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萧庭月,这孩子如果不是你的呢?
    盛若兰并未阻止,女儿这样辛苦怀着身孕,萧庭月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星尔胃里空空,可却也不太愿意吃东西。

    毕竟饿着的还可以忍,但吃下去立时就翻江倒海的吐出来,这中滋味实在是太煎熬了。

    更何况食道都被胃酸蚀伤了,吐的时候整个食管都火烧火燎的疼,这样的滋味儿,再不想重来第二遍。

    但医生交代了,就算再怎样吃不下,也要逼着自己吃,她可以饿着,但肚子里的宝宝却不能。

    萧庭月没怎么伺候过人,也是在离婚前,她住院的那些日子,他亲手照应着她才有了些许经验。

    先将她后背那里垫了软枕,复又盛了一碗汤,亲自拿汤勺舀了,送到她的嘴边去。

    星尔知晓这一日粒米未进,肚子里宝宝也该饿坏了,虽实在没有胃口,却也强逼着自己张嘴吞咽。

    如上刑一般将补汤咽下去,认命的等着即将到来的可怕反应,可温热的补汤到了胃里,却是一片熨帖,整个胃部都舒服的舒展开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喝更多。

    自一个月后开始有妊娠反应至今,星尔这是头一次迫切的想要吃东西,头一次吃下去的东西,没有立时呕出来。

    萧庭月却是比她还要紧张,眼眸不眨的盯着她将那补汤咽下肚中,生怕她会吐出来,紧张的连呼吸都屏住了。

    毕竟方才下楼去时,盛若兰千叮咛万嘱咐,星尔吃什么吐什么,反应严重的很,若不然,她也不会怀着三个多月的身孕,还瘦成这样。

    “萧庭月……我还要喝!”

    星尔久久等不来第二勺,不由得蹙眉瞪他:“你快点啊!”

    萧庭月简直要喜极而泣了,慌忙又舀了汤送到她嘴边,一勺一勺喂下去,足足喝了一碗,星尔还有些意犹未尽,眨巴着眼睛像是讨食的小猫一样望着他:“还想喝……”

    萧庭月却不敢再多喂了,她这几个月都是吃什么吐什么,胃口差的不得了,人瘦成这个样子,就算现在有些好转了,却也不敢冒然给她吃太多。

    “要不……我去问问伯母?”萧庭月搁下汤碗,星尔睨了一眼餐盘:“你端这么多上来,难道不是给我吃的吗?”

    当然是给她吃的,可是,也是因为想着她没有胃口,所以才会拿了好几样食物上来,想要尽可能的让她多吃一点点。

    可他不知道她的胃口忽然好转了啊。

    “宝宝,你看……妈妈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连饭都不给我吃饱,等你生下来,记得帮妈妈报仇……不要认那个没良心的人当爸爸……”

    星尔可怜兮兮的捂着肚子哼哼唧唧的告状,萧庭月被她这孩子气的举止弄的哭笑不得,可有什么办法呢,他就是喜欢她在他面前无理取闹,作天作地的样子。

    “你要是给我生个小公主,怕是你这算盘都要打不响了。”

    “为什么?”星尔不解。

    萧庭月得意洋洋:“女孩儿和爸爸是最亲的啊,不是都说女孩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

    “你少得意了!”星尔漂亮的眼珠子骨碌碌的一转:“再说了,我可没说我肚子里的宝宝是你的!”

    萧庭月一张脸立时沉了下来。

    星尔最初还气焰嚣张的不得了,可不过片刻,她渐渐的就有些偃旗息鼓起来。

    萧庭月的脸色很难看,甚至比那一日她骗他说她在瑞士也约过那什么时,还要难看数倍。

    星尔忽然有些心虚,低了头,手指头绞在一起,却不肯先认错。

    萧庭月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她这会儿的反应清楚的昭然若揭了一切,她不过是说笑气他的而已。

    虽然知晓,这孩子定然是他的,要不然,盛若兰又怎会是这样的反应,要不然,他岂能这样登堂入室?

    可他就是觉得心里说不出的疼,他不喜欢她这样说话,不管她做了什么,曾经做了什么,都不要告诉他就好。

    “星尔……”

    萧庭月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额发:“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不好?”

    星尔低了头,咬了咬嘴唇,觉得有些难堪,还是不想搭理他。

    “你明知道,这是我们的宝宝……”

    “那可不一定,你以为离开蓉城后就没人约我了?”

    星尔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这些话都不是她想说的,可就是说了出来,好像就是想要气他一样,故意的让他生气似的。

    “星尔!”

    他真的动怒了,声音都高了起来。

    看吧,她就知道,他脾气还是大的很,欺负她欺负惯了,不就是以前她追着他跑,没脸没皮的把他惯的了吗?

    现在还在她面前大吼大叫。

    上次还说无论她之前做了什么他都能接受,包容,现在还不是生气了?

    星尔小嘴抿的紧紧的,挑眉看他:“你吼什么啊,萧庭月,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我,在意我了,那我现在倒是有些想不明白了,你是在意我肚子里的孩子多一些,还是在意我多一些呢?”

    “如果这孩子当真不是你的,你是不是就要翻脸走人了?”

    星尔笑的特别讨打,萧庭月亦是气的双拳紧攥,额上的青筋都绽了出来,若换做旁人这般,他早翻脸,可偏偏是她,怎样淘气,怎样作,他都只能乖乖受着。

    “不可能不是我的。”

    萧庭月沉沉开口,眸色忽然锐利看向她:“星尔,你知道的,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但是,就算,就算当真不是我的,我也会对他视如己出。”

    她没想到他会用视如己出四个字。

    在她对他的认知里,他这样骄傲自负的男人,怎会接受这样的事情?

    可上次她骗他说自己约那什么,他气的快疯了,还是接受。

    这一次,她又故意拿话骗他,可他依然是这样的态度。

    星尔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现在,心里还有什么不舒服的,都说出来,说完了,以后,就再不许提这样的事情,说这样的话。”星尔抬眸偷偷看他,只觉得他严肃起来的样子实在是爆了,还是忍不住的为男色动摇,真是不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