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她怕,怕这世上再没有莘柑这个人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姜心安是在第三日的黄昏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手机看小说。gq8。 才是最佳选择!

    

    &nsp;&nsp;&nsp;&nsp;没有人为她收尸,也没人认领她的骨灰。

    

    &nsp;&nsp;&nsp;&nsp;最便宜的一个骨灰盒装了她的一辈子,就孤零零的放在墓园里的架子上。

    

    &nsp;&nsp;&nsp;&nsp;秦冉疯癫了,姜慕生一蹶不振,现在 最沉迷的是酒精和毒品,更不会管她。

    

    &nsp;&nsp;&nsp;&nsp;外祖家的那些人,无利可图的事情她们自来不会上前。

    

    &nsp;&nsp;&nsp;&nsp;她的骨灰盒上贴了一个很简陋的标签。

    

    &nsp;&nsp;&nsp;&nsp;写着她的名字和生卒的时间。

    

    &nsp;&nsp;&nsp;&nsp;又过了一段时间,她的骨灰盒子也不翼而飞了。

    

    &nsp;&nsp;&nsp;&nsp;看守墓园的人根本没有理会,连找都不曾找。

    

    &nsp;&nsp;&nsp;&nsp;这样无人认领的骨灰忽然失踪的事,他们见的实在太多了。

    

    &nsp;&nsp;&nsp;&nsp;多半是被人偷回去或者花一点钱从看守的人手里买回去,与自己家里早死的男丁办了冥婚。

    

    &nsp;&nsp;&nsp;&nsp;其实也挺好的,到了地底下总有个男人照顾着,省得被别的鬼给欺负。

    

    &nsp;&nsp;&nsp;&nsp;人活着才有一切,死了,就是真的灰飞烟灭了,更何况,是没有任何人惦记的一个人,一个死人,一个亡灵。

    

    &nsp;&nsp;&nsp;&nsp;那才是真的‘死’了。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星尔站在那一栋有些陌生的公寓楼下。

    

    &nsp;&nsp;&nsp;&nsp;四年,不过四年的时间,竟然一切都变了样。

    

    &nsp;&nsp;&nsp;&nsp;程然早已不住在这里了。

    

    &nsp;&nsp;&nsp;&nsp;她去敲他们新房的门时,出来的却是一对儿老人。

    

    &nsp;&nsp;&nsp;&nsp;她问起程然,他们说,离婚后就卖了这栋房子搬走了,他们是远亲,买的时候价钱还便宜了几万块。

    

    &nsp;&nsp;&nsp;&nsp;离婚……

    

    &nsp;&nsp;&nsp;&nsp;她问什么时候离的婚,那一对老人叹了一声,造孽啊,刚结婚没几日就离了婚,程然那孩子整个人都垮了。

    

    &nsp;&nsp;&nsp;&nsp;星尔不知她是怎么下楼来的。

    

    &nsp;&nsp;&nsp;&nsp;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莘柑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和程然离婚,为什么,要骗她。

    

    &nsp;&nsp;&nsp;&nsp;“星尔……”

    

    &nsp;&nsp;&nsp;&nsp;萧庭月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由心疼不已:“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帮你去查。”

    

    &nsp;&nsp;&nsp;&nsp;星尔忽然伸手攥住了萧庭月的衣袖,她扬起脸看着他,眸中升起了微弱的火光:“萧庭月,我想知道莘柑在哪里,我想知道,这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nsp;&nsp;&nsp;&nsp;“好,我会让东子去找她的下落,我会让人弄清楚这一切。”

    

    &nsp;&nsp;&nsp;&nsp;星尔轻轻点头:“萧庭月,谢谢你……”

    

    &nsp;&nsp;&nsp;&nsp;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发顶:“星尔,你可以在我肩上靠一会儿。”

    

    &nsp;&nsp;&nsp;&nsp;她的脸一点一点的低下来,到最后,真的轻轻压在了他的肩上。

    

    &nsp;&nsp;&nsp;&nsp;“萧庭月,我很害怕。”

    

    &nsp;&nsp;&nsp;&nsp;“星尔怕什么?”

    

    &nsp;&nsp;&nsp;&nsp;“我怕会有不好的消息,我怕我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挽回一切遗憾。”

    

    &nsp;&nsp;&nsp;&nsp;“不会的,星尔,相信我。”

    

    &nsp;&nsp;&nsp;&nsp;“为什么?萧庭月,你怎么知道不会呢……四年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甚至都开始怀疑,这些年,与我联络,通话,视频的那个人,到底是莘柑吗?”

    

    &nsp;&nsp;&nsp;&nsp;“星尔,你是个好女孩儿,所以上天暗中在眷顾着你,而莘柑,她也是好女孩儿,所以,你相信我,上天也会厚爱她的。”

    

    &nsp;&nsp;&nsp;&nsp;他的安慰实则很无力,可星尔却逼着自己信了,除了相信,她还能怎样?

    

    &nsp;&nsp;&nsp;&nsp;只要她还活着,哪怕过的苦一点,也无妨,她怕的只是,这世上再也没有了莘柑,她再也找不到莘柑了。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月亮陪了顾庭安一周,一周之后的深夜,顾庭安熟睡的时候,月亮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nsp;&nsp;&nsp;&nsp;她离开的时候,在别墅外徘徊了很久,一弯冷月,星子璀璨,潮声在她的身后呜咽,她也在夜风中呜咽出声。

    

    &nsp;&nsp;&nsp;&nsp;顾庭安睡的很沉,她走的时候,他的呼吸都没有乱一下。

    

    &nsp;&nsp;&nsp;&nsp;月亮站在那里,看着黑漆漆的窗子,她不知道的是,黑漆漆的窗子里,有一个人,也正在远远的看着她。

    

    &nsp;&nsp;&nsp;&nsp;她刚从床上坐起来时,他就已经知道了。

    

    &nsp;&nsp;&nsp;&nsp;月亮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人,月亮在他面前从不会隐瞒什么。

    

    &nsp;&nsp;&nsp;&nsp;她这一次很怪,怪的,让他很轻易就生疑。

    

    &nsp;&nsp;&nsp;&nsp;他知道她,他千方百计才将她赶走,而现在,她有了来他身边的可能,定然是该死缠烂打着留下来,但她却日日预备着悄无声息的走。

    

    &nsp;&nsp;&nsp;&nsp;她笑的时候眼睛里也有愁绪,她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在梦里哭出来。

    

    &nsp;&nsp;&nsp;&nsp;她抱着他的时候,会抱的很紧很紧,像是她松开手,他就会飞走不见似的。

    

    &nsp;&nsp;&nsp;&nsp;她不肯让他亲她,理由是她的病会传染,她不肯让他碰,理由还是如此。

    

    &nsp;&nsp;&nsp;&nsp;什么病,连做.爱都会传染病毒?

    

    &nsp;&nsp;&nsp;&nsp;他顾庭安当年也曾过过一段私生活糜乱的日子,他很轻易就展开了联想。

    

    &nsp;&nsp;&nsp;&nsp;可他如今是被人拔了牙齿的困兽,是被人折了翅膀的飞鹰,他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声一声哽咽着,离开,离开他,离开他的生命。

    

    &nsp;&nsp;&nsp;&nsp;那一道身影,彻底的看不到了,顾庭安却依旧站在那里,海风带着潮湿的腥气扑到窗前,他的眼眶忽然有些胀痛。

    

    &nsp;&nsp;&nsp;&nsp;“月亮……”

    

    &nsp;&nsp;&nsp;&nsp;他呢喃了一声,低了头,眼帘微微的垂下来,手掌心却摊开了。

    

    &nsp;&nsp;&nsp;&nsp;掌心里,一枚很简单的珍珠耳钉安静的定格在那里。

    

    &nsp;&nsp;&nsp;&nsp;是她方才匆匆离开时,遗留在枕边忘了戴上的。

    

    &nsp;&nsp;&nsp;&nsp;他看着那圆润的珍珠很久,忽然心脏里蔓生出刺骨的疼来。

    

    &nsp;&nsp;&nsp;&nsp;他待她真的称不上有多好,就从这些身外之物上来看。

    

    &nsp;&nsp;&nsp;&nsp;这是他唯一送她的首饰。

    

    &nsp;&nsp;&nsp;&nsp;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一日他回来,将这盒子抛在了她的手里时,她眉眼间那些生动的欢愉。

    

    &nsp;&nsp;&nsp;&nsp;他也是快乐的,从来没有一次如这一次一样,送一个礼物给别人,会让他觉得这样的快乐。

    

    &nsp;&nsp;&nsp;&nsp;她很快就把耳钉戴上了,有些羞赧的不敢看他,直到他夸赞很好看,她的眼瞳才亮起来,抱着他的胳膊娇软的说着,少爷,你对月亮 真好……

    

    &nsp;&nsp;&nsp;&nsp;一对儿耳环就是真好啊。

    

    &nsp;&nsp;&nsp;&nsp;曾经他对哪个女人不是挥金如土?

    

    &nsp;&nsp;&nsp;&nsp;他忽然那么的后悔,在曾经有能力的时候,为什么不对她更好一点。

    

    &nsp;&nsp;&nsp;&nsp;手指一根一根的蜷缩收紧,珍珠硌着他掌心的软肉,耳针刺入血管之中,锐利着疼,可他的心却更疼。他曾经甘愿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可是如今,他不想再做笼中困兽了。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