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惨状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慕浠白一路驾车离开,这一生活到现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过此时这样的难受和心痛。手机看小说。gq8。 才是最佳选择!

    

    &nsp;&nsp;&nsp;&nsp;从阿慈那里知晓她有了身孕,是萧庭月的。

    

    &nsp;&nsp;&nsp;&nsp;慕浠白当时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上来,他甚至想不管不顾,哪怕她恨他入骨都好。

    

    &nsp;&nsp;&nsp;&nsp;他都要将她绑在身边,再不许她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去。

    

    &nsp;&nsp;&nsp;&nsp;可见了她,他才知晓自己的无力。

    

    &nsp;&nsp;&nsp;&nsp;他没有资格那样做,就如,不被爱的那个人,连参与这个故事的权利,都早已被剥夺。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白芷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nsp;&nsp;&nsp;&nsp;梦里面,姜心安用磨的鲜血淋漓的十根手指紧紧的攥住了她的脖子,她那一张紫涨红肿的脸狰狞无比的哀嚎着,她来找她索命,让她还她的一颗心脏,让她还她这一条命来……

    

    &nsp;&nsp;&nsp;&nsp;她是眼睁睁的看着姜心安煎熬了整整三日才咽气的。

    

    &nsp;&nsp;&nsp;&nsp;也是在那一刻,她方才彻底的清醒了,也顿悟了。

    

    &nsp;&nsp;&nsp;&nsp;萧庭月与她之间,再没了任何情分,不,别说什么情分了,在他的眼里,她白芷甚至连污秽中的蝇蛆都不如。

    

    &nsp;&nsp;&nsp;&nsp;他看她一眼,都会恶心作呕。

    

    &nsp;&nsp;&nsp;&nsp;她知道让她看着姜心安折磨而死,是他让人这样安排的。

    

    &nsp;&nsp;&nsp;&nsp;她亦是知道,她会比姜心安更惨十倍,百倍,千倍。

    

    &nsp;&nsp;&nsp;&nsp;所以,这些日子,她无可无刻都在想着怎么把自己的性命给了断掉,无时无刻,她都在想,如果她能立时死去,她一定会感激上天……

    

    &nsp;&nsp;&nsp;&nsp;可她连寻死的可能都没有。

    

    &nsp;&nsp;&nsp;&nsp;飘飘摇摇,不知现在是在何处,她猜测她是被带上了一条船,可却又不知这船要驶向哪里。

    

    &nsp;&nsp;&nsp;&nsp;有人二十四小时都在盯着她,她的房间小的可怜,连一根针都找不到。

    

    &nsp;&nsp;&nsp;&nsp;那些男人凶神恶煞,说的话是她听不懂的语言。

    

    &nsp;&nsp;&nsp;&nsp;在船上这么多天,她就被禁锢在这一个小小的房间里,最初的时候,船上的男人源源不断的会来她这里。

    

    &nsp;&nsp;&nsp;&nsp;可现在,随着天气渐渐的炎热起来,而船上淡水稀少,她连澡都没洗过,整个人身上异味难闻,让人想要作呕,绝大多数男人都不来了,可却还有几个四五十岁的鳏夫,是照旧日日都要来一次的。

    

    &nsp;&nsp;&nsp;&nsp;最初的时候她受不住,可到这几日,她却已经渐渐的麻木了。

    

    &nsp;&nsp;&nsp;&nsp;这与姜心安受的那些罪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nsp;&nsp;&nsp;&nsp;那三日的耳闻目睹,白芷整个人已经全然的崩溃了。

    

    &nsp;&nsp;&nsp;&nsp;如果姜星尔此时在她的面前,如果跪下来给姜星尔磕头,都换个干脆利落的结局,她绝对毫不犹豫就跪下来给她叩头求她让她痛痛快快的去死……

    

    &nsp;&nsp;&nsp;&nsp;飘飘摇摇的感觉终于结束了,该是船靠岸了。

    

    &nsp;&nsp;&nsp;&nsp;有人进来,白芷的眼睛又被人用一块黑布蒙上,那些人粗鲁的把她推下船去,又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说话声,男的女的都有,她依然听不懂。

    

    &nsp;&nsp;&nsp;&nsp;这样过了好一会儿,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忽然被人摘了下来。

    

    &nsp;&nsp;&nsp;&nsp;明亮刺眼的光线照过来,白芷忍不住的抬手遮挡,渐渐适应了亮光之后,她放下手,然后看清楚了面前的一切。

    

    &nsp;&nsp;&nsp;&nsp;不知道这是什么国家,什么地方,但唯一能立刻判断出来的是,这里很穷,很荒蛮。

    

    &nsp;&nsp;&nsp;&nsp;穷到她从来无法想象出来,这世上还会有这样的地方,荒蛮到,这里的男女老少竟然很多都是直接衣不蔽体。

    

    &nsp;&nsp;&nsp;&nsp;她甚至看到好些女人,少女,就那样袒胸露乳的站在那里,目光直勾勾的又充斥着打量和审视的看着她。

    

    &nsp;&nsp;&nsp;&nsp;甚至有几个女人有些跃跃欲试的想要走到她的身边来……

    

    &nsp;&nsp;&nsp;&nsp;她们的目光很奇怪,只是掠过她的脸,最后却是像是发现了猎物的困兽一般,忽然双眸发亮,落在了她的衣服和鞋子上……白芷心里‘咯噔’一声,她忽地明白过来,下意识的转身就要跑,却被人直接自后揪住了头发,下一秒却被人压在了地上,一个肥硕粗壮肌肤黝黑的女人骑坐在她腰腹上,劈面就是两个耳光,打的她口鼻涌出

    

    &nsp;&nsp;&nsp;&nsp;血来,再也无力挣扎……

    

    &nsp;&nsp;&nsp;&nsp;身上的衣服被剥下来,鞋子袜子也被扒了下来,连胸衣都没有放过,好在内库倒是给她留下了。

    

    &nsp;&nsp;&nsp;&nsp;白芷仰面躺在地上,头顶是一片湛蓝湛蓝的天空,阳光浓烈的刺眼。

    

    &nsp;&nsp;&nsp;&nsp;她以为她会流出泪来,可到最后,眼角却只是一片干涩。

    

    &nsp;&nsp;&nsp;&nsp;周遭的男人们围在一个须发苍白的老头身边,他们口中叽里呱啦的议论着什么,好一会儿,似是众人都达成了一致,这才纷纷散开。

    

    &nsp;&nsp;&nsp;&nsp;有人把她拽了起来,她看到面前两个丑陋肮脏的男人,赤着上身,只有下体用一块烂布胡乱围着,那两个男人看着她的目光,不像是再看一个人,而像是,饿极了的人,在看着一盘子食物……

    

    &nsp;&nsp;&nsp;&nsp;白芷终究还是害怕起来,她想要向后退,想要挣开那两只粗壮肮脏的手,可她却被其中一个男人直接抗在了肩头上,白芷尖叫起来,周遭却是恶意的哄笑声四起……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方晋南伤愈后去了蓉城东郊的一栋小别墅休养身子。

    

    &nsp;&nsp;&nsp;&nsp;往日的下属,多半上岸后选择了过普通人的平淡生活,而有少数一些,却在此时仍旧选择了回来方晋南身边。

    

    &nsp;&nsp;&nsp;&nsp;方晋南自年少就在黑道之中挣扎,他知晓他们这样的人想上岸有多难,因此他并不愿那些兄弟再继续与自己在一起,反而劝他们金盆洗手。

    

    &nsp;&nsp;&nsp;&nsp;而他自己,反而将几个折损的下属留下的弟妹或者孩子都接到了身边来,亲自照看。

    

    &nsp;&nsp;&nsp;&nsp;他早已萌生退意,下属兄弟们有了萧庭月的照应,都一一有了新的讨生门路,他不用忧心他们日后,唯独担心的,却也不过是这几个孩子。

    

    &nsp;&nsp;&nsp;&nsp;唐城接手唐家,又有唐茹和杜老做靠山,他知晓唐城恨他入骨,绝不肯轻易罢休。

    

    &nsp;&nsp;&nsp;&nsp;有心将这几个孩子都远远送到国外去念书生活,也当告慰了那些为他而死的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nsp;&nsp;&nsp;&nsp;只是,在筹备这些孩子们出国事宜之时,却终究还是出了事。

    

    &nsp;&nsp;&nsp;&nsp;这五个孩子,除却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已经在初中寄宿平日不用接送之外,其余四个八到十一岁的少年,都在同一个小学读书。平日出行,由方晋南的司机开车将四人送去学校,放学后再一起接回来。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