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咽气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许是黄昏时的风太大了,许是他被海浪拍起的水汽迷蒙了双眼,要不然,他的视线怎么这么模糊,要不然,他的脸上,怎会一片湿漉?

    

    &nsp;&nsp;&nsp;&nsp;月亮啊,是他的小月亮来了。

    

    &nsp;&nsp;&nsp;&nsp;月亮冲过来,在他身边两步远却又急急停住了,她纤细的眉眼里涌出惶恐和怯怯,怕他生气,怕他会再一次的赶她离开。

    

    &nsp;&nsp;&nsp;&nsp;她手足无措,风把她的头发都吹的凌乱,她细白的手指不安的绞着,下唇被咬的发白,她最初还在看着他,后来却是一点一点的低了头,垂下了长长的眼帘。

    

    &nsp;&nsp;&nsp;&nsp;顾庭安忽然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实则是很好看的,他的眼眸生的细长,是典型的桃花眼,这样一笑,似桃花落入了秋水,竟是别样的动人。

    

    &nsp;&nsp;&nsp;&nsp;“月亮……”

    

    &nsp;&nsp;&nsp;&nsp;他唤他的小女孩儿,他的声音带了几分的轻缓,压低的声线里有泛滥的柔,月亮怔怔的抬起头来:“少爷……”

    

    &nsp;&nsp;&nsp;&nsp;顾庭安缓缓展开了双臂:“还不过来?”

    

    &nsp;&nsp;&nsp;&nsp;月亮眼眶中的泪忽然迸溅而出,她哭的哽咽,却又笑的眼睛弯起来:“少爷,少爷!”

    

    &nsp;&nsp;&nsp;&nsp;她跳着扑过去,扑到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脖子,挂在他的身上:“少爷,我好想你……”

    

    &nsp;&nsp;&nsp;&nsp;顾庭安低头吻在她的眉心:“我也想小月亮了……”

    

    &nsp;&nsp;&nsp;&nsp;月亮下意识的一躲,勾住顾庭安脖子的双手也紧了紧,下一瞬,却是忽然松开来,从他怀中离开,又缓缓向后退了几步。

    

    &nsp;&nsp;&nsp;&nsp;顾庭安眉毛微微皱了皱:“月亮?”

    

    &nsp;&nsp;&nsp;&nsp;“我,我这几天病了,医生说我的病会传染,所以,所以我还是离少爷远一点的好……”

    

    &nsp;&nsp;&nsp;&nsp;月亮嚅嚅的说着,顾庭安却勾唇一笑,伸手把她揽过来按在怀中,直接将唇印在了她的唇上,结结实实的一个法式深吻之后,他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传染就传染好了,我顾庭安这辈子怕过什么?”

    

    &nsp;&nsp;&nsp;&nsp;月亮懵了,虽然明知亲吻不会让他传染上,可她却还是觉得说不出的惶恐害怕。

    

    &nsp;&nsp;&nsp;&nsp;“少爷……您要是再这样,不听我的话,我现在就走,我再也不来看少爷了!”

    

    &nsp;&nsp;&nsp;&nsp;月亮缓缓向后退了一步,也许,她本就不该来,顾庭安这样的性子她又不是不清楚。

    

    &nsp;&nsp;&nsp;&nsp;如果他非要和她发生关系,她又怎么能拒绝?

    

    &nsp;&nsp;&nsp;&nsp;更何况,他从来不喜欢用避孕措施。

    

    &nsp;&nsp;&nsp;&nsp;顾庭安挑了挑眉,神色却是渐渐肃了下来:“月亮,你得了什么病?让你怕成这个样子?”

    

    &nsp;&nsp;&nsp;&nsp;月亮终究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她又并无什么过深的城府和心机,在顾庭安身边,更是从不会说谎话骗他。

    

    &nsp;&nsp;&nsp;&nsp;闻言,眸光不由得微微闪躲起来:“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医生说了,会很容易传染给别人。”

    

    &nsp;&nsp;&nsp;&nsp;“既然不是什么大病,那你怕什么,我又何必怕?”

    

    &nsp;&nsp;&nsp;&nsp;“少爷,反正这一次,您必须要听我的话,您如果不听,我真的会马上就走。”

    

    &nsp;&nsp;&nsp;&nsp;月亮从来不曾这样固执过,她在他面前,一向都是顺从的,这一次,却是难得的倔强。

    

    &nsp;&nsp;&nsp;&nsp;顾庭安眸光掠过月亮那一张有些过分苍白的脸,他没有再说什么,轻漫点了点头:“回去吧,我饿了。”

    

    &nsp;&nsp;&nsp;&nsp;他伸出手,月亮下意识的迟疑了一下,将自己的手递过去,任他轻轻握住了。

    

    &nsp;&nsp;&nsp;&nsp;回来别墅的时候,最后一丝阳光正被海面吞噬,风吹动着海在身后呜咽,他们一路都没有说话。

    

    &nsp;&nsp;&nsp;&nsp;……

    

    &nsp;&nsp;&nsp;&nsp;姜心安听说过注射死刑。

    

    &nsp;&nsp;&nsp;&nsp;她在一部电影里看到过,那个男人像是兽一样的挣扎着,每一寸肌肉都在痉挛,血管暴突出来,豆大的汗连绵滚落,牙齿将嘴唇咬的稀烂,鲜血淋漓,发出的嚎叫像是濒死的兽。

    

    &nsp;&nsp;&nsp;&nsp;她看的时候是看客的心理,只是觉得挺可怕的,有些毛骨悚然。

    

    &nsp;&nsp;&nsp;&nsp;可到了她自己的时候,她方才知道,看着别人,和自己亲自感受,是天与地的差别。

    

    &nsp;&nsp;&nsp;&nsp;而她不知道的却是,正常的注射死刑,药效最晚最晚也是三十分钟发作,再怎样的痛苦,也不过只要熬过这三十分钟。

    

    &nsp;&nsp;&nsp;&nsp;可到她身上时,她却整整煎熬了三天。

    

    &nsp;&nsp;&nsp;&nsp;她后悔了,在药效第一次发作的时候,她就后悔了,她被固定在那里,除了嘴里可以发出叫喊,什么都不能做。

    

    &nsp;&nsp;&nsp;&nsp;她最初还在咒骂姜星尔,可三十分钟后,她就开始求饶,涕泪横流的求饶。

    

    &nsp;&nsp;&nsp;&nsp;她开始咒骂白芷,咒骂姜慕生,咒骂那个让她怀了身孕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的男人,咒骂那些口口声声说爱慕她,却不肯娶她的男人。

    

    &nsp;&nsp;&nsp;&nsp;可这是第一天的她,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她的嗓子完全哑了肿了,她连喊都 喊不出来,嗓子像是被一团破布堵住了,又像是被烧红的炭直接塞了进去。

    

    &nsp;&nsp;&nsp;&nsp;第二日的疼比第一日还要烈上几分,她这一刻甚至恨不得有人拿刀子把她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凌迟也好,怎样都好,别让她再这样的疼了。

    

    &nsp;&nsp;&nsp;&nsp;五脏六腑是从内里开始溃烂的,她的口鼻中涌出恶臭的污血,她开始失禁,神志时而清醒,时而却又癫狂。

    

    &nsp;&nsp;&nsp;&nsp;她的十根手指磨的鲜血淋漓,身下的板子被抓出一道一道凌乱的痕迹,指甲折断了,皮肉破裂开来。

    

    &nsp;&nsp;&nsp;&nsp;有人喂了她什么,她贪婪的吞咽着,可神志却越来越清醒,感官也越来越敏锐。

    

    &nsp;&nsp;&nsp;&nsp;原本已经快要麻木的那些知觉,忽然之间又清晰刻骨。

    

    &nsp;&nsp;&nsp;&nsp;这是新一轮的折磨。

    

    &nsp;&nsp;&nsp;&nsp;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一天一天竟是这样的难熬。

    

    &nsp;&nsp;&nsp;&nsp;她知道她快要死了,人在快要死了的时候,总是会想很多从前不曾想过的东西。

    

    &nsp;&nsp;&nsp;&nsp;她亦是如此。

    

    &nsp;&nsp;&nsp;&nsp;她想她十七岁前的那些人生,她虽然身体很差,可她却是被娇宠着的小公主。

    

    &nsp;&nsp;&nsp;&nsp;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把自己的人生路走 成了这样,如果能再重来一次,她绝不会再嫉妒姜星尔。

    

    &nsp;&nsp;&nsp;&nsp;嫉妒一个人,毁了自己的一切,这生意,真是太不划算。

    

    &nsp;&nsp;&nsp;&nsp;如果她的心能尽力的保持平静,如果她没有那么贪婪,如果她安分守己的过着她的日子,她又怎会,有今日这样的结果。

    

    &nsp;&nsp;&nsp;&nsp;她是真的懊悔了,如果她能见到姜星尔,她愿意跪下来求她的饶恕。

    

    &nsp;&nsp;&nsp;&nsp;可这一切,不过是她濒死的妄想罢了。姜心安是在第三日的黄昏咽下最后一口气的。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