候叫我。”

    星尔忽然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她动作这样大,倒是吓的萧庭月眉心一跳:“星尔你慢点……”

    “什么叫我肚子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叫你?”

    萧庭月学着她的样子挑挑眉:“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不走了?”

    “当然,我如今任务艰巨,当然不能走了。”

    “那你去住客房!”

    萧庭月眸间满是笑意:“我没说我不住客房啊?”

    星尔忽地脸涨的通红,扭过身躺下,又不肯理他了。

    萧庭月只是这样看着她就觉得心满意足。

    站起身叫了佣人上来,把残羹收拾了一番端下去。

    又让佣人告诉盛若兰,星尔吃了一大碗的补汤,没有吐,也没有不舒服,让厨房温着汤,夜里饿了好让她可以随时吃到嘴里。

    不要说佣人吃了一惊,就连盛若兰听得这样说都吃惊不已,这几个月,为了星尔这个吃饭的问题,一家子都要操碎了心了,可没想到,萧庭月一来,星尔就好了。

    盛若兰不由对赵正勋笑道:“怨不得都说闺女向着爸爸,瞧瞧,这小魔头多给她爸爸面子,爸爸一来,立时就不闹腾了……”

    “你就这样笃定是个女儿?”

    赵正勋得知星尔吃了一碗汤还没有吐,自然也高兴起来。

    盛若兰日日为了女儿悬着心,吃睡都不安生,眼看着星尔瘦了一圈,她也瘦了一圈,赵正勋愁的头发都要白了。

    现下最重要的大事忽然解决了,心里自然开怀无比。

    “自然是个女儿了,和我当年怀着她时,反应一模一样,甚至比我的反应还要严重一些,你看啊,星尔就是个极其有主意的,到时候啊真生个小丫头,那小丫头怕是要比星尔还让人头疼……”

    赵正勋揽住她,温声道:“那又如何,女孩子就该养的娇一些,再说了,有我和几个舅舅在,还有那样一个爸爸,就算是要天上的月亮也多的是人伸手帮她摘,不用担心呢……”

    盛若兰抿嘴一笑:“那我为将来的外孙女婿担心不行?谁要是娶了这小魔星,那可真是有苦头吃了。”

    “你瞧你,孩子还没出生呢,你就将她说成这样,万一是个乖巧漂亮又贴心的小公主呢?”

    赵正勋不由得有些心驰神往,他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和兰儿似的漂亮又娴静的小女孩儿,想一想,心都软了。

    可是现在,他们都这般年纪了,也只好把这希冀寄托在孩子们的身上。

    若是星尔生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公主,他肯定是最疼的那一个。

    可赵正勋的美好幻想在几个月后就被打破了。那个叫慕星的小丫头出生那一夜,瑞士难得的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星尔生产折腾了一夜,外面的雷电就响了一夜,到得那小丫头呱呱坠地,外面正巧风停雨住,太阳破空而出,天气晴好的让人眼睛都睁不

    开。

    那小丫头的哭声也是震天响,若不知的,还以为生了个大胖小子呢。

    赵靖慈站在产房外,摇摇头叹了一句:“我已经能预想到未来几十年,我的苦逼人生即将开启了。”

    赵靖恩依旧面色沉静如常的立在赵靖慈身边,闻言轻轻伸手拍了拍赵靖慈肩膀:“节哀。”

    第一次,赵靖恩这样的冷酷面瘫男露出了迷之微笑。

    赵靖慈磨磨牙:“你没有同感?”

    赵靖恩气定神闲“有啊,但是,我不怕。”

    盛若兰和赵正勋对视一笑,赵靖之菲薄唇间含了一缕笑望向二人,目光却在阿慈脸上定格了片刻,瞧着他被靖恩气的跳脚的模样,赵靖之不由得唇间笑意更深。

    他希望他这一辈子,都可以这样,无忧无虑的活着,肆无忌惮的活着。

    但他这一刻却怎么都不曾想到,后来,赵靖慈生命里的那些风风雨雨,却都是他带给他的。

    ……

    萧庭月当夜没有去住客房,却是和衣在星尔卧室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夜。

    赵正勋疼爱她,她的闺房布置的也偏公主风一些,毕竟,赵正勋自来都有个生个小公主的粉色的梦。

    萧庭月睡的那个沙发也是精致至极,可对于他这样的身高体格来说,也实在是憋屈的难受。

    他这一夜都没怎么睡好,一则是惦念着星尔,怕她不舒服,怕她肚子饿,二则,是她白日里说的那些话,到底还是入了他的心。

    若他不是真的在意她,只是在意孩子,那么他不会入心,难受。

    可他对她的感情,早已超出了他自己的认知范围。

    萧庭月本就睡眠不好,心中又有事,这一夜折腾,晨起之时,面色就倦意沉沉。

    却是星尔,晚上喝了一碗补汤,难得的没有吐也没有不舒服,胃里暖融融的,倒是安睡了一夜。

    只是早起看到萧庭月这般模样,她到底还是有些心疼。

    见他醒来睁开眼就开始围着她转,星尔不免放软了声音:“你去客房睡一会儿吧,我又不是不能动弹了,再说了家里还有佣人,不用你照顾我。”

    萧庭月却并不听:“我本就缺席了三个多月,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你和孩子。”

    星尔瞧着他眼底深处的那些红血丝,不由得轻轻咬了咬下唇。

    有些玩笑话该说,有些,却是不该说的,她自己也知晓,不该在这样的事情上开玩笑来气他。

    “萧庭月……”“怎么了?”萧庭月将牙膏挤好,兑好了温水递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