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手刃
    唐城不由得面色大变:“来人,来人!”

    方晋南却已经迅疾出手,动作快如闪电一般,直接掠过那惊吓尖叫的女孩儿侧脸,精准扼住了唐城的脖子:“唐城,你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他指间夹了薄薄锋利的刀片,而此时刀片正抵在唐城脖间动脉上,皮肉割开,鲜血如注,下一瞬就是命丧当下。

    唐城这些年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已然落下了病根,方晋南此举,要他立时两股战战,整个人瘫软如泥,几乎无法支撑坐定。

    唐城下属团团围了上来,枪支上膛,对准方晋南。

    可没人敢轻举妄动,这个方晋南名声赫赫,人人都知晓,没人能在他手下捡回一条命。

    更何况,唐城此时颈间已经血流如注。

    “方晋南,你敢对我动手,你今天也别想活着出去……”

    唐城面色惨白,颈间鲜血不停滴下,他全凭一口气硬撑着,方才没让自己从椅子上滑下来……

    “谁说我想活着出去了……唐城,我今日来,就没想着活,不过,就算我方晋南今日死了,也有你这个垫背的,这生意不赔本!”

    “方晋南……住手,你住手……”

    颈间刀片骤然压深,唐城整个人防线全部崩溃,已经是毫无形象的大呼连连。

    周遭众人神色俱变,互相对视着,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几分的不认同。

    他们这种刀尖上舔血的人,最他吗瞧不起的就是唐城这种孬种。

    可现在,这样怕死的脓包,孬种,却是他们的老大……

    众人不自禁会想起方晋南这些年的行事手段和作风。

    跟着唐城这样的人,结局可真是不好说。

    但跟着方晋南,至少还有金盆洗手,上岸的可能。

    方晋南对自己的兄弟怎么样,众人可是都瞧在眼里的。

    “四条枉死的人命,唐城,你预备和我怎么算?”

    方晋南手上力道丝毫不减,唐城却已经支撑不住,如一滩烂泥一般从椅子上滑下来。

    方晋南干脆一手拎了他的衣领,讥诮冷笑:“唐城,你可真是丢尽了唐先生的脸面了!”

    “你要怎样,方晋南,你知道的,你敢要我的命,我妹妹和杜老不会饶过你……就算你不怕死,可你那些兄弟呢……”

    “唐城,事到如今,你的命在我手里,你还来威胁我?”

    “方晋南,我们不如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唐城,你如今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我告诉你,我方晋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四条人命,我势要与你清算到底……死你一个,不足以平我怒火,唐城……要你的性命,不过是开始而已……”

    方晋南话音刚落,他手腕骤然用力,夹在指缝之间薄薄刀片,已经尽数没入唐城颈间皮肉之中,直到抵住颈骨再不能动弹,方才收了势……

    唐城连喊都没有喊出声,脖颈就生生被人割断,鲜血喷涌而出,方晋南半个身子都被鲜血覆盖。

    他松开手,掌心一片血肉模糊,早已分不清是他的鲜血还是唐城的鲜血。

    周遭是死一样的寂静,没有人料到方晋南竟是真的会这样不顾生死的直接要了唐城性命。

    甚至唐城的几个心腹,都有些怔仲的立在原地,呆若木鸡。

    唐城逃亡那数年,方晋南将唐家收入麾下,唐家这些旧人,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服气他,但这些年在他手底下也算是安分听话。

    唐城回来之后,随着唐家重新落入唐城之手,这些旧人自然也归入唐城手下。

    但方晋南也曾做过他们的老大……

    此时枪口虽然对准了方晋南,可想要扣动扳机,却好似也并非易事。

    就在这摄人的死寂之中,方晋南竟是闲庭漫步一般走到了一边,捡了一张尚算干净的沙发气定神闲坐了下来。

    “想开枪的,现在就可开枪。”

    方晋南语毕,将双手摊开展在众人面前,示意他此时周身上下,再无任何利器。

    可却并没有枪声响起。

    说起来,有方晋南这样一个老大在前,唐城这样的小人,实则是难以服众的。

    唐家旧人肯对唐老先生誓死效忠,对于这个二世祖,却并无太多的真心。

    更何况,跟着方晋南的那些人,如今过的什么日子,他们都瞧在眼里。

    没人想一辈子过这种有今天没明日的生活,能有好的出路,谁想做脑袋系在裤腰上的亡命之徒?

    “南哥……”

    一人忽然上前一步,扔了手中的枪:“我从前就是南哥的手下,我以后还是南哥的手下。”

    有人开了头,随后就有了更多的人上前表忠心。

    唐城的几个心腹下属见状,不由面色骤变,好在消息早已传出去,大小姐和杜老也该到了。

    他们隐忍不发,悄无声息的退到众人之后。

    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车声引擎声,知是唐茹和杜老来了,这才稍稍心定。

    “南哥,我们早就能受够了唐城这狗东西的鸟气,您当初能反出去,今日也带兄弟们反出去……”

    “是啊南哥,蓉城道上儿谁不知道您南哥的本事,这唐城就是靠着唐先生的名头才有今日,弟兄们没有服他的……”

    众人七嘴八舌,方晋南却自始至终不发一言。直到众人争执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方晋南方才缓缓开口:“我今日来,只是为那四个枉死的孩子,我方晋南早已言明,不再过问道上之事,我的手下兄弟,也一一金盆洗手,洗白上岸,我无后顾之忧,今日

    心愿已了,诸位厚爱,方晋南铭记在心,但,恕我不能胜任。”

    方晋南站起身来,望着呆若木鸡的众人:“既然诸位不愿动手,今日我方晋南就承了诸位这一番情意,日后,若有所需,尽管开口……”

    “大哥……”

    方晋南话音刚落,厅外忽有凄厉女声响起,旋即却是一道袅娜身影,跌跌撞撞冲入厅内,伏在唐城的尸体上,泣不成声。杜老随后而来,身后簇拥着十几个弟子,龙头拐杖狠狠捣在地上,杵的梆梆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