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杀人偿命,四年前,我就该去坐牢了!
    &nsp;&nsp;&nsp;&nsp;手机更精彩, .q.

    

    &nsp;&nsp;&nsp;&nsp;外婆葬礼,萧庭月赶来,以外孙女婿之礼相待,亲手帮着操办丧礼。手机看小说。gq8。 才是最佳选择!

    

    &nsp;&nsp;&nsp;&nsp;他与星尔已经离婚,实则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nsp;&nsp;&nsp;&nsp;但萧庭月一句:外婆生前待我至亲,无论如何,我都要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纵做不成外孙女婿,我依旧唤她一声外婆,该当如此。

    

    &nsp;&nsp;&nsp;&nsp;星尔没有再阻止,外婆生前就极喜欢萧庭月,那时候他们来探望她老人家,她有多欢喜,星尔如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nsp;&nsp;&nsp;&nsp;舅舅家房子的楼上,他们住过的客房里,天气好的时候外婆就让舅妈把菊花枕和被褥都拿出来晒一晒,等着他们再来时好睡的舒服。

    

    &nsp;&nsp;&nsp;&nsp;这几日萧庭月依旧住在那个房间里。

    

    &nsp;&nsp;&nsp;&nsp;菊花的味道清苦,却又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舒服。

    

    &nsp;&nsp;&nsp;&nsp;萧庭月镇日的失眠,竟在今夜得到缓解。

    

    &nsp;&nsp;&nsp;&nsp;他不知什么时候浑浑噩噩睡着了,梦里面却似又回到了那个夏日。

    

    &nsp;&nsp;&nsp;&nsp;外婆就坐在葡萄藤下,摇着蒲扇笑眯眯的望着他。

    

    &nsp;&nsp;&nsp;&nsp;他在梦中向外婆走去,他说:“外婆……”

    

    &nsp;&nsp;&nsp;&nsp;外婆依旧那样笑眯眯的看着他:“庭月啊,来,来外婆身边……”

    

    &nsp;&nsp;&nsp;&nsp;他走过去,在外婆身边蹲下来,握住她苍老枯瘦的手。

    

    &nsp;&nsp;&nsp;&nsp;“庭月,外婆知道,你是真心爱星尔的。”

    

    &nsp;&nsp;&nsp;&nsp;“庭月啊,你听外婆的,对她好一点,就当是看在外婆的面子上,你对她好一点,多疼疼她,这个孩子,她可怜啊……”

    

    &nsp;&nsp;&nsp;&nsp;风吹过葡萄藤架,枝蔓沙沙的在响。

    

    &nsp;&nsp;&nsp;&nsp;外婆的脸容模糊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十七八岁时的星尔。

    

    &nsp;&nsp;&nsp;&nsp;她穿着校服站在他的面前,她对他说,萧庭月,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要缠着你!

    

    &nsp;&nsp;&nsp;&nsp;星尔……

    

    &nsp;&nsp;&nsp;&nsp;我们说好了的,你说好了的,可你最后,为什么食言了?

    

    &nsp;&nsp;&nsp;&nsp;一直到外婆下葬,星尔都没有哭,因为她知道,外婆苦了大半辈子,她从没有像今日这般的快乐开心过。

    

    &nsp;&nsp;&nsp;&nsp;盛若兰也没有掉眼泪,直到外婆的棺木下葬,母女两人默契的留在墓地,方才跪在墓前,痛哭了一场。

    

    &nsp;&nsp;&nsp;&nsp;外婆再没任何牵挂了,可盛若兰却有那么多的遗憾。

    

    &nsp;&nsp;&nsp;&nsp;如果她决定早一点回来面对这一切,如果她能更坚强一些,她就可以多陪母亲几日。

    

    &nsp;&nsp;&nsp;&nsp;而这最后的几日相伴,更是让她悲痛欲绝。

    

    &nsp;&nsp;&nsp;&nsp;树欲静而风不停,子欲养而亲不待。

    

    &nsp;&nsp;&nsp;&nsp;儿孙永远都是父母的债,而父母活在这世上,唯一的心愿还不是儿女可以过的平安幸福?

    

    &nsp;&nsp;&nsp;&nsp;所幸,她们没有让外婆失望,所幸,她们最后能让老人家笑着离开。

    

    &nsp;&nsp;&nsp;&nsp;萧庭月离开的时候,天下了蒙蒙的细雨。

    

    &nsp;&nsp;&nsp;&nsp;这一场丧礼如此隆重盛大,自有他的功劳在李里面。

    

    &nsp;&nsp;&nsp;&nsp;于情于理,星尔都不能慢待他。

    

    &nsp;&nsp;&nsp;&nsp;总不好让长辈去送他,自然只有星尔上前。

    

    &nsp;&nsp;&nsp;&nsp;盛若兰原还想阻止,可赵正勋却拉住了她的手:“让她去吧。”

    

    &nsp;&nsp;&nsp;&nsp;两个人之间缘分未尽,谁都看得出来。

    

    &nsp;&nsp;&nsp;&nsp;盛若兰看着女儿背影,又看向萧庭月,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nsp;&nsp;&nsp;&nsp;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所求的,也不过是星尔过的开心幸福罢了。

    

    &nsp;&nsp;&nsp;&nsp;“葬礼的事,谢谢你。”

    

    &nsp;&nsp;&nsp;&nsp;星尔开口,认真道谢。

    

    &nsp;&nsp;&nsp;&nsp;她依旧穿着孝服,胸口鬓边都簪着白花,不施粉黛,干干净净,却美的无双。

    

    &nsp;&nsp;&nsp;&nsp;“星尔。”

    

    &nsp;&nsp;&nsp;&nsp;萧庭月望着她,外婆去了,他心情亦是很沉重。

    

    &nsp;&nsp;&nsp;&nsp;他走时,将外婆亲手给他缝制的那一个装满了晒干菊花的枕头带走了。

    

    &nsp;&nsp;&nsp;&nsp;他还记得外婆说,你眼睛不好,这个枕头可以明目的,对你眼睛好。

    

    &nsp;&nsp;&nsp;&nsp;“嗯?”

    

    &nsp;&nsp;&nsp;&nsp;星尔抬眸,萧庭月眼底有柔柔笑意缓缓溢出:“星尔,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nsp;&nsp;&nsp;&nsp;星尔没有应声,翩跹的睫却垂了下来,将她眼底的所有情绪都覆盖。

    

    &nsp;&nsp;&nsp;&nsp;“我还记得当初来看外婆时,她和我说的那些话,星尔,我辜负了她老人家的期望……”

    

    &nsp;&nsp;&nsp;&nsp;星尔缓缓的摇头:“萧庭月,过往一切,我并不怨责你,其实若当真算起来,我的过错,兴许更多一些。”

    

    &nsp;&nsp;&nsp;&nsp;“我们不说从前了好不好?”

    

    &nsp;&nsp;&nsp;&nsp;萧庭月缓缓伸开双臂:“这一个拥抱之后,我们重新开始。”

    

    &nsp;&nsp;&nsp;&nsp;星尔眼神中有迟疑,亦是有隐约的松动。

    

    &nsp;&nsp;&nsp;&nsp;重新开始吗?

    

    &nsp;&nsp;&nsp;&nsp;又该如何重新开始?

    

    &nsp;&nsp;&nsp;&nsp;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吗?

    

    &nsp;&nsp;&nsp;&nsp;袋中手机忽地震颤起来,星尔道一声‘抱歉’,拿了手机转过身去。

    

    &nsp;&nsp;&nsp;&nsp;却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简讯:

    

    &nsp;&nsp;&nsp;&nsp;姜星尔,你让方晋南为你顶罪坐牢,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nsp;&nsp;&nsp;&nsp;星尔倏然怔住,握在掌心里的手机仿似立时变的有千斤般重,又如滚烫火石一般,几乎要握不住。

    

    &nsp;&nsp;&nsp;&nsp;满脑子都在回荡着那一句,姜星尔,你让方晋南为你顶罪坐牢,你让方晋南为你顶罪坐牢……

    

    &nsp;&nsp;&nsp;&nsp;她之前一直忙着毕业论文和毕业设计,几乎都忘了和方晋南联络,再后来,外婆病重殁世,她更是将方晋南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nsp;&nsp;&nsp;&nsp;“发生什么事了星尔?”萧庭月却看出她脸色异样,上前一步,急急开口询问。

    

    &nsp;&nsp;&nsp;&nsp;“萧庭月,方晋南的事你知不知道?”

    

    &nsp;&nsp;&nsp;&nsp;星尔倏然回头,直截了当的询问出声。

    

    &nsp;&nsp;&nsp;&nsp;“星尔……”

    

    &nsp;&nsp;&nsp;&nsp;“是不是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却在瞒着我一个?”

    

    &nsp;&nsp;&nsp;&nsp;萧庭月看到她的眼中飞快的聚满了泪雾,那样硕大的泪珠儿,一颗一颗的滚落下来,很快决堤。

    

    &nsp;&nsp;&nsp;&nsp;他心中此时所想的,却是那样的可笑。

    

    &nsp;&nsp;&nsp;&nsp;星尔这一生,还会为了他这样难过落泪吗?

    

    &nsp;&nsp;&nsp;&nsp;“萧庭月,方晋南为我顶了杀人的罪名是不是?”

    

    &nsp;&nsp;&nsp;&nsp;“星尔……”

    

    &nsp;&nsp;&nsp;&nsp;“我只问你是不是!”

    

    &nsp;&nsp;&nsp;&nsp;“是。”

    

    &nsp;&nsp;&nsp;&nsp;星尔转身就走,萧庭月一步上前拉住她的手臂:“星尔你冷静一点,你不能冲动!”

    

    &nsp;&nsp;&nsp;&nsp;“我凭什么让他为我顶罪?凭什么让他因为我去蹲监狱?萧庭月,杀人偿命,四年前我就该去坐牢了,这四年都是我捡回来的!”

    

    &nsp;&nsp;&nsp;&nsp;“可是星尔,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现在去认罪,方晋南做这一切的心血是不是全都白废了?你知不知道,因为这件事,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唐城就等着他出来弄死他……”“如果你执意要去认罪,坐牢,把他换出来,好,你可以去,我只想问问你,你这样做,你对得起他的一片苦心吗?”

    

    &nsp;&nsp;&nsp;&nsp;最快小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