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萧庭月,我怀孕了……
    哭过的嗓子还有些微哑,却格外的娇嗔动听:“那你能帮我怀孕生孩子?”

    萧庭月不由怔住了。

    这自然是不能的……

    可这事儿,和怀孕生孩子,又有什么关系?

    他又待开口

    星尔却撇撇嘴,轻哼了一声:“还说没什么事难倒你呢!”

    萧庭月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走入了一团迷雾中,离他最近的,是触手可及的一团光明,可他却根本不敢去触碰。

    他脑子里隐隐冒出一个想法,可那想法却又很快被自己掐灭了,他不敢去想,他根本不敢去想这些。

    “萧庭月!”

    星尔忽然惊呼一声,柳眉竖起来瞪着他:“你的手压着宝宝了!”

    他脑子里乱成一团,手掌箍着她的腰,不自禁的开始微微用力,收紧。

    星尔一喊,他慌地放开,接着整个人却是彻底懵了,宝宝?

    什么宝宝?

    萧庭月脑子嗡地一声炸开,怎么会这样,明明那佛牌已经被他烧了,明明白芷做的那些阴邪的事已经解了,可是星尔,怎么好端端的,忽然又犯病了!

    “星尔……”

    萧庭月双手按住她的肩,低了头看她的眼瞳,一片清明,透彻无比,谢天谢地。

    萧庭月忍不住都要念一声佛,她此刻的模样看起来和当初发病时截然不同,他这颗心才稍稍落回了肚中一半。

    但这句压着宝宝了,又是怎么回事?

    “星尔……”

    萧庭月试探着轻轻唤她:“你……是不是又看到什么了?”

    星尔一头雾水:“萧庭月,你说的什么啊,这屋子里,除了我和你,难不成还有别人?”

    她说话时条理清晰,神色目光亦是一片清明,不像是那时那样茫然癫狂的样子

    难道!

    萧庭月只觉得整个人剧烈一颤,他下意识的往她小腹那里望去,她本就是骨架娇小,纤瘦窈窕的身材,如今消瘦了许多,整个人更是细瘦伶仃,可她这样的瘦,腰肢却比之从前稍稍的粗了些许……

    小腹那里,薄软的衣料之下,有着细微的凸起……

    “星尔?”

    他哑声开口,目光里带着不敢置信,却又光亮璀璨,深邃的眼瞳里,漆黑的瞳仁仿似将要烧熔的琉璃一般,烫的她不敢直视。

    心中忽有小小的欢喜一点一点的蔓生而出,像是连绵的花田,骤然就在她心里完全盛放了一般。

    那欢喜之下,却又带着小小的细微的酸,要她忍不住鼻腔微堵,眼眶刺痛着,又要掉下泪来。

    她都不想这么早告诉他的,甚至到生的时候也不想给他知道的。

    凭什么啊,当初把她气成了那样子,现在她还要给他生宝宝。

    可见了他之后,却怎么都没能忍住,这一份欢喜和痛楚,都得有人分担着才觉得更好。

    “星尔……”

    萧庭月将她的肩膀攥的那么紧,他的声音抖的不成样子。

    就像是她看到验孕棒上的两道红线时一样,整个人颤栗的手脚都无处安放。

    那是对于新生命无比的期待,才会有这样的激动和失控。

    不管其他,在这一点上,他们是一模一样的。

    星尔心窝里蓦地一软,“萧庭月……”

    她抬眸,眼泪倏然滚落下来,却是欢喜的泪:“我怀孕了,这里面,这里面有我的宝宝了……”

    她软软凉凉的小手握着他的,将他温厚的大掌,紧紧的贴在了她的小腹上。

    那一片微微隆起的绵软,温暖柔软,他的掌心贴在上面,虽什么都不能感知得到,却让他依旧激动的想要落泪。

    “星尔,对不起,你让我冷静一下……”

    他放开她,站起身快步走到窗边,他想要抽支烟让自己平静一下,可刚拿出来,却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烟盒和打火机一起丢在垃圾桶中,发誓从这一刻起,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抽一支烟。

    星尔坐在床上,看着她自十六岁就爱慕入骨的那个男人,她不能再骗自己的心,也不能再嘴硬不肯承认。

    她就是心里还装着他,就是没能全然的忘掉他,就是,还在爱着他……慕浠白说她重蹈覆辙也好,阿慈说她不知道吃一堑长一智也罢,她什么都不想在意了,就这一刻,因为这个孩子,他们彼此能探知到彼此心底最深处在想着什么,她知道他深深的爱着她和宝宝,她就什么

    都不求了。

    她姜星尔这一生,就是除了爱,什么都不要。

    哪怕她撞的头破血流,可她终归不会后悔。

    “我让赵妈来,我现在就给肖城打电话,让他将赵妈送过来照顾你……”

    萧庭月双眸隐隐有些发红,他转过身,复又走回来,像是抱着贵重的易碎品一般,将她小心翼翼的抱起来放在膝上。

    他的指腹摩挲着她眼角鬓边,将那些泪痕都拭去,又低头轻轻的吻她:“我也留下来好不好?我不回蓉城了,我就在这里照顾你和宝宝……好不好?”

    星尔刚要开口,胃里却又是一阵翻涌,她赶紧将他推开,伏在床边就干呕起来。

    萧庭月手足无措的站着,看她吐的难受,他眼瞳红的摄人,嘴唇紧紧的抿着,看她一声一声干呕,可胃里没有东西,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她这样难受,可他却无法替她分毫……

    方才他还大言不惭,说这世上再没什么事可以难倒他,但此刻……

    萧庭月端了温水过来,轻轻帮她拍着后背,星尔有气无力伏在床边,漱了口,喝了两口温水,可接着就又翻江倒海起来……

    这样折腾半日,待到终于平息下来,星尔整个人已经恹恹的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萧庭月抱了她,轻抚着她的后背,星尔很快沉沉睡去。

    可萧庭月却垂眸望着她鬓边汗湿的发,还有那张微白憔悴的小脸,许久都没有动。

    星尔这一觉睡醒,天色已经微黑。

    她一日没吃什么东西,虽然知道她晚上依旧会没什么胃口,但厨房照旧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各色的补汤也都煲好在砂锅中保温着。萧庭月亲自下楼来,选了一些清淡开胃的小菜和补汤端上去,盛若兰并未阻止,女儿这样辛苦怀着身孕,萧庭月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