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肚子里这个折磨人的小魔星
    众人不由面色微变,方晋南却是依旧一派平静,甚至含笑对杜老拱了拱手:“杜老。”

    杜老气的火冒三丈:“方晋南,光天化日之下你就敢动手杀人,你是不将我们道上规矩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但凡恩怨,罪不及妇孺,老幼,唐城此举,又是将道上规矩放在眼里了?”

    “你指控他杀人,可有证据?”

    “杜老认为,还需要证据?”

    “自然需要!”

    “那方某无奈何,唐城已经被我杀了,杜老若是真的想要证据,只能让人去阴司里问一问唐城了!”

    “方晋南,你这是公然的打我的脸了?”

    “方晋南不敢。”

    “不敢?我看你胆子大的很!”杜老终是勃然动怒:“把这个无法无天的混账给我绑了!我要亲自宰了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拦我!”

    方晋南站立不动,任由几人上前将他双臂反剪身后。

    唐茹哭的双眼通红,冲到他身前,抬手就要搧在他面上,可在触到他冷若霜雪的一双眼瞳时,却终究还是定格半空,最后缓缓无力垂下……

    唐茹瞠目定定望着他,眼泪大滴大滴滚滚而下:“方晋南……”

    唐茹喃喃轻念他的名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方晋南,你知不知道……”

    方晋南的目光平淡无波的从她脸上掠过:“唐大小姐,让开。”

    “方晋南,你以为你每次都会有好运眷顾?你这一次逃不掉,你会死,你知不知道!”

    方晋南眸光微垂:“唐大小姐,我再说一次,让开。”

    唐茹眼泪纷纷而下,可落下之后,她却又笑出声来:“方晋南,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会让你后悔这样对我,我会让你后悔你对我的无情。

    方晋南,我那么的爱你,我不该得到你这样的回报和馈赠。

    ……

    都说女孩儿肖母,尤其是身材和怀孕这件事上。

    盛若兰当初怀着星尔的时候,就是整整孕吐了三个月,方才好转。

    星尔如今,竟也一模一样,只是到了三个月,却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盛若兰都不由得心疼打趣:“这肚子里八成也是个如你一样的小魔星,简直和我当年怀着你那时候的怀相一模一样。”

    星尔却有些失望的样子。

    她内心深处,实则是不太想要一个女儿的。

    女孩子总是格外的招人心疼一些,就算是如她这样强硬干脆的性子,情事上都受够了磋磨,她实在不舍得自己的女儿将来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好似不久前自己还是个小姑娘,如今却要做妈妈了,生命真是一件再奇妙不过的事情。

    星尔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可我想要个小男孩儿,皮一点,像阿慈那样的,不受欺负……”

    靖恩的性格都有些吃亏,因为太乖巧懂事而又优秀,反而父母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总是捣蛋而又有些淘气的同胞哥哥身上。

    “以后有这几个舅舅在呢,能受什么欺负?再说了,你这样的脾性,谁敢在你这个丈母娘头顶上惹是生非?”

    星尔抿嘴一笑“这倒也是。”

    谁敢欺负她的宝贝女儿,她一定毫不犹豫拎刀直接砍死那个人!

    可星尔怎么都没想到,不久之后,自己果然如盛若兰笑言的这样,生下了一个如她这样,不,甚至比她还要厉害嚣张的小魔星。

    得了,她总算不用担心会有人敢欺负她的宝贝女儿了。

    但给了她最骇人的一枚深水炸弹的,却是她这个无法无天的宝贝女儿……

    后来萧庭月就安慰星尔,算了算了,这是遗传,没有办法的。

    星尔欲哭无泪。

    她十六岁爱上萧庭月,狂追不舍,不到二十就把自己嫁了,已经算是骇人听闻。

    但她那时算是无父无母,无人管束的孤儿一般,就算行事乖戾大胆,也尚可理解。

    但是这丫头父母健在,家庭和谐,刚过了十八岁生日就蹦出来直接说她已经和人领证了要搬出去过二人世界又算什么事?

    但这也就罢了,更让星尔气的几乎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的是,那丫头的合法老公,足足比她大了十四岁……

    好吧好吧,大了十四岁也就罢了,男人大一些更会疼女人,至于什么以后下半辈子的性福什么的,那就以后再说好了。

    可这丫头找个什么精英才俊找不到?偏生找了个混黑道儿的……

    萧庭月当时就动了大怒,只差没让东子拎着刀跟他一起去砍人了,但那又如何,小丫头早已被他惯的无法无天,他这边还没喊打喊杀,那边小丫头就抹脖子上吊的护着自己的心上人了……

    星尔那时候才知晓,盛若兰当年捏着鼻子认可萧庭月是什么心情,强忍着心里的疼和不满,纵容着她怀孕留下孩子,又是什么心情了。

    但这些都是后事,我们暂且不提。

    星尔足足被肚子里的小魔星折腾了三个月,人非但一斤没胖,反而瘦了六斤,本就是纤细玲珑的小姑娘,如今更是瘦的脱了相,一张小脸尖瘦的吓人,衬得两只眼睛越发大了起来。

    盛若兰心疼的不行,变着法儿的让厨房煲各种补汤,但星尔喝什么吐什么,吐的胆汁都要出来,食管都被胃酸蚀伤了,吐出来的污物里都带着血沫子。

    再这样下去,别说生宝宝了,自己这条命都要折腾没,盛若兰劝着星尔干脆把孩子打掉吧,毕竟一个未曾谋面的小小胚胎与亲生女儿比起来,她更心疼的还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这一块肉。

    可星尔却执意不肯。

    但她吃不下喝不下,睡不安稳,对腹内胎儿来说也是一道关卡。

    三个月去孕检的时候,医生都说了胚胎发育的不太好,要她一定要好好休养,就算吃了就吐,也要逼着自己吃下去。

    星尔这般受罪,赵家除却盛若兰之外,个个也都忧心忡忡。就在星尔又一次吐的昏天暗地,赵家上上下下乌云沉沉的时候,萧庭月却忽然出现在了瑞士赵家的宅子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