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萧庭月,你能帮我生孩子?
    他风尘仆仆,似是片刻停留休憩都没有,眸子中还有着深深的红血丝,衣衫也有些褶皱凌乱。

    赵家的佣人将他请进去,星尔在二层卧室的床上躺着,听着盛若兰说萧庭月来了,不知怎么的,忽然她就眼眶一红,泪缓缓涌了出来。

    萧庭月到得厅内,他这样持重内敛的人,此时却是任谁都瞧得出他的心慌意乱来。

    甚至赵正勋与他说话时,他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盛若兰从楼上下来,萧庭月竟是失态的蹭地站了起来:“伯母……”

    他声音有些涩哑,喊了一声,却又顿住了,片刻后,盛若兰听到他的声音,有些虚浮的忐忑和惶惶:“星尔在楼上吗?我可不可以去看看她?”

    盛若兰这几日脸色都有些憔悴,闻言问道:“好端端的,你怎么跑来了。”

    “我前几日和星尔通电话,没讲几句她就忽然挂了,我听着她声音不对,心里担忧的很……后来她说她没事儿,但我总是不能放心……”

    “伯母,我就来看一眼,看看她好不好,她若无事,我立时就安心回去……”

    萧庭月这般情状,任是铁石心肠之人也未免会有些动容,更何况盛若兰,对他的成见已经日渐消弭。

    星尔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他终归是孩子的父亲,早晚都要知情。

    早一日,晚一日,又有什么区别?

    再想到星尔如今被妊娠反映折磨成这样,寻常女人此时正是最需要丈夫关怀的时候。

    而有时,亲情友情就算再怎样的厚重,却也是无法替代爱情的。

    盛若兰忍不住轻叹一声:“你去吧,星尔现在在卧室休息,她这一段,有些不舒服……”萧庭月脸色立时变了,他这般持重的人,情绪控制早已自如无比,但此刻,她却清晰看到,这个强硬的男人脸上,所有的防线都溃散颓败,他依然挺直了脊背站着,可他整个人却在颤栗,每一根神经,每

    一寸坚韧,都在颤栗。

    “萧先生……”

    盛若兰刚刚开口,萧庭月似是骤然回过神来,他对她艰涩一笑:“伯母,没关系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她有事……”

    盛若兰欲言又止,算了,孩子们的事情,就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吧。

    她本是想告诉萧庭月,星尔是因为怀孕了方才会身子不舒服。

    可是看他这般模样,她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好。

    “你去吧。”

    盛若兰摆摆手:“她方才已经知道你来了。”

    盛若兰的欲言又止,看在萧庭月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意思。

    萧庭月五内俱焚,可却又偏偏用尽了全力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脸上流露分毫。

    无论如何,他必须要撑住,星尔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好,他还得做她的依靠。

    这短短的十几级楼梯,走起来却是漫长无比。

    他既盼着快些见到她,却又莫名的有些怕见到她。

    隔着一扇门,他沉默站了几分钟,方才抬了手,轻轻叩门,叫她的名字。

    内里是一片的安谧,好一会儿,才有细弱的声音传来:“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说话的口气也有些有气无力,那语调虽然和旧日一般模样,可这样的气若游丝,却是萧庭月从不曾听过的。

    推门的手,骤然好似沉重无比,眼眶像是火灼着一般,疼痛无比,他抬起手,摘了眼镜,眼角有微凉的水光,指腹抹去,再抬起头来,神色已经恢复如常,甚至,刻意的带出了几分的轻松。

    萧庭月推开门,半开的窗子里有风将纱幔撩起。

    她在床上半靠着,一道纤弱的身影玲珑起伏,手中随意拿了一本书,却是百无聊赖的神色。

    听到门被推开,她这才掀起眼帘看了看他,随即却将书本合上丢在一边,转过头去看着窗外:“你来干什么?”

    “这么好的天气,你躺床上躲懒羞不羞?”萧庭月的口吻听起来闲适无比,他唇角还带了笑,那样温柔入骨的笑容,似是很轻易就能让人窝心,安定。

    他走到窗前,将那窗帘全都拉开,阳光漫洒进来,屋子里骤然明亮无比。

    “伯母说你有些不舒服……”

    萧庭月在她床边坐下来,目光所及,却是她消瘦不已的一张小脸,那眉心蹙着,带着化不开的几道愁绪,一双黑琉璃一般的瞳仁却是越发的乌黑剔透起来,唇色却是淡淡的灰白色,让人瞧了心头就不安。

    萧庭月再忍不住,伸手将她搁在被子上瘦骨嶙峋的两只手握在一起,哑了声询问:“星尔,你怎么瘦成了这样,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告诉我好不好?”

    星尔想把手抽出来,可他握的那么紧,那样的力道,似乎是想把她刻入他的骨髓里一般,她挣不开,眼泪却掉了下来。

    她很不喜欢自己现在这样,怀个孕像是天塌了一样,动辄就想掉眼泪豆子。

    医院里比她怀相还不好的女人多了去了,有人整个孕期都躺在床上不能下地,保胎针都打了几百针,她不过是孕吐而已,还没糟糕到那种地步,可却已经有了厌世的念头。

    “星尔……”萧庭月看着她闭目眼泪滚滚落下来,心头的猜测越发坐实了几分,一颗心骤然跌入深渊,一片粉碎,却依旧在她面前强撑着,不肯流露分毫,让她更害怕。

    “别怕……”

    他倾身,将她轻轻抱了起来,她瘦了这么多,在他怀中几乎没有重量。

    眼泪被他带着薄茧的手指轻柔抹去,他的唇温热贴着她的耳轻喃:“星尔,不管怎样,我都会陪着你,别怕,别哭,好不好?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我……我和你一起分担。”

    星尔瘪了嘴,眼泪豆子掉的更凶:“萧庭月,可是你没法帮我分担啊。”

    怎么会,就算是天塌地陷了,他也会帮她担着,不管发生多可怕的事情,他都会挡在她的前面。

    “不会的,星尔,你信我,这天底下,没什么事能难倒我……”星尔哭的眼睛如桃,在他怀里抬起一双雾蒙蒙的飘亮眼瞳看着他,哭过的嗓子还有些微哑,却格外的娇嗔动听:“那你能帮我怀孕生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