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被风吹散的骨灰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他曾经甘愿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可是如今,他不想再做笼中困兽了。

    

    &nsp;&nsp;&nsp;&nsp;月亮离开海南,回了一趟老家。

    

    &nsp;&nsp;&nsp;&nsp;哥哥的骨灰埋在父母的坟地旁边,她给父母哥哥都烧了纸钱,上了供品。

    

    &nsp;&nsp;&nsp;&nsp;她在家乡逗留了三日,离开之前,她把顾庭安给她的那一张卡里的钱,全部捐给了县里的孤儿院。

    

    &nsp;&nsp;&nsp;&nsp;也是在捐赠的时候,月亮方才知晓,顾庭安给她的这一张卡里,竟然有三千万。

    

    &nsp;&nsp;&nsp;&nsp;三千万,对于鼎盛时期的二少爷,算不得什么,不过是拔根汗毛而已。

    

    &nsp;&nsp;&nsp;&nsp;可是那个时候,他 已经失势,已然身陷囹圄,这三千万于他来说,可谓是全部身家性命,可他却毫不犹豫给了她。

    

    &nsp;&nsp;&nsp;&nsp;县里的领导都惊动了,记者媒体疯了一样上门来要采访她,月亮全都推了。

    

    &nsp;&nsp;&nsp;&nsp;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用顾庭安的名义捐出这一笔钱。

    

    &nsp;&nsp;&nsp;&nsp;他这一生,坏事曾做尽,可他在她心里,仍是好人。

    

    &nsp;&nsp;&nsp;&nsp;如果死了终究是要下地狱的话,她仍旧希望他能少受一点罪,这,就当做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nsp;&nsp;&nsp;&nsp;顾庭安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则新闻的时候,月亮离开他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nsp;&nsp;&nsp;&nsp;他也是在看到这则新闻之后,才真正的开始感到恐惧起来。

    

    &nsp;&nsp;&nsp;&nsp;桩桩件件,都似是将死之人在了却自己的心愿一般。

    

    &nsp;&nsp;&nsp;&nsp;顾庭安不露声色的将电视关掉,那一日,一切如旧,他没有任何的异常。

    

    &nsp;&nsp;&nsp;&nsp;晚餐时甚至多要了一份寿司,吃完饭在海边散步,依旧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nsp;&nsp;&nsp;&nsp;他一切如常,别墅内的五个保镖,在他散步回来之后,如往日一样巡视了一遍整个宅子,这才三人留在楼下,二人在二层守在顾庭安的卧室套房之中。

    

    &nsp;&nsp;&nsp;&nsp;凌晨过后,所有人都沉沉睡去。

    

    &nsp;&nsp;&nsp;&nsp;不到中午,他们不会醒来。

    

    &nsp;&nsp;&nsp;&nsp;在这里的日子毕竟无趣,五个人平日里都是酗酒抽烟,闲暇还会打一打牌。

    

    &nsp;&nsp;&nsp;&nsp;顾庭安按部就班安安分分的一日熬一日,他们的警惕性早已不复当初。

    

    &nsp;&nsp;&nsp;&nsp;香槟美酒中放的是大剂量的安眠药物,他来这里之后就借口睡眠不好,每一日都会睡前服下两粒安眠药。

    

    &nsp;&nsp;&nsp;&nsp;暗中积攒下一些,并不算多么难的事情。

    

    &nsp;&nsp;&nsp;&nsp;顾庭安所有的证件都被扣下收走,他想尽办法终于坐上了去往月亮老家的长途客车之时,却被东子带来的人直接在车上截住了。

    

    &nsp;&nsp;&nsp;&nsp;“徐问东,我要见萧庭月。”

    

    &nsp;&nsp;&nsp;&nsp;“顾庭安,你以为你如今还有资格见我们先生?”

    

    &nsp;&nsp;&nsp;&nsp;“徐问东,我这辈子没求过人,这一次当我求你,你要我跪下也好,怎样都好,让我见萧庭月,或者,让我去赣南一次,等我办完这件事,我自己了断,绝了萧庭月的后患,如何!”

    

    &nsp;&nsp;&nsp;&nsp;东子忽然目光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去赣南做什么?”

    

    &nsp;&nsp;&nsp;&nsp;顾庭安几日颠簸,风尘仆仆,面有倦态,憔悴至极,闻言却眉眼间涌上柔色,一笑开口:“我要去找我的小月亮。”

    

    &nsp;&nsp;&nsp;&nsp;东子眸色越发怪异了几分:“顾庭安……”

    

    &nsp;&nsp;&nsp;&nsp;“徐问东,别他吗废话这么多,去找你们先生,就说我顾庭安低头了,我给他跪下,磕头……”

    

    &nsp;&nsp;&nsp;&nsp;“可是顾庭安……”

    

    &nsp;&nsp;&nsp;&nsp;东子神色忽然有些说不清的复杂而又怪异,他的喉结剧烈的上下滚动着,眼圈飞快的红了,他转过身去,点了一支烟,狠狠抽了几口。

    

    &nsp;&nsp;&nsp;&nsp;顾庭安唇角那一丝笑忽然就凝固了:“徐问东,出什么事了?”

    

    &nsp;&nsp;&nsp;&nsp;东子背对着他,依然是沉默着,好一会儿,他才开了口:“顾庭安,不用去赣南了,月亮早就离开那里了。”

    

    &nsp;&nsp;&nsp;&nsp;“那她现在在哪?”

    

    &nsp;&nsp;&nsp;&nsp;“这事儿和你无关,你跟我回去。”

    

    &nsp;&nsp;&nsp;&nsp;东子掐了烟,摆手示意下属请顾庭安上车。顾庭安却一脚将面前两人踹翻在地,他伸手攥了东子衣领,几乎是咆哮出声:“徐问东你他吗的告诉我她现在在哪!我顾庭安做的事造的孽,我一个人承担,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萧庭月想怎样让他冲着我

    

    &nsp;&nsp;&nsp;&nsp;来!”

    

    &nsp;&nsp;&nsp;&nsp;东子反手将他推开到一边,他眸子赤红的摄人,却惨淡一笑:“顾庭安,月亮如我妹妹一般,我怎会为难她?你未免小人之心了!”

    

    &nsp;&nsp;&nsp;&nsp;“好,你们没有为难 她,那让我见她最后一面,让我确定她还好好的活着,只要让我见到她,我立刻就了断,要杀要剐,全都悉听尊便!”

    

    &nsp;&nsp;&nsp;&nsp;东子那一双眼却倏然更红了几分,他低头,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小小一个玉葫芦模样的东西,婴儿手掌大小,他丢过去,丢到顾庭安的身上:“你要见她是吗?她就在这里……”

    

    &nsp;&nsp;&nsp;&nsp;顾庭安伸手接住那个小小的玉葫芦,他神色有些茫然,又有些怔愣:“徐问东,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就在这里……她那么大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在这……”

    

    &nsp;&nsp;&nsp;&nsp;他的话音忽然嘎然而止,他攥着那小小的玉葫芦,缓缓的低下头来,就看着那毫无瑕疵的一片玉白,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怎么能装下一个人呢?

    

    &nsp;&nsp;&nsp;&nsp;他翻来覆去的看着,他似是想要看出来什么破绽,又似是,他极力的想要辨认,这到底 是不是一个笑话。

    

    &nsp;&nsp;&nsp;&nsp;“顾庭安,月亮她已经走了,就在二十五天前,在你蓉城郊外的那一栋被封的别墅里……”

    

    &nsp;&nsp;&nsp;&nsp;东子缓缓的说着,声音平缓的像是在说着无关紧要的人,可是任谁,都能看出他此时的失态。

    

    &nsp;&nsp;&nsp;&nsp;“她留了一封遗书,让发现她尸体的人把她火化了,不要留下骨灰,什么都不要,不要祸害人。”

    

    &nsp;&nsp;&nsp;&nsp;东子忽然转过脸去,他似是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却又笑了一笑:“她打小就是这样,单纯,善良,心里就惦记着别人,甚至到死了,她还在为无关紧要的人考虑……”

    

    &nsp;&nsp;&nsp;&nsp;顾庭安忽然开始发抖,他抖的站立不住,抖的连那玉葫芦都拿不住了,跌落在地上去。

    

    &nsp;&nsp;&nsp;&nsp;玉石碎裂开来,一小捧灰色的骨灰散落了出来……顾庭安喉中忽然发出一声古怪至极的嘶喊,像是一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自己的心给掏了出来,绝望,而又癫狂。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