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同葬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他扑跪在地上,手指颤栗哆嗦着想要把那骨灰捧起来,可轻飘飘的骨灰啊,细微的风就将它轻易吹散了。

    

    &nsp;&nsp;&nsp;&nsp;他越是拼命的想要拢住,想要握在掌心里,可却越是无法留住。

    

    &nsp;&nsp;&nsp;&nsp;东子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曾经锦衣玉食桀骜不驯的二少爷,他玩弄了无数女人,他甚至不惜害死了自己的亲爷爷,他为了权势不择手段,可他原来却也有软肋。

    

    &nsp;&nsp;&nsp;&nsp;“顾庭安,她死了是好事儿,她终于可以解脱了……”

    

    &nsp;&nsp;&nsp;&nsp;东子想,月亮肯定早就想到了这一切吧,所以才会说,不要留下她的骨灰。

    

    &nsp;&nsp;&nsp;&nsp;碎成两半的玉葫芦里,只有小小一撮骨灰遗留,顾庭安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他生命的一切意义,好像都在这一撮小小的骨灰上了。

    

    &nsp;&nsp;&nsp;&nsp;他将那碎开的半个小葫芦轻轻的捧在掌心里,他的目光水一样的温柔望着它:“月亮,别怕,我来带你回家了……”

    

    &nsp;&nsp;&nsp;&nsp;“顾庭安……”

    

    &nsp;&nsp;&nsp;&nsp;东子忍不住开口。

    

    &nsp;&nsp;&nsp;&nsp;顾庭安跪在地上,缓缓的抬起头来:“徐问东,她为什么会死,她是怎么死的?”

    

    &nsp;&nsp;&nsp;&nsp;“她意外,染上了艾滋病毒……”

    

    &nsp;&nsp;&nsp;&nsp;顾庭安先是一怔,旋即却是失神一般跌坐在了地上,他当日的那些假想,原来真的坐实了。

    

    &nsp;&nsp;&nsp;&nsp;“她临死前心里大概最惦记的还是你,她是在你们当日的卧室床上吞药而死的,她走的很安然,我们发现她的尸体的时候,是在一日后,她面上还带着笑,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nsp;&nsp;&nsp;&nsp;“先生曾说送她去美国,接受最好的治疗,等待新药研制出来,但她不愿意。”

    

    &nsp;&nsp;&nsp;&nsp;“为什么不愿意?”

    

    &nsp;&nsp;&nsp;&nsp;东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不愿意,毕竟如今她心里最在意的只有你,就算是有什么话,她也只会想要告诉你吧。”

    

    &nsp;&nsp;&nsp;&nsp;“她有没有留给我什么东西?”

    

    &nsp;&nsp;&nsp;&nsp;“有。”

    

    &nsp;&nsp;&nsp;&nsp;“她留了一封很短的遗书,提到了你,她说,不要告诉你,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nsp;&nsp;&nsp;&nsp;顾庭安惨淡一笑,缓慢而又沉重的摇了摇头。

    

    &nsp;&nsp;&nsp;&nsp;他想他已经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她不愿等下去,等到治愈那一日,等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nsp;&nsp;&nsp;&nsp;这个傻姑娘啊,他的傻姑娘。

    

    &nsp;&nsp;&nsp;&nsp;她活在这世上,每一日,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是为了她自己。

    

    &nsp;&nsp;&nsp;&nsp;因为知道骄傲如他,活在这世上的每一日都似折磨,是煎熬,因为她知道,顾庭安不会过这种一辈子身在囚笼的日子。

    

    &nsp;&nsp;&nsp;&nsp;他犯了无可饶恕的罪孽,若有可能,她会愿意和他一起死。

    

    &nsp;&nsp;&nsp;&nsp;但是她连这最后的微末心愿,都未能实现。

    

    &nsp;&nsp;&nsp;&nsp;“她为什么会感染艾滋?”

    

    &nsp;&nsp;&nsp;&nsp;“是姜心安。”

    

    &nsp;&nsp;&nsp;&nsp;“原来是她。”

    

    &nsp;&nsp;&nsp;&nsp;顾庭安似被抽去了魂魄一般,僵涩一笑:“原来如此,我若早知,当日我就该亲手杀了她!”

    

    &nsp;&nsp;&nsp;&nsp;“她已经死了,死的极惨。”

    

    &nsp;&nsp;&nsp;&nsp;东子向他走了两步:“顾庭安,回去吧。”

    

    &nsp;&nsp;&nsp;&nsp;他手心里攥着那碎成两半的玉葫芦,攥的那么紧,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狭长眼瞳望着苍茫的群山将那一轮夕阳缓缓吞噬。

    

    &nsp;&nsp;&nsp;&nsp;“徐问东,我要回蓉城去,我要去那栋宅子看一看,如果你做不了主,打电话给你们先生,我亲自和他说。”

    

    &nsp;&nsp;&nsp;&nsp;东子定定看了他半分钟,转过身去,拨了萧庭月的电话。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曾经被蓉城很多人视为销金窟的那一栋宅子,早在顾庭安被放逐国外之时,就已经被封了起来。

    

    &nsp;&nsp;&nsp;&nsp;月亮在里面割腕自杀之后,萧庭月让人重新修整了这一栋宅子,留了几人照看,依旧闲置。

    

    &nsp;&nsp;&nsp;&nsp;顾庭安在月亮自尽的那一间卧室里一个人待了很久很久。

    

    &nsp;&nsp;&nsp;&nsp;从月亮升起到降落,整整一夜,他就那样动也不动的坐着。

    

    &nsp;&nsp;&nsp;&nsp;屋子里没有什么异样的味道,空气也是干净的,床上盖着雪白的防尘罩,就像是主人远行了还会回来一般。

    

    &nsp;&nsp;&nsp;&nsp;顾庭安又把那一枚珍珠耳钉拿了出来,摊开在掌心。

    

    &nsp;&nsp;&nsp;&nsp;珍珠在月光下散发出淡淡柔和的光芒,他又想起她在他身边甜甜笑着的模样。

    

    &nsp;&nsp;&nsp;&nsp;可只有一瞬,他却又忽然想起了其他。

    

    &nsp;&nsp;&nsp;&nsp;他死灰复燃,几乎将萧庭月这个大哥踩在脚下之后,他睡了白芷那一夜。

    

    &nsp;&nsp;&nsp;&nsp;他推开门出去,她的身影一闪而过,清晨见到她时,双眼红肿如桃,显然是哭了一夜,却还要故作镇定的样子面对他。

    

    &nsp;&nsp;&nsp;&nsp;他那时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她在他心中,也不过只有几分重量而已。

    

    &nsp;&nsp;&nsp;&nsp;他以为只是寻常,可如今她逝去,他方才知晓,她早已占据了他全部的心房。

    

    &nsp;&nsp;&nsp;&nsp;他从不曾对她解释过白芷的存在,也从未曾对她说过那一夜的事。

    

    &nsp;&nsp;&nsp;&nsp;如果他知道她会这样死去,他想,她离开那一夜,他一定会追出去告诉她。

    

    &nsp;&nsp;&nsp;&nsp;他这辈子没有爱过谁,他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受什么样的体会,但他如果能回到那个夜晚。

    

    &nsp;&nsp;&nsp;&nsp;他一定会告诉她。

    

    &nsp;&nsp;&nsp;&nsp;巫月亮,你给我听好了,小爷我爱上你了,你不准走,不准死,要死啊,咱们俩也得一起死,死了葬在一处,你变成鬼也得是我顾庭安的媳妇儿!

    

    &nsp;&nsp;&nsp;&nsp;顾庭安低了头,将珍珠耳钉和重新镶嵌好的玉葫芦都一起慎重的贴身放好。

    

    &nsp;&nsp;&nsp;&nsp;月亮割开自己手腕的时候,疼吗?怕吗?

    

    &nsp;&nsp;&nsp;&nsp;月亮流干了血,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她心里是不是在想着他?

    

    &nsp;&nsp;&nsp;&nsp;他想,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nsp;&nsp;&nsp;&nsp;窗帘的缝隙里照进来第一缕阳光,顾庭安依旧是靠在床边坐着。

    

    &nsp;&nsp;&nsp;&nsp;男人乌黑的额发,覆住了那一双漂亮多情的桃花眼,他一条腿伸直一条腿曲了起来,保持着那个闲适的坐姿。

    

    &nsp;&nsp;&nsp;&nsp;他的唇角也带着淡淡的笑意,就像是月亮死后一样。

    

    &nsp;&nsp;&nsp;&nsp;手腕上深可见骨的伤口里,已经没有鲜血可以流淌而出了,而地板上蜿蜒流淌的深色血液,已经粘稠的快要凝固。

    

    &nsp;&nsp;&nsp;&nsp;月亮,要是真的有下辈子的话,我想,我会选择做一个好人。

    

    &nsp;&nsp;&nsp;&nsp;一个好人啊,至少还有心安理得活下去的可能。

    

    &nsp;&nsp;&nsp;&nsp;你就不用为了我,放弃活下去。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他只留了一张纸,一句话。”

    

    &nsp;&nsp;&nsp;&nsp;“他写了什么。”“他说让他的骨灰和月亮的遗物葬在一起,找个清静点的地方,不要打扰他们。”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